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917_2966007488287_1506345297_n  

第一章 龍王殿

 

椒圖回歸天上時剛過三百三十二歲。


龍王替他舉行了歸宗儀式,九龍子--椒圖一出生便被送往人間,而在經歷三百多年後認祖歸宗。即使他看起來非常的小。

在大殿上環繞的神龍石雕,壁上「蒼龍教子」龍堵的泥塑,廳堂氣勢開闊,龍王坐在最上方的龍椅,下面是鋪平的紅毯,兩旁是眾臣和祭司站立的走道。與人世宗家不同的是龍王殿少了純金貼的薄錫,還有多雙不確信的眼睛。九龍子在人間是被信任的、被信仰的,當龍王宣讀九子椒圖的回歸,周遭興起議論紛紛的雜音。

「未免也太小了吧?這孩子……」


椒圖捏緊了掌心,不是感到害怕,而是因為這裡的氣氛讓他險些喘不過氣。
在宗廟的時候被注視的總是任綺羅,那名堅毅的少女。但當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椒圖說什麼也不習慣。

「第九龍子椒圖,竟然這麼幼小嗎……不也三百歲了?」


明明與麒麟差不多歲數,但椒圖沒有成年人應有的體格,卻擁有了少年般的纖瘦身軀,不禁讓人狐疑,他身為第九龍子的身分。可被稱為人世中「少年」那般年齡的孩子,擁有一頭深褐棕的髮色,和沾染疑惑的大眼睛,椒圖望向站在龍王身旁的麒麟,那人平靜無波的視線讓他心情不自覺地沉穩了下來。

「哎呀,幾歲有差嗎……反正這樣子很可愛啊。總比他變成了老公公才讓他認祖歸宗的好吧!」一個厚實而溫暖的重量覆上了椒圖的頭,抬頭一看發現是一名笑的爽朗的青年,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而且還大剌剌的拍著自己的頭。


「螭吻大人!您怎麼跑到那兒去了……」幾個隨侍連滾帶爬的從殿門衝進來,一邊彎腰鞠躬一邊匍匐著,一面向眾臣道歉。「抱歉驚擾各位了,螭吻大人,您快點道歉啊……」

「咦?」


現在是什麼情況啊……椒圖感到非常混亂,不過他們稱他「螭吻」,想必他就是傳說中的……


「啊,我忘了自我介紹,幸會幸會!我是螭吻,排行龍生九子的老二。」

像看出椒圖的疑慮,螭吻用力握住椒圖的手甩了兩三下。

眼睛瞇起略帶孩子氣微笑時兩頰上會出現酒渦的青年,笑起來牙齒很白,據說是龍王第二子的男人看起來卻很年輕,年紀看起來跟麒麟差不多,但理論上他應該比起自己大上一百歲左右。螭吻衣襟下襬全是繁複的掛飾,皮製的綁帶上鑲著銀釦,應該是真品,因為有些疏於保養已經硫化變黑。


「喔……」


好隨興的人……椒圖這麼想著。

「螭吻大人。」


沉靜而冷凝的聲音響起,大殿安靜了下來,這場鬧劇因為那個聲音被迫暫停中止。
是麒麟的聲音。

「慘了……他生氣了……」螭吻說的很小聲,近似聶語。但是站在他身旁的椒圖可是聽的一清二楚。生氣,麒麟嗎?椒圖抬頭看麒麟的臉,但他看不出任何端倪。

「哈哈!我忘了你們在早朝說……那我就先告退了。」這傢伙說著竟然還真的後退了,然後越退越遠……

「慢著,螭吻。回來。」


龍王笑著勾勾手指,兩旁的僕役把已經衝到殿門口的二龍子給拖回原位。


「我都還沒問你為什麼沒來參與早朝呢,你不解釋就想一走了之嗎?這未免太便宜你了吧。」

「呃……我忘了。不要介意嘛,父王。」


「……忘了早朝?所以真不巧你經過這裡,那麼就陪我們到最後吧。」

龍王交疊手指,調整舒服姿勢般的將身體往後坐,他的表情沒有任何不悅,甚至覺得方才的鬧劇很有趣似的露出興味昂然的笑容。

真是不可思議的人……

 

因為再隔幾日就是一年一度龍王的壽宴儀式,現在全殿上下如火如荼為了宴會忙碌著,而椒圖會是第一次全程參與。綠瓦殿的早朝不是日日有,但因為重要慶典即將到來,禮樂祭上下百人幾乎全部出動,因為這次殿宴要和椒圖的回歸一起慶祝。

光是綢布要訂製幾批、桌椅、燭燈、食物、酒水、宴席邀請、賓客名單什麼的……非常繁瑣。


「……準備殿宴竟然這麼辛苦。」椒圖嘆了口氣,這種陣仗,在人世是看不到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啦。」


兩人換到有桌子的座位,二皇子螭吻小聲附在椒圖耳邊這麼說著:「老人家的生日有什麼好過的……還不是每年都在過。不過,我看他們那麼忙不就沒空理你?」

「理我?」

螭吻用手指彈了彈椒圖的額頭。「……好痛!」

「學習啊訓練啊,讓你習慣綠瓦殿啊--你在人世過太久了。」
「訓練什麼?」小的孩子想反駁,我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啊。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既然是麒麟帶你回來,應該是他來做吧……畢竟他好像很拿手,不過也說不定啦,他這麼忙。」

「麒麟……很忙嗎?」

 

「那當然啊,他可是龍王的『侍中』,像去現世三個月再回來累積的工作又沒有人處理肯定忙壞了。」
麒麟每天的工作首當其衝是龍王的隨侍,侍奉早朝的工作,而殿宴前夕開始眾家神祇會紛紛來祝賀,接待貴賓是職責之一,處理這些賓客居住和膳食的事宜,龍王認為由他來接待是再好不過的。而下面的呈書麒麟必先過濾過,當他今天將疊的像山高一樣的願書和賀帖一一檢視,再扛進龍舉雲興閤。還有一些紛雜的小事……

很快的螭吻的多嘴立即見效。


「是啊,麒麟忙的不得了。那麼螭吻,你帶他不就得了?」不知何時,龍王從眾臣的晉見中揚起頭來,用了調侃的意味對自家兒子說:「既然你這麼無聊的話,那就多動手吧,嗯?」
沉穩的嗓音瞬間堵了他這麼一句,螭吻內心吶喊:「媽啊、隔這麼遠這老頭是有順風耳嗎?」

「喔……等……」


「可以『順便』幫忙殿宴的事,我相信禮樂祭全體上上下下、大的小的老的少的都很需要你們。」

「等等,父王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螭吻終於忍不住站了起身。

「我像是在開玩笑嗎,隨便開玩笑有損殿格啊。」龍王攤手笑得燦爛。


去你的--


「螭吻,你想說什麼?」


「不、沒有……」


「那麼你就帶著椒圖先去找半崇光,順便認識認識綠瓦殿,然後安頓在天風閣。就這麼說定了。」龍王義正詞嚴的下達指令,暗黑的眸子盯著螭吻的雙眼,完全不容許拒絕。

這可是綠瓦殿主人龍的命令。


朝會完畢兩人走出殿堂,嬌小的孩子跟在螭吻的身後。「唉……早知道就不要出現在大殿了,真是得不償失……還要幫忙那個半崇光,天哪。」螭吻將手枕在後腦勺,重重嘆了口氣。

「半崇光是誰?」
「你等下就會見到了,一個瘋瘋癲癲的傢伙,跟他老爸一樣。」螭吻說。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