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封面  

 

雪月

 

鼻間嗅出雪的氣味。

 

那味道清冷又殘酷,但卻如此潔淨。

白雪從天而降,洗滌眾生靈魂。

 

風雪像落葉,像白色的雨。寂寥得像是世界盡頭般的徬徨無助,遠方的山巒層層疊疊披上了雪紗,背景是一片漆黑,與前方的白相互映襯。他只能從模糊的視線中看見晃動的雪影,雪片就像亮光一樣,被雙眼所追尋。

寒冷落在溫熱的臉頰上,細緻粉末融成水,最後消逝不見。

在遼闊的白黑世界中出現了兩名人影,佇立在那覆蓋白雪的山丘上,化作兩個異色小點,好像下一秒鐘會被風雪掩蓋掉,如此微不足道。

「呼噓……呼……」

除了積雪打落枝葉的啪沙聲響,狂風呼嘯而過的聲音,耳邊壟罩的是自身的艱難喘息。心臟以從未有過的劇烈方式鼓動著,卻有可能在下一秒瞬間麻痺。

 

快窒息了。

 

步伐蹣跚,雙腿沉重,每一步都深深陷入積雪中,腳早已經失去了知覺。

他感覺身體逐漸僵硬,指尖發麻帶著疼痛的顫動。眼前的能見度越來越低,好像快要昏厥過去。

察覺到了孩子的遲鈍,指尖被倏地收緊,身體被提起,因為重力拉扯他倏地往前傾倒,但他還是下意識站穩了身體。

 

別睡……!會死的!彷彿從狂風中聽見了男人的斥喝,孩子猛然驚醒。

 

在體力耗盡的情況下,殘存的剩下名為意志的東西。

如果只有自己的話--絕對不可能再走下去的。

孩子抬起頭望著牽著他的男人,男人太高大了,他只看見他的側臉,有一半甚至被厚重的毛皮給遮住了。以他的身高,抬頭只能望見男人被包覆在大衣下的健壯臂膀,也就是抓著他的那隻手。接下來他幾乎是被扯著走的,他們持續往高處前進,一直到能夠眺望他們在大雪紛飛的夜裡,征服這座山的山景,儘管那不是他們的目的。

遠方響起了號角,號角代表危險的信號。

隨著號角的鳴響聲,地殼隨之震動。

剛開始是很輕微的、逐漸越來越猛烈,整個地表明顯的撼動著,孩子睜大雙眼、睡意驅散,他的身體僵住了,一步也動不了。

不是因為寒冷,而是有東西朝他們襲來--那是一陣無比強烈的暴雪沙,遠觀就像白色巨浪,如同海嘯般掀起,灰白色的從天的一邊連綿到另一頭,爬升至比樹木還要高遠的位置,不斷往上漲高,一直來到圓月的中途,浪雪將月亮一分為二。

那剎那時間仿若靜止。

但也只有那一瞬間而已。

然後一整片的浪雪極速下墜,要掩埋掉所有一切的氣勢--

淨白朝自己眼前襲來,他們不知不覺鬆開了手。

 

「嗚吼吼吼……!」

響徹天際的鳴叫,被掩沒在暴風雪中。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魚魚
  • 喔喔新的好期待後續!!!!!
  • 敬請期待囉!!

    蕨蕨子 於 2012/12/19 22: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