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連載試閱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烏龜指定-蟒喉x奈達西【心太軟?】  

  【心太軟?】

 

  又吵架。

  

  大殿上眾人愣愣的望著那兩人,嬪伽羅、曼朱沙華和小憂因為冷凝氣氛而打了寒顫,天蓬和八仙們則是一副看好戲的嘴臉,夜叉站在遠處,大家都是看著他們從地冥吵到人間再吵到天界。會議過後,西王母才懶得理他們呢,跟著地藏王換了地方喝茶去了。

  吵架是小事,但是擁有無敵怪力的傢伙吵起來就不是小事了,因為絕對不是砸小孩子玩的布娃娃那麼簡單,大夥圍著深怕他們把大殿給拆了。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責任同人】雨水(蟒喉x龍)指定文

 

雨水(蟒喉x龍)

*魚魚指定/原背景/跟本傳沒有關係

 

西風殿的腹地真的很廣大,好像非得花整整一天才能繞完,而且西風殿四季分明,水氣旺盛,比起天界的其它地方更是寒氣逼人。蟒喉看著花團錦簇的紫繡球上沾染的水珠這麼想著,這……簡直是雨城啊。

就算不是梅雨季,只要水氣一聚集就會降雨。足不出戶嗎……也不能,畢竟西風殿才正要改革,體系整個大翻盤,現處於最忙碌的時期。雖然八仙這時間還在呼呼大睡著,天猷和工師在研究地基與改建所需要的花費,小憂暫時代替翡翠的職位處理一些瑣事,有采姨幫忙她還不算太混亂。而蟒喉呢,他原本想要和長老們見習殿內的事情,但是被孩子堵了一句。「你--只要照顧好自己不要餓死了就好了。」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船繼續前駛,在一個大的拐彎後沿途的景色變了,原本遼闊無際的景色,變得越來越幽暗而狹窄、漆黑一片。一直到了他們進了一個隧道,隧道不大僅供兩艘船可通行的距離。 

蟒喉猛一抬頭(因為懊惱的盯著自己手掌太久)才發現自己已經被載到一個奇異的地方了。簡直像洞窟一樣,不過這個洞窟也沒有盡頭,看不見出口的光芒,但他們的確朝著前方前進。 

啊……越來越像要載去賣……還是,被抓去殺掉……?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暗中亮起微光。

一個穿著墨色袈裟的女人,她被烏紗帽遮蔽了臉龐,只看得見豔紅似血的嘴唇,但從蒼白的膚色和下顎輪廓依稀能感受到女子面貌的姣好。她沿著漆黑不見五指的石壁行走著,仔細一看石壁上覆蓋了黑色的紗,層層交疊成不同的景致,她步行過的地方點燃起火光,一點一點的,像小小的蠟燭為她的視線帶來照明。一直到道路的盡頭她才停下腳步,但也不慌張,因為這是她的域,盡頭的石牆上有圓形的鬼像紋刻。

她輕輕用鞋跟往後頭的石板敲了兩下,約待十秒就聽見齒輪轉動的聲音。

塵土飄揚,華麗的黑紗飄起,像有靈性一般宛如海波浪飄移。她手一揮,原本闔起的黑色布幔便緩慢展開,原本堅硬的石牆從中裂開,巨大的迴音撼動著她的域。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等……客倌!」

蟒喉趁著扁舟靠近岸邊的時候,從船上一躍而下,踏上賽河原。

原本以為很久沒有活絡筋骨加上一臉倦意,會跳不過去而碰到望川水,但實際上是很輕鬆的越過一米半的距離,身體好像飛起來一樣,讓他感到不可思議。

「客倌,快回來!……很多事情並不是您表象看到的那樣。」渡船者的聲音雖冷靜但夾雜了難得的迫切,蟒喉不理會她的呼喊,回頭喊道︰「放心好了。我不會有事的,只是看一下而已!」

蟒喉喘口氣,一個箭步蹲下去注視剛剛那個小孩的情況。原本號啕大哭的孩子現在抱著膝啜著泣,模樣可憐到連蟒喉都想哭了。

蟒喉想該怎麼安慰他呢?

老實說他還真不知該怎麼跟小孩打交道呢,更何況對象還是魂魄。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龍生-地冥絕鬼】1-1

 

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世界一分為三—─天之上,人之間,地之下。在天界與人間的交界處有「殊途」,人間與地界的交界為「彼岸」。

殊途和彼岸某部份本質是相同的。

殊途乍看是虛無飄渺的人間仙境,宛若長江混沌的河水,高聳入天際的峭壁,以及寒風刺骨的寂寥。那條綿延不斷的道路上有各式各樣人種、珍奇異獸,都被送進殊途的渡船口。殊途的船是有棚架的小型商船,可以容納十來人,船伕不定時開船,船伕通常等客量足夠後,也許一週、一個月甚至百年才橫渡殊途河一次。

彼岸同樣有個渡船口,唯一不同的是,彼岸夜夜有划著槳送往生者至冥界的船。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