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玩膩了,饕餮、蚣蝮和椒圖坐在廟埕上,饕餮從懷中拿出一包肉乾讓大家分著吃。

「據說這是傳說中人間界的烏骨珍禽日曬三日做成的美饌,機會難得不吃可惜啊!」
這個人真的是隨時隨地都有食物,從早到晚一整天都在吃,果真不負饕餮之名哪……

即使到現在相處了兩個多月了,椒圖還是很不習慣,加上無時無刻被餵食,他整個長了不少肉。

口中咬著肉乾,鹹鹹甜甜的滋味從舌尖蔓延開,這是以前在宗廟絕對沒有的享受,在人間宗家時大部分以素膳為主,想想從前在宗廟每天幾乎只有湯麵、醃漬菜可以吃……真是……怎麼可能有這些零食玩具。

一邊嗑著零嘴,一陣風輕輕吹拂而來。


「呼……這天氣也太舒爽了吧。」椒圖感慨,他在夏末的時候回到天界,但卻不感到夏天的炎熱。

「再過一個月就會變得很冷。趁現在還能待在外面的時候盡量待著。」
蚣蝮說,他會這麼說是因為天界的冬季實在太長了。

「入冬後很難熬,大家在室內悶得發慌,連下人都不太出來走動,到處冷冷清清的。」饕餮接著說。「不過有一個人才不分冷熱,幾乎是體溫失調,他一年四季都在外頭晃蕩。」

「那個人……是二哥吧……」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螭吻。在堂堂綠瓦殿卻過著流浪漢的生活。


「是啊。螭吻他不太怕冷,寒冬也是活蹦亂跳的。」
「為什麼我覺得你好像在形容什麼生物?」蚣蝮給他個白眼。當螭吻是錦鯉還是什麼的嗎?

「哎呀,這種小地方就不要太在意了。」饕餮笑著說。

 

和著秋日午後陽光,氣候涼爽舒適,被暖陽這麼曬著,竟然開始覺得昏昏欲睡了起來。出乎意料的第五、六龍子對他還蠻好的,哪裡有好玩好吃的都會帶上他,熟識了之後才發現他們不如自己想得那麼壞。雖然這兩個人還是很討厭那個人……

椒圖心中懷抱著複雜的情緒,正當這麼想著他看見麒麟從正殿走出的身影,後面還跟著他的直屬副官--柯傅文。椒圖原本想呼喊他的名字,但想想距離這麼遠還是算了吧……但是目光無法從麒麟那燦金的背影移開。

饕餮可沒有遺漏椒圖的目光,身為九龍子最聰敏的人,他咬著肉乾想到這麼問了。

 

「我說小椒圖啊,你到底喜歡那個人哪裡啊?」

「哎?」

「我說麒麟啊。」

「……」

 

「你不覺得他很欠揍、脾氣又很拗嗎?超級固執,做事一板一眼的,有夠難搞。」

「……」這些話套回你們身上也行哪,椒圖在內心悄然想著。


「不過啊。」饕餮拍拍椒圖的肩,用了「我懂」、「我懂」的口吻說。「他是真的很漂亮啦,身為男人我明白你的心情……」

「哪裡漂亮,你們瞎了眼是嗎?」蚣蝮忍不住插嘴,這種說法真是太噁心了。他無法接受,無法!

「你才瞎了眼,連女人的長相你都分不清楚了。」饕餮指著蚣蝮的鼻子說道。「你根本只要是女人就可以了吧?」


「唔……」的確,他是不太在意到底跟誰上床,反正清醒了就掰掰了。但不只他,九龍子遺傳到龍王浪蕩個性幾乎沒有固定伴侶,像饕餮這種挑三揀四的在床上把對方吃乾抹淨但吃完又互不往來才奇怪吧。

「可他是男人啊。誰想上男人?」

「我說啊,是男是女這一點都不重要。」饕餮攤手,一臉無所謂的說出驚為天人的話語。
蚣蝮唇角抽搐,實在無法吐槽。


「……明明就很重要。」

「如果是龍王那老頭一定也說不重要的,像性慾這種東西,管他是人是獸,通通都一樣啦。而且美麗的東西總是比醜陋或其貌不揚的東西好啊。」
我應該說饕餮大人您真是寬宏大量嗎?
饕餮是享樂主義者,這是眾人皆知的。說不過饕餮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只是蚣蝮常常覺得自己難以想像這人的接受度到底有多寬廣……


「那個……我……」

中途變成兩兄弟的爭辯,被遺忘在旁的椒圖終於發出了聲音。怯生生的嗓音聽起來有點可憐。

「你要說什麼,小椒圖?」


「嗯……」

「那個……我喜歡……麒麟嗎?」椒圖歪著頭,眼神充滿了疑惑。

 

「蛤……?」他剛剛後面接的是問號吧?是問號沒聽錯吧?而且看這孩子這副蠢樣好像不是裝的,饕餮忍不住用手掌拍了拍椒圖的額頭。「別開玩笑了,都什麼時候了還裝傻。」

「好痛!」椒圖可憐兮兮的摀著額頭。


「那個……」
「喜歡……是什麼啊?」

不只饕餮連蚣蝮臉上都掛上了三條黑線。
天哪,這小鬼--


「你一天到晚追著人家跑,看到對方就臉紅,竟然問喜歡是什麼,這世道是怎麼了?你這傢伙也三百歲了吧!」
饕餮繼續戳著椒圖額頭,忍不住破口大罵。


「那、那就叫做喜歡嗎……」椒圖眼角泛淚(其實只是額頭很痛),這才讓哥哥們警覺「不好、要是弄哭他就死定了」,麒麟就別提了,反倒是天香那女人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
不過他們完全忘了椒圖出生在宗家後過著幾乎幽禁的生活,即使知道人間喜怒哀樂,但對自己的感情卻完全沒有任何頭緒,甚至純潔的如同白紙。

「要不我問你,你為什麼要追著麒麟跑,還露出了閃亮亮的眼神?你對麒麟到底是什麼感覺?」

「嗯……」閃亮亮眼神是怎麼回事?他的態度這麼明顯嗎?椒圖從頸子一直到了耳根部分整個漲成紅色的。

 


「麒麟嗎……起初真的只是覺得他很漂亮……覺得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人呢……」
「後來發現他實在很溫柔,就不知不覺被他給吸引了……」


「哇喔,我只看到一個兇悍、古板又討人厭的傢伙。」饕餮不忍吐槽,這就是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嗎?

椒圖沒有反駁,只是淺淺勾起唇角,陷入思緒。


「……」

麒麟漂亮的不只是臉孔啊,他整個人散發出的氛圍,那氣質、那姿態彷彿在殘酷險境中佇立的一朵高凜之花。


「越來越想接近他……」
如果,如果能更靠近一點就好了。
再接近他一點。
一直到……能與他的視線平視,能讓那雙翡翠金的眼瞳映照出自己的樣子。


「無時無刻都想看見他。」

「想多了解他一點,想知道他在做什麼,在想什麼、高興嗎、難過嗎?我想知道麒麟全部的事情,所有的一切……」
椒圖彷彿呢喃的噎語。這是他進入綠瓦殿中唯一盼望的事情,在他被壟罩灰暗的生命中,照射進一道光,那就是麒麟。

 

「我說小椒圖……」

饕餮和蚣蝮分別拍了拍椒圖左右兩邊肩膀。

「你一定是龍王家最後知後覺的孩子了……你一定不是那個人生的……」

 

「咦?」
「如果龍王知道這世間還有這種純愛,一定感動得要死。」

為什麼是龍王殿下?椒圖張大眼睛瞪著自家兩位兄弟,滿腦子的問號。


「我現在說真的,小椒圖所以你這輩子還沒有談過戀愛?」

「當、當然沒有……」

「所以沒有接過吻?有沒有……自己解決?嗯、就是,你知道的……等等,該不會……連晨勃都還沒有吧?不,我是不是該先問你的毛長齊了沒……」


椒圖漲紅了臉,他的小腦袋被饕餮滔滔不絕轟炸著。「什、什、什麼?」

「天哪!」
最終自家兄長爆出一聲慘叫。「這樣麒麟是你的初戀啊!未免也太悲慘了!」


「不……我不覺得那樣很慘啊……」

 


「這樣子不行,小椒圖。」
「哇喔!」饕餮把手掛上椒圖的肩膀,突如其來的重量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耳邊傳來的是夾帶輕笑的嗓音。

 

「下次就讓我們來教教你該怎麼做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