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不過是遊戲【BL-R18慎】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十章

 

 

感覺睡了好久,這一整週有一半時間都在睡覺。

當白季祁睜開眼,發現室內已經是一片黑暗,四肢僵硬痠麻,想要移動身軀,手背卻傳來刺痛感。他發現手上插著點滴,而這裡是醫院。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什麼、阿空……」你們在說些什麼啊,還沒來的及問,范璟被身旁的人給扯著走了。范璟一臉茫然的回望張維空,但卻只見到那人笑著對他揮手。

「白季祁,很痛、放開!」

手實在被跩的很痛,被一個男人以特定姿勢抓住手,還被強迫拉著走,范璟感受到走廊上人群的側目,這姿勢怎麼想,都有點奇怪的吧?

 

到了走廊的盡頭,這時候范璟抽氣舉甩掉了白季祁的手。「你發什麼神經啊……!」用左手按著右手手臂,上面清晰印著白季祁的指印,白季祁看見范璟手上的的痕跡,擰著眉用夾帶抱歉的口吻說了「對不起」。

既然都道歉了,范璟也不是那麼小鼻子小眼睛小肚量的人,而且,這個白季祁竟然會道歉--

 

「還很痛嗎?」

 

「沒事……在學校不要碰我啦!」望著摸上自己手臂白皙的手指,范璟一下唰紅了臉。等等,他到底在說什麼鬼啊……這話怎麼想都怪怪的……「出了校門,就可以盡情碰你的意思嗎?」果然,有人曲解了!

「並不是!」范璟滿面通紅的怒罵出聲,白季祁立即提醒他小聲一點。「噓、這裡會有回音的喔……」果然在他喊過,那一句的尾音「是、是、是……」仿若餘音繚繞迴盪,這讓范璟馬上噎聲了「唔」。

可惡……!

「你到底在生什麼氣,白季祁?」范璟瞪著眼前人,剛剛氣勢明明那麼的……現在又變了一個樣了……

「……沒有生氣啊。」

「騙鬼……你看起來就像在生氣的樣子……」范璟支支吾吾的說,但他面對的可能是全世界最厲害的騙子,此時笑得人畜無害的模樣,他整個不知作何反應。

「我看起來像在生氣嗎?」又笑……

「明明就是,別裝。」

全校的女生都被這個笑容給欺騙了。范璟的臉上又泛起淡淡的潮紅。「你抓我過來有什麼事?」

白季祁好整以暇的吐出話語,一臉理所當然。

 

「我只是,不喜歡,你跟張維空太接近。」太過認真的表情,讓范璟一時忘了吐槽。甚至他花了好些時間才理解白季祁話語裡的意思。

 

「……!」

「……白季祁那是阿空耶!我們從小就玩在一起的!」因為這樣子生氣?范璟瞠目結舌,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何謂暴君。

 

「我知道,但還是不可以太靠近。」

「……你是我的誰啊,憑什麼這麼說!?」

「不要跟別人太靠近了……阿璟。」望著那雙眼睛,范璟頓時覺得無法反駁,白季祁輕輕執起自己的手,靠至唇邊,接觸到溫暖的觸感,范璟覺得血液又一下子飆升。

「什麼啊,我、我又不是你的東西!」

「所以盡量就好……」

「盡什麼量……!」

 

「我喜歡你啊,當然不希望你和別人太靠近。」

「……呃……」瞠目結舌。

他真的快被這傢伙給打敗了……

「不管怎樣,都要上課啦,快回去。」

「嗯。」

一轉身,范璟便想到了早上范母提的那件事。一想到他就無法直視白季祁的眼睛,但不知哪來的勇氣脫口而出。「對了,白季祁……」

「嗯?」

這活脫像是小少女要對誰告白的場景,卻真實的發生在范璟的身上,范璟看著自己的鞋尖,不敢與白季祁對視。

 

「……我媽說……」

「今晚請你來家裡吃飯……」

「范媽媽嗎?當然好啊。」白季祁又是一抹笑,那笑意讓范璟實在很想從他的臉上給打下去。

竟然毫不猶豫就直接答應了,范璟在想他提出這個邀約是不是錯誤的?該不會是引狼入室之類的吧……搖搖頭,阻止自己亂七八糟的想法,范璟搖搖頭。

六點整,范璟和白季祁提早結束了團練。范璟對於這種場面感到有點微妙,既不是女朋友還是什麼的……他雖然常常帶張維空回家吃飯,但那種感覺不太一樣,應該說,很不一樣。

這種緊繃到心臟快要跳出來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從團練的對打開始,范璟就很不願意對上白季祁的視線,覺得心臟一直在鼓動著,一直維持到拉開家門的那一瞬間。

 

「……真懷念啊……」白季祁站在自家門前,看著門牌發出悠然嘆息,范璟因為他的聲音而轉過頭去。

「好久沒來了。」

 

「……」白季祁笑著說,透出的眼神閃著褐黃色的光輝。「有多久沒來了,好幾年了吧。」

 

「白癡啊……」話還沒說完,大門就被一把打……呃,是撞開。要不是白季祁抓著他的手臂,范璟差點往後踉蹌跌倒,想也知道是誰,正想怒罵出聲范璟看見眼前景像整個愣在當場。

「哥……你回來啦?」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范薇薇扭捏的揉著手中的圍裙,平常跟恐龍一樣的咆嘯聲不見了,細若蚊蠅的嗓音到底想要表示什麼?一臉羞怯綁著雙馬尾穿著碎花小洋裝,不仔細看還沒發現這女人還畫了妝……

范薇薇妳在搞什麼鬼啊--

 

范璟顫抖指著范薇薇,但收到少女透露出來的殺意讓他覺得還是閉嘴好了,身後的白季祁搶先搭了話。「……是妹妹嗎?真可愛啊。」

「這八婆哪……嗚噗!」

「……謝謝白哥哥!」范薇薇笑的一臉燦爛,順便一拳貓到范璟的肚子上,然後「喔呵呵呵」的笑。痛死了……女人……果然是人間凶器!「快進來吧,老哥不要讓客人一直站在門口啦……」

「你妹真有趣。」白季祁竟然還一臉無所謂的笑。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傢伙啊--

 

「阿祁你來啦。我做了很多菜喔,不要客氣嘿!」

「白哥哥坐這邊,阿你要大碗還是小碗的飯?……哥哥就不必了,自己盛。」

「喂!」

看著滿桌的佳餚范璟整個傻住了,他在的時候就沒這種待遇……究竟是為什麼呢?

「阿祁啊,謝謝你照顧我們阿璟,阿璟這孩子很多地方都不夠厚道,實在是對不起啊……」

「不會,伯母,我才是受到范璟的照顧。」

「哎呦、阿祁你太客氣了!來來來、多吃點!」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場面?

范薇薇一臉星星眼直盯著白季祁看,筷子上的飯掉到桌上都還渾然不覺。

范媽媽眼明手快一直替白季祁夾菜,看他的碗根本沒空過。

自己完全被冷落默默的在旁邊扒著飯。

 

……到底誰才是家裡的小孩啊?

 

吃飽飯白季祁跟著范璟上了樓,如果把他丟在客廳鐵定被范薇薇纏住,不知為何,范璟完全不想看見那種狀況,雖然這種狀況跟引狼入室沒什麼兩樣。

「隨便坐吧,我去拿水。」

白季祁觀望著范璟的房間。比想像中的還乾淨、東西也更少,床面對的一整面的書櫃,范璟的上沒有模型除了參考書外只有幾本少年周刊,與自己的房間相比非常簡潔。不過那粉紅色的穿衣鏡整個就是顯得突兀啊……

這應該是范薇薇故意放在這裡的吧。

想到就不自覺笑了出來。

「……白季祁我媽說你要不要乾脆住下來,反正才一天--」推開門,范璟看到白季祁躺在他的床上,當成是自己家啊、這傢伙。范璟原本想拿水就好,但范母堅持要泡奶茶,所以在樓下待了一點時間,門關好、把馬克杯放到桌上,范璟走向床想叫白季祁起來。「喂、茶拿來了……快起來。」該不會睡著了吧,看著白季祁抱著自己的枕頭,纖長眼瞼覆在眼睛的樣子,叫醒他似乎是個錯誤。但他不過下去十來分鐘,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睡著,分明是裝睡。

范璟走過去搖了搖白季祁的肩膀。

……沒反應。

「哎、白季祁……」

還是沒反應。

 

該不會真的睡著了吧?正當這麼想時一股不屬於自己的力道抓住了自己,范璟瞇起眼睛覺得自己被拉了下去,當他再睜開眼睛時視線已經轉變成仰望。身體陷入柔軟的被褥,白季祁的力道結實俐落,所以不是太痛,范璟露出了驚嚇過度般吶然的表情。白季祁緊緊抱住了他的腰身,將臉埋在范璟的肩窩,吸取那人的味道,早在社辦沖過澡了,只殘留一點點的汗味。儘管如此還是很喜歡……阿璟的一切,他都喜歡。

「白、白、白季祁……這可是我家喔……」范璟小聲的抗議,他覺得自己最近講話怎麼那麼容易結巴,伸手推阻著對方,無奈這姿勢實在太扭曲,他根本就使不上力。

「是啊,這是你家。」

 

「所以什麼都不會做,讓我抱著就好。」軟軟的聲音聽起來這麼一點……生疏?這是代表什麼意思?但范璟肯定他沒睡著,白季祁像抱著由加利樹的無尾熊一樣,那樣緊緊纏著范璟,不知是放棄抵抗還是什麼的,范璟最後全身都鬆懈下來了。鬆懈下來後,一切都無所謂了,那是一念之間的事情,范璟覺得就這麼放棄掙扎的自己很可笑,但白季祁肯定查覺到了,所以他牽制自己的舉動跟著放軟。

 

「你家真好啊……」

 

「……」好冗長的悠然嘆息。像門扉被開啟,范璟突然明白了什麼。這傢伙,平常總是笑著,笑著的那張臉與其它情緒相比卻顯得特別沒有感情,真的在笑嗎,白季祁?當他看著自己家裡和樂樣子,與他那支離破碎的家庭相比,究竟有什麼感覺呢?

果然,他的不安,不光是他們之間複雜的關係那麼簡單吧?他內心的擔憂隱藏太深到自己沒有發現的地步,而白季祁的心也同樣深沉到他無法理解,這個人所說的話,每一字、每一句是這麼的誠懇,抱持著真心對他訴語,白季祁這人遠比他想像中的還要纖細許多。想到這裡范璟就笑不出來,他想自己應該要安慰他吧?但要怎麼開口?自認粗枝大葉的范璟真不知道,他想回頭望白季祁的臉,無奈這姿勢怎麼也辦不到。

 

「白季祁……」

 

「抱歉……」思索許久,范璟才想到這麼一句,略帶抱歉的口吻。背後的人似乎有點驚訝,因為他的身軀微微一震。他將范璟摟緊,開口又是一貫的溫和嗓音。

 

「不……你家的人都很好。」

「很好?」什麼意思……

「託你媽媽的福我吃得很飽,飽到很想睡……你妹也很可愛,兄弟姊妹果然就是要像這樣吵吵鬧鬧的……」

「范薇薇哪裡可愛?」

「以後就會覺得她可愛了。上了大學以後,應該會吧。」

「……」

「不過,就是因為太好了……」

「所以……我覺得我來這裡好像是錯誤的……」

 

「白季祁……」不知為何覺得忍無可忍,范璟撥開了他的手,撐起手肘翻轉起身,他沒注意到這姿勢,簡直就像自己把白季祁給壓倒。

被突如其來的氣勢給震懾到,白季祁愣愣望著眼前那雙異常認真的眼睛,范璟的彷彿黑曜石般的瞳眸有著圓潤的光芒,單純直接了當的視線看起來很乾淨,范璟看起來有點生氣,但又不像……范璟擰起眉,那表情好像就快哭了。

 

 

「……別說這種話。這才不像你。」

 

他俯下身去,白季祁睜大了眼睛。感覺到唇邊有軟軟的觸感,內心像被點燃火苗般,有什麼東西燃燒起來。

這是范璟第一次主動吧--

「阿璟,我的事情你已經從吳曉安那裡聽說了吧?」是在可憐我嗎?不安的這麼想著,有種酸楚的味道。

「嗯,抱歉。」

「但是……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雖然什麼都沒辦法做,但是可以幫你分擔煩惱啊!」

「分擔煩惱?」

 

「對啊,如果自己一直悶在心裡面,遲早有一天會瘋掉的。如果沒有人可以說,那就告訴我好了!啊……」范璟紅著臉想解釋別想歪只是在安慰你而已,但脖子已經被固定住了。「等一下……白……」

唇瓣再次覆了上來,但這次是對方主動,范璟的手依然撐在床上,無法移動半分,在自己房間內被吻著,接吻的聲音清晰迴盪在室內。范璟沒有逃開,應該說無法,白季祁的那雙眼睛像是有種魔力,將他釘死在那裡,濕潤的觸感,從舌尖到齒列甚至口腔深處被舔舐著,一直到他沒有體力支撐自己,手臂支撐的力量逐漸軟了下來……不好,要淪陷了……

 

「嗯……」這傢伙吻技到底……

到底在哪裡學的啊?

 

 

「叩叩。」這時外頭響起了敲門聲,這讓范璟才想到這是他的房間,而且家裡還有別人在--重點是他的門沒鎖。

范璟一瞬間推開白季祁,整理好身上稍為凌亂的衣服,背過身去大喘著氣。門被打開了,范薇薇探出頭來。一臉掩飾不了的興奮與期待。

「白哥哥,今天要留下來嗎?」

「不了,等等就回去了。」

 

「哎--不要啦!留下來嘛!」

 

「……范薇薇妳很吵。」好不容易平息下來體內那燥熱的感覺,但臉上的紅暈還是沒辦法完全褪下……對此,范璟第一個念頭是好險……好險立馬止住,要不然自己就要在房裡面被……也沒有露出馬腳吧。

「哥,你在臉紅什麼?」

「……沒有。」又紅了起來,范璟真的很不會說謊,白季祁感嘆還好上來叫人的是范薇薇而不是范媽媽。

「喔……是嗎……」總覺得還是哪裡怪怪的……

「我待會送他下去。」范璟說,白季祁在後頭露出些許訝意的表情。送白季祁到玄關,范璟看著那纖瘦的背影,月光灑落。眼前的景像有點撲朔迷離。

「今天可不能爬窗戶了啊。」

「是啊,我媽跟我妹可能會被嚇死。哈哈……」

「阿璟?」

白季祁回頭望向自己,范璟佇立在門口的台階上,努力揚起笑容。

 

沒有必要牽手,因為和他「沒有關係」,發現今天的自己已經能夠泰然自若的和白季祁相處,已經不會轉身想逃避,再愚笨的人也曉得這種差異性是什麼。其實有太多思緒參雜,但范璟不想去想,這些東西一點必要也沒有,只會讓人困擾。

既然如此,不如先把那些那些情緒給放下。

順道去便利商店買飲料,兩人在巷口道別。

「送到這裡就好。」白季祁說。

「嗯。」

范璟抬頭望向明月,燦亮的光芒讓人想到快要接近夏季,對了、接下來迎向六月然後就放暑假了。

暑假就沒有理由要見到他了,不會在走廊被堵,不用一起上課。是嗎……?

想著想著不禁煩躁了起來。「……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身後傳來白季祁的聲音,聽得出來他是笑著的。「阿璟,明天見。」

 

「……最好不要再見啦!」范璟頭也不回的揮了揮手,然後關上家門。

 

 

 

第九章

 

 

 

 

當白季祁回到家時,發現門沒鎖。

自己的確是帶上門了,有家裡鑰匙的只有自己、吳曉安……和……

「老爸……!」

白季祁衝了進去,吳曉安十二點才會來,所以這時候只有那個人……!

 

客廳開了盞小燈,昏暗燈光下白季祁看見那抹熟悉的背影,男人頹喪的影子蹲跪在櫃子前,抽屜裡頭的東西全都被翻了出來。看著所有東西散落一地的慘況,白季祁的臉色刷白瞬間陰沉,馬上明白了怎麼回事怒氣在胸口爆發,因為這可不是第一次。「啊!」男人回過頭望了白季祁一眼,發出驚叫聲準備拔腿就跑,但白季祁就站在門口正好擋住了男人的通路,少年往男人的方向衝了過去——「別走!」

雖然少年敵不過成年男子的速度,但白季祁他在社辦的鍛鍊可不是假的,以超能的體力和速度,快狠準的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和衣服,然後前腳一踢,「叩當」一聲,一手背往後扭男人瞬間被少年壓制在地。「好疼……!」

男人奮力掙扎著,另一隻前臂和雙腿像跳上岸的魚拍打著地板,白季祁用盡全身力氣壓制他。

「臭老頭,夠了!把錢還來!你今天已經被我逮住了!」

聽了這話,男人突然停止了掙扎。白季祁因為男人突如其來的動作,而鬆懈了下來,那個男人在幽暗的玄關緩慢回過頭來。「季祁……」

白季祁卻愣住了。

 

 

 

 

隔天白季祁沒來。

范璟睡得不太好,晚上一直有救護車的聲音呼嘯在他們外面那條街呼嘯,范璟想大概是哪個飆車族又惹事了。但一直到七點四十分范璟才發現不太對勁,因為吳曉安也沒來。身為班長的她通常很準時七點十分就到學校的,而且她從未請過假。白季祁和吳曉安……發生了什麼事情,可能嗎?然後朝會結束的時候,范璟終於忍不住去問了導師。

「老師,……白季祁和班長今天請假嗎?」

「啊,是啊~我剛剛忘了講了。是說白季祁昨天好像在家跌倒了,傷的頗深昨天掛了急診,是吳曉安送他去醫院的。我還想說等一下去探望他呢。」

范璟愣了一秒。昨天晚上?「哎哎!?怎麼傷的?我昨天晚上還跟他一起吃飯耶!」

望著范璟突然激動的樣子,班導師被嚇得往後退兩步。「大概是十一、十二點的事啦……據說撞到割傷了手,詳細狀況我也不太清楚,你要不要打電話去問曉安啊?」

范璟抿了抿唇,一臉不安。

 

「那個……老師,我可以請假去醫院看他嗎?」

從教職員室走出來,范璟給吳曉安打了電話,確認他們在哪家醫院,幾號病房,大概是范璟的反應太誇張了所以老師才允許他請公假。

「嗯嗯,好……好……我知道了……詳細的到時候再說吧。」

放下公共電話,阿空看見范璟臉色慘白,一直低垂著頭。因為太擔心了,所以才追出來的。但他更驚訝的是,范璟竟然那麼擔憂哪……

黑曜石的眼睛此時卻顯得黯淡無光,那表情,簡直就像快哭了一樣。大掌撫上范璟的後腦勺,范璟才反應過來。「阿空……」

 

「別擔心,那傢伙身體強韌,沒事的。而且老師不是也說應該沒什麼大礙嗎?」

「喔……嗯……」

 

「可是……」

范璟交握著雙手,彎曲擰起手指,口中喃喃自語。「我昨天,跟他說不要再見了。」

「我為什麼會說出那種話呢,這該不會是詛咒吧……」

好懊悔,好怨恨那個總是言不由衷的自己。

到底為什麼……

 

「阿璟,一定沒事的,別想太多啦。」張維空安慰道,他拍拍范璟的背。「季祁也一定很想見到你。」

 

老師替他們叫了車。

醫院總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味道,范璟跟張維空搭程電梯到白季祁所在病房,他的心情七上八下的。

張維空在護理站向護士詢問狀況,范璟走進急診病房,每張床位都有人,人來人往,比起想像中的還要多人。急診床位區的氣氛讓范璟的心情七上八下,病床與病床的區隔,僅靠著布廉遮蔽,家屬們睡在狹小的椅子上,還有人帶了躺椅。後頭張維空追了上來,帶著亂走的范璟去白季祁所在床位,他們沒有花太多時間,因為剛好遇見了拉開布簾的吳曉安。「班……」

 

「你們來啦。」吳曉安看起來精神還不錯,她的表情有點驚訝。「哇喔,那我可以輕鬆一點了。」

 

「白季祁……」

昨天還活蹦亂跳的那傢伙,此時安穩躺在鋪著淡綠床單的病床上,手臂上插著點滴,整隻手臂被紗布包裹起來。

「沒事啦,這傢伙生命力跟蟑螂一樣。現在只是睡著了,醫生說小手術而已,再打一天點滴大概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蟑螂……

竟然被這樣形容了,張維空和范璟頭上掛了三條線。

 

「但還是縫了好幾針耶,嚇死我了。」

「班長,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個嘛……」吳曉安用手指了指斜對面的病床。床上躺了一個男人,也是陷入了沉睡。雖然僅見過背影,但范璟大概知道是誰了,因為那張臉跟白季祁真的很像。那是……白季祁的父親。

 

「父子吵架。我想那傢伙原本又要進門偷錢結果被季祁發現了,然後大打出手,才會弄傷的吧。我已經聽季祁說過,是被藏在懷裡的相框玻璃誤傷。」

「但是那個男人身上的傷應該是被毆的沒錯。還好季祁明天就可以出院,要不兩人又要為了病床太近而吵架了。」

白季祁抓著自家老爸暴打……范璟腦袋浮現出這樣的畫面。

 

「總之,沒事呦。不要擔心。」

吳曉安安慰著,手拉了拉張維空示意跟她一起出去。「既然你來了,幫我顧一下季祁吧。一次要顧兩個人很累呢。」

 

「喔……阿璟,我去買飲料。」鬼才想當電燈泡。張維空識相的說。

而且看范璟的表情,如釋重負,一臉驚魂未定,還是先買個涼的讓他壓壓驚吧。

簾子被拉上了。現在裡頭只剩下范璟和白季祁兩個人。

范璟用手撫了白季祁奶茶色的髮絲,望著緊閉的眼睛忍不住罵道:

 

 

「白季祁……--」

「你這笨蛋……」

 

如果昨晚留下他過夜就好了,說不定他不會受到這麼重的傷。

如果他跟他一起回去,說不定--為什麼什麼都不講啊!

「沒事逞什麼強啊……就說不要自己擔了啊……」

范璟擰起了眉心,然後越擰越緊……

 

「阿勒……你在哭啊,阿璟?」

含糊、溫暖的嗓音響起,范璟盈滿淚水望見白季祁虛弱的微笑。「老子沒有哭……只是眼睛跑沙!」范璟低聲抱怨著。

 

 

待續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輸入1234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請輸入1234
  • 請輸入密碼:

第四章

 

范璟又撥了通電話回家,范璟媽媽一聽見白季祁高燒不退就趕緊褒了好大鍋的湯,還有馬鈴薯燉肉、炒小魚乾。「唉呦,生病了也不會講!叫阿祈來住我們家啊!」住我們家還得了,兩個女人吵吵鬧鬧的……范璟一想到要受到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語就受不了,但他承認有那麼一瞬間他想要把白季祈帶回家。

范璟從小就沒有老爸,他不知道有父親在的感覺是什麼,但也不會特別期望、也不覺得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同。他一直以為白季祁和他一樣,但今天是第一次從吳曉安口中聽見那所謂的父親。

 

「白季祁……你還好嗎?」范璟撥了撥白季祁的瀏海,黏黏的,冷汗濕潤了他的前額。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喀……」

窗外的雨未停歇,一個腳步聲慢慢逼近。理應不會有任何人(連糾察都不會)過來的教室走廊傳來皮鞋的聲音,清脆而響亮。

逼近的聲音讓因為懷中人而躊躇的范璟很緊張,怎麼辦?有人過來了啊?抱著半昏迷的白季祁,范璟腦中浮現了「無處可躲」四個大字。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嗶……」

「嗶嗶嗶嗶……!」

清晨的空氣冷冽的沁入鼻腔,天邊散出了淺色光芒,暈染天際,視野逐漸明亮了起來,從天空的某個方位開始泛白。外頭的光將室內一部分染亮了,狹小的房間呈現了幽暗的氣氛——嗯……早上了嗎?

「嗯……好吵……」鬧鐘……?我的鬧鐘是這種聲音嗎?伸手想要把鬧鐘按掉,但是卻摸不到床頭櫃。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阿璟。在床上會比較舒服的吧?」 

「啊!」

被抱著腳拖至床邊,范璟因為重心不穩往後傾。背部撞上柔軟的床鋪,白季祁的表情一臉不痛不癢,單手抓著范璟的右腳踝將之抬高,白季祁剛好順勢擠進他的雙腿中間。這傢伙長的一張女人臉力道卻這麼大,鐐著的雙手上頭的鍍銀鍊被白季祁扣在床的欄杆上,變成高舉過頭的姿勢讓的范璟很慌。這姿勢不就是迷片裡面女優被怎樣怎樣前的準備姿勢嗎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尖銳的笑聲劃破了安寧,突兀的像是廉價鬧鐘還是手機鈴聲,不過范璟覺得更像指甲刮黑板的聲音這麼刺耳。

「吵死人了。」

聲音從裝飾了杜鵑花與麒麟樹的中庭傳出來,先是尖叫和狂笑,然後聲音逐漸擴大變成喧鬧,不只一個人,是很多人。范璟放下板擦,從空無一人的教室望向中庭。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唰!


「媽的白季祁你在我窗戶貼了什麼啊!」

范璟一把拉開窗戶,嘴邊咬著牙刷,一臉望見住在正對面笑得一臉燦爛的白季祁。「早啊,阿璟。」白季祁俊秀的臉揚起微笑,害得范璟差點順著那笑一起說了早安。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