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承諾

 


我不……
我不相信你。


「麒麟,這是虎形喔……」

「想摸嗎?」


對任何事物沒有情緒的孩子,此時卻用力點了點頭。當時的麒麟個頭比現在的椒圖還小一點,大約兩百歲左右,雖然是男性,但孩子的臉龐與同齡的男孩相比,顯得秀氣許多。一隻黑虎站在他的前面,那隻黑虎的體形幾乎比麒麟還要龐大。

麒麟對於黑虎沒有恐懼之色,反而淡金色的瞳眸裸露了興奮,這是他在綠瓦殿中從未展露的情緒。

 

「讓這孩子這樣沒問題嗎?」身旁的隨侍卻面有難色,與旁邊蒼老的女人兩人相視露出不安的表情。「他可是不知龍王殿下哪裡帶回來的雜種啊……黑虎不會咬人嗎?」「應該……龍王殿下說沒問題的。」兩人竊竊私語著,說的很小聲但麒麟早就聽見了,麒麟垂下頭。她們是螭吻的近侍與奶娘,對於是外人的麒麟和龍子的接觸讓老女們一直很緊張。

才剛獲得侍神讓螭吻心情大好,急著帶出去炫耀,他才不管身分不身分、外人不外人。螭吻獲得的是一隻體型剽悍的黑虎,牠站立起整個身長遠遠超過了螭吻,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虎形的個性寡言,不知是不適應還是怎麼,老是靜肅著一張臉讓螭吻覺得索然無味。但他確實成為殿內第一個受賞賜侍神的人,那年螭吻的人類齡剛滿十六(實歲兩百七十二)。

少年看著麒麟的反應,覺得很有趣。金色瞳眸閃耀著光輝,倒映出黑虎的體態。像那些老侍女誰的啊光看見虎形就嚇得哇哇大叫……真是好吵……

 

「你不怕他咬你?」

麒麟搖搖頭。他才不怕。


「確定不怕?」
「嗯。」好想摸喔,孩子伸出小小的手掌,抬頭望向螭吻。

「真的……可以摸嗎?」


螭吻聽著孩子怯生生的嗓音發笑。


「有什麼不可以?」
麒麟點了點頭,伸出五指去碰觸虎形的背,確定了真的可以後,才安心把手整個放在老虎的背上,貼著虎形背脊的毛順著滑行。

好溫暖……麒麟的第一個想法。


然後慢慢的,舒緩在陌生人面前的情緒,和動物的接觸讓孩子微微勾起了唇角。啊……笑了,螭吻和他的老侍女們有些驚訝。

這是螭吻,不、應該說所有人第一次看見麒麟的笑容,總是安靜、露出防備眼神的孩子,竟然也有這種表情。螭吻覺得,孩子笑起來非常可愛。
難得的是,以往被當成寵物碰觸就會憎惡的用鼻孔呼氣的虎形,此時卻像乖順的大貓一樣讓孩子肆意撫摸。

「你喜歡牠。」

麒麟點了點頭。


「而牠也喜歡你。」

 

螭吻笑了,太過直白的敘述讓孩子的耳根發熱。「你真的好可愛……!」螭吻拍了拍麒麟的頭,孩子反應不過來的用手去擋,麒麟(人類齡十二)只到自己胸前的高度,有點錯愕的望著即將從少年身分蛻變成青年的螭吻。少年露出潔白牙齒,笑得非常燦爛。
螭吻是二皇子,麒麟認知僅只於此,因為很少碰到平時沒有交談過幾次,這是在麒麟進殿剛上任侍郎的事情。麒麟每日的工作就是處理龍王殿下的瑣事,站在龍王的身邊學習,他的身分特殊,五十年前被龍王從殊途帶回。就連九龍子都無法如此貼近殿下,龍王卻選了個外人當做最親近的副手--何況還是個孩子。這是綠瓦殿上上下下無法接受的事情。

麒麟的身分遭受到了質疑。究竟是私生子還是哪來的野種?


更令人不敢置信的是他那燦金色的髮絲和眼瞳,世間絕無僅有的色彩……

 


「螭吻你去楠市調查人口驟減的原因。」
一日的早朝上,龍王下達了命令。

「我?」螭吻狐疑的指了自己。為什麼是我啊?
「就是你,不要懷疑。」龍王說。
楠市位於人世間東部,深山裡頭不具名小村落,人口稀少約莫百人。

真麻煩啊……不過人間……
還真遠。

九龍子很少下到現世,除非視察或要務。

螭吻搔了搔頭髮,螭吻還以為今天和往常一樣睡一覺就可以結束早朝了,但當龍王點到他的名字時他猛然驚醒。

 

「現在那邊有個很可憎的謠言滿天飛,據說那邊居民憑空消失了。每個月送民生用品的商行回報,楠市已經變成了空城。」
「空城?怎麼可能?」
「很難相信吧……但是是真的。當約定好的交易卻遲遲無人回報,商行走進城寨內,想一探究竟,但卻發現一個人也沒有。那裡的人宛若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了。」
螭吻嚥了口口水,他雖然不相信,但這場景好像什麼民間、鬼怪傳說一樣。
「豪無蹤跡、無人見過,那可是光出去就要花一個月時間的深山,沒人見過楠市走出來的人……沒人知道他們消失後去了哪裡。」

「這樣誰知道啊?」
「所以才要你去一探究竟。」龍王交疊了雙手,露出微笑。

「找出問題,螭吻。」

看來這可是一個大難題。要找出憑空消失的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你應該記得怎麼走吧?你之前去人世探查的時候不是被分配到楠市陸山一帶。」
「但那也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耶……」這麼久誰記得啊……螭吻眼神瞥向殿內文武官員,發現大家都用一種銳利視線望著他。

好嘛,我閉嘴就是了嘛……


「盡快動身,越快越好。此事不宜緩延。」


「好啦……我打包打包明天就出發,可以了吧?」螭吻搔搔頭髮,他最討厭被催促了,父王他們幹嘛這麼急啊。


「等等。」
龍王叫住了準備轉身離去的螭吻。螭吻停住了步伐,心想︰究竟還有什麼事啊……


「帶麒麟一起去。」

 

「咦?」
「哎﹖」


螭吻和麒麟同時發出疑惑的音節。大殿內引起一片嘩然,麒麟的身分已經明顯的踰矩了。

 

「殿下……!」
「龍王殿下,這萬萬不可啊……!」

「有何不可?」不理會眾臣的反對,龍王興味昂然的勾起唇角。他早已決定的事情不容許改變。

「為什麼?」螭吻睜大疑惑的雙眼。「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好了吧。」


「當作見習,你帶麒麟一起去。也該是讓麒麟見見世面的時候了,老是窩在殿內可不是好事。」
「……」

「何況你有了侍神了吧?你不想用嗎?你一定很想用才對,我給你這個機會你可以盡情使用虎形的力量啊。」龍王笑著,如他所言螭吻的眼神帶著一股熱切。

 

想……

當然想啊。
這種時候螭吻才會感嘆龍王果然是他老爸。

綠瓦殿內無法運用侍神的能力,他得到虎形已經有段日子卻還沒用過。龍王的視線游移至孩子身上,對上麒麟不安的眼睛。

「至於他,你最好連人帶骨的把他給帶回來。」

不明白龍王到底想做什麼,「連人帶骨」是什麼意思?……龍王總是話中有話。因為有前例,讓麒麟不斷思索著他話中的意思,但卻沒注意到身旁螭吻的心情。「麒麟。」
「……?」麒麟仰頭望著一同步出殿內的少年,他才發現螭吻那隨心所欲的笑容消逝了,替換成的是要笑不笑的另種情緒。

那個人看起來不太高興……麒麟和二龍子不熟,沒有辦法知道螭吻確切在想些什麼。

螭吻盡量壓抑自己不滿的心情,他的情緒像爬坡一樣忽高忽低眾所皆知,不能發洩在麒麟身上,但還是忍不住埋怨……

「真麻煩啊……」

為什麼……這麼麻煩呢?「讓我一個人去不就好了……」

孩子不安的望著螭吻的側影,但螭吻陷入自己思緒當中,甚至麒麟已經停住腳步都沒發現。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蕨蕨子 的頭像
蕨蕨子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