從天而降刊頭1  

「爸爸最後還是沒有把牠趕下床嘛。」蓓蓓一臉「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呃嗚。」
  完全無可否認啊。
  
  「爸爸。」
  
  蓓蓓瞬間換了個口吻,那種語氣太真切,誠摯到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天氣這麼冷,不要把牠趕出去好不好。」
  「出去會凍死的。」
  
  「……」
  的確。在這種溫度下,扔進山裡大概沒一晚就凍成了冰塊狗了吧。
  
  「也不知道牠會不會醒呢。這事情很難講,蓓蓓。」我努力裝作嚴父的口吻,但蓓蓓根本無視我。
  「爸爸……我想要做小狗用的床。好嗎?」
  「嗯?妳要用什麼做……?」
  
  「我記得有小時候用的舊棉被和床啊。」
  
  蓓蓓說著,衝進儲藏室翻箱倒櫃,她完全是行動派的。
  趁這時間我打開筆記型電腦開始瀏覽網路。
  
  「說到這個,小狗應該吃什麼比較好啊?但他是人又是狗……所以吃人類的食物也可以嗎?」
  
  我從「人狗」開始搜尋。結果網頁跑出來了奇異的東西,「人狗配對」還有「人獸交」之類的鬼……
  
  --我不是要找這個啦!現在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啊?口味未免也太重了吧!
  
  
  人和狗的綜合體……人長狗耳朵……什麼都搜尋不到啊。
  
  最後我在關鍵字打上「幼犬」、「食物」。我第一次看見「狗奶粉」這東西,原來小狗不能喝人奶啊……以前鄉下都亂餵啊……人吃什麼就給狗吃什麼……
  好吧,看來還是要去添購啊。
  在筆記本上寫下要買的用品和注意事項,準備出門。
  
  「蓓蓓,我們下山出門去買東西!」我朝裡頭喊道,蓓蓓跑出來一臉雀躍。她最喜歡跟我一下山了。
  「去哪裡啊?」
  「去寵物店一趟。」我替蓓蓓穿好紅色披風,背上她的兔子型包包。「順便買點菜吧。」
  「哎?」
  「狗狗呢?」
  「把門鎖好就沒事了。」
  
  確定把各個門都鎖上了,從屋子後面牽出名為「蜻蜓號」的十年破鐵馬,前方還有裝籃子。
  雖然常常掉鍊……輪子還會發出「嘎嘎嘎」的聲音,但還是可以騎啦……
  
  「蓓蓓抓好了嗎?」
  「好囉!」
  
  
  因為我們住離商店街很近,從山上到山下走路大約只要二十分鐘路程,而騎腳踏車下坡只要五、六分鐘。除了上班,很少去遠的地方,所以有腳踏車就夠了,並不會感到有什麼不便。
  機車是有一台啦,但也是二十年的老車了……我也很少騎。因為太少騎了,所以常常發不動。
  
  不過蓓蓓好像比較喜歡腳踏車,小孩子都喜歡腳踏車的吧。
  
  
  下山坡這段路程宛若乘風飛翔,沿途可以眺望市區的景緻,雖然有點冷,但對冬日的上午而言是非常舒服的。商店街的後面,在車站附近有個叫做「山城」的小菜市場,牛豬羊雞魚蝦貝類和乾貨都有賣,還有固定賣衣服雜貨的阿桑,蓓蓓喜歡吃市場小徑的水煮玉米。經過市場最大菜葉攤時,蓓蓓坐在後座對著埋頭整理青菜的大嬸大喊:「阿姨!」
  
  「蓓蓓啊!」那位大嬸我們稱她望姨,很照顧人,常常會送我們蒜頭或蔥。好姨聽見蓓蓓的聲音,開心的揚起頭來。她對待蓓蓓就像對自家孫女。
  「今天跟爸爸來呦!要些什麼嗎?」
  「哈哈,嗯……我要九層塔、萵苣菜、蘑菇還要兩個番茄、洋蔥。」「好,總共一百一,算你一百就好。」
  
  「王醫師,明天也拜託你了!」望姨一直是我的病人。
  
  呃,應該說整個商店街我們都認識……也幾乎在診所見過面。
  
  「王醫師,帶女兒來買菜啊?」斜對面現宰活雞攤的阿丹是個年輕人。從底下雞籠抓起雞扔到上面的沾板,蓓蓓跟一般躲得遠遠的小孩子不同,她一臉面無表情盯著看。現宰業者也不好做阿,聽說明年起政府規定不能再兜售現宰雞了,最近來他都一臉苦哈哈的說到時候沒生意做怎麼辦。
  
  
  「是王醫師啊!」「王醫師……」呃,旁邊好像越來越多人了……而且一直湧過來。
  
  「明天下午我會過去喔!」
  「哈哈,下午來的時候要記得預約喔,要不我怕您等。」
  「王醫師,不要忘了我藥嘿!」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王醫師……」
  「阿阿,別擠!腳踏車要倒了!」
  
  「……」好累。
  所以我才討厭來市場,走到哪裡都會被認出來。雖然不排斥面對外人,但會覺得交際很累人。
  
  「……爸爸真受歡迎。」蓓蓓含著棒棒糖說。
  
  我一臉狼狽,牽著腳踏車走在她的旁邊,看不清蓓蓓低頭的表情。
  
  「只是病人而已。」我說。
  
  
  「……爸爸一直很遲鈍。」
  
  
  「咦?」
  那是什麼意思?
  
  「……王月蓓!」從雜貨店跑出一個小女孩大喊著蓓蓓的名字。她穿著運動短褲和拖鞋,綁著馬尾,明明是冬天卻曬的黑黑的。
  
  「林素真!」
  蓓蓓回喊。那氣勢好像要幹架似的。
  
  ……現在的小孩都直呼名諱的嗎?
  這麼說起來,會叫孩子乳名的也只有大人了。
  
  「真真阿,妳穿那樣不冷啊?」我彎下腰望著衝向蓓蓓的林素真,真真好像現在才發現我一樣,低頭望了望自己的身體,一下子唰紅了臉。
  
  「啊……王爸爸……對厚,我忘了穿外套!」她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雖然真真的體能很好(聽蓓蓓說的,她是全年級單槓、跳箱、八百公尺的第一名),但這麼冷的冬天還穿短袖實在太超過了……然後……
  
  「林素真妳給我過來!」遠遠就看見林素真的媽媽,一手拿著籐條,一手拿著外套,對著我們大吼。「再不過來哩丟災死啊!」
  「母老虎來了!」勾起唇角,真真還順便扮個鬼臉。
  「妳共啥?快過來把外套穿上!」
  「緊ㄙㄨㄢ呦!」
  
  「拜拜!林月蓓,明天學校再見喔!」
  
  林素真母女一如往常在商店街上演追趕跑跳碰……然後林媽媽一邊吼著「妳害我丟臉死了」還是追著她不放,街上的行人都在笑……
  
  
  「……」
  「爸爸,我們還是趕快買完東西回家吧。」
  「……我想也是。」
  
  從蓓蓓三歲的時候,蓓蓓和林素真就已經玩在一起,四歲的時候,進了同一間幼稚園,同樣都在河馬班上。六歲進了同一所國小,然後被分在不同班。
  
  對此蓓蓓是沒有表示什麼,但我想她會不會覺得有點寂寞?
  蓓蓓是不會說的。
  
  商店街只有一間寵物用品店,很陳舊,灰濛濛的櫥窗裡有幾隻幼小的馬爾濟斯,小到可以用兩隻托著。如果要思考這些狗從哪裡來,又會到什麼地方去,賣不掉的該怎麼處理,就會陷入某種黑暗中。所以我一直告訴蓓蓓不要相信寵物商人的販賣行為,儘管牠們看起來很可愛。
  那些狗或貓可能因為近親相姦會有病或殘疾,而且賣掉了就會再進新的,週而復始的循環,最後成就理所當然。有人說買賣生命是不好的,我不予置評。
  
  但被關在狹小的櫥窗裡,當作商品展售……我相信,沒人想要那樣過生活。
  唉……還是趕快挑好飼料趕快走吧。
  
  「幼犬用的飼料、奶粉和碗……嗯,還要尿布墊……便盆……」
  
  
  買完用品差不多中午了,差不多要回去煮飯。腳踏車前面的籃子不夠放,手把上掛了兩袋,其於比較輕的東西就給蓓蓓抱著。
  蓓蓓坐在後座,身體中間夾著大袋子讓我很不放心。
  「妳確定這樣可以嗎?不行要講喔?抓好,別掉下去了。」
  
  「爸爸太過擔心了啦……啊!」話還沒說完,蓓蓓的身體就往後傾。「蓓蓓!」然後小小的手用力揪住我的衣擺。
  
  「哇哇,嚇我一跳。」蓓蓓穩住身體,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
  「嚇、嚇一跳的是我吧!」
  「哈哈。」
  「東西太多了,我們用走的吧。」要不太不安全了。
  「嗯,好啊。」
  
  二十分鐘的上坡路還提著重物,年僅八歲的小女孩,卻沒有任何不悅。蓓蓓的性格堅強,全部是因為我的關係。
  蓓蓓緊貼過來,挨近我的身邊。「怎麼了,蓓蓓?」
  
  「這樣比較溫暖啊。」
  
  「是嗎……」
  「可是我牽著腳踏車耶,感覺有點難走……」還被腳踏車踏板一直撞到腳。
  「沒關係啦。」
  「喔……」
  
  算了,就這樣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蕨蕨子 的頭像
蕨蕨子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