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責任同人】雨水(蟒喉x龍)指定文

 

雨水(蟒喉x龍)

*魚魚指定/原背景/跟本傳沒有關係

 

西風殿的腹地真的很廣大,好像非得花整整一天才能繞完,而且西風殿四季分明,水氣旺盛,比起天界的其它地方更是寒氣逼人。蟒喉看著花團錦簇的紫繡球上沾染的水珠這麼想著,這……簡直是雨城啊。

就算不是梅雨季,只要水氣一聚集就會降雨。足不出戶嗎……也不能,畢竟西風殿才正要改革,體系整個大翻盤,現處於最忙碌的時期。雖然八仙這時間還在呼呼大睡著,天猷和工師在研究地基與改建所需要的花費,小憂暫時代替翡翠的職位處理一些瑣事,有采姨幫忙她還不算太混亂。而蟒喉呢,他原本想要和長老們見習殿內的事情,但是被孩子堵了一句。「你--只要照顧好自己不要餓死了就好了。」

也就是,自己什麼事都不用做嗎!?

當孩子這麼說的時候,蟒喉驚訝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但是看螭龍一臉……嗯,還是不要吵他好了。

孩子的心情不好。從事件發生後(詳見龍生第三集)就一直悶悶不樂,脾氣黑的跟什麼一樣,蟒喉不敢吵他,深怕一個說錯話自己大概幾天都沒有好臉色看了。

不過,這能體會。

螭龍曾說過自己那種「無謂的憐憫」,此刻卻反其道套回那孩子身上。


「不知道螭龍知道會不會抓狂。」蟒喉搔搔面頰。

『不對……他是知道的吧。』

「這很難說。」

『他一定知道,所以才想遠離你。』

「為什麼?」


『……』體內又安靜了下來,紫色的那個傢伙,老是語焉不詳,話說一半就不說。「啊啊,你說話啊,我就討厭你這點……!」



沉靜。

蟒喉根本沒注意同時罵到自己了。

「你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什麼?」背後突然出現了聲音,讓蟒喉嚇到魂魄差點散掉了。「呀啊啊!」

「……對不起,不要處罰我。」蟒喉抱頭蹲了下來,據說說神明壞話會天打雷劈,而螭龍已經是龍了啊!

「你耍什麼笨啊?」孩子嘖了一聲,好像也沒要追究他到底說了什麼,螭龍穿著符合窗外雨景的深藍色旗袍,上有白銀枝葉刺繡,非常雅緻。螭龍以這個年紀來說身材、相貌略嫌秀氣,蟒喉在他這個身高的時候看起來就是又呆又土,雖然綠璽總是愛說自家的孩子是最可愛的……

「吶、出去走走吧。」

螭龍的黑眸盯著蟒喉看,孩子認真的說。

「出去嗎,正在下雨呢……」沒有等到回答,一個東西扔了過來,蟒喉慌忙撿起發現那是把紅色的油紙傘。

「這樣不就解決了?」螭龍勾起唇角。

螭龍說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過依目前狀態來看,孩子只是想隨便亂走而已。蟒喉笨拙的撐著傘,傘很大,但他仍很怕孩子淋濕小心翼翼的撐著,螭龍雖然是小孩但腳程飛快,蟒喉幾乎是拿著傘跟在它後頭跑。他們走到西風殿門口,高聳的看台為了防止外襲,也就是一開始蛟龍放箭射它們的那座台。經過了看台,螭龍往外頭走去。「唉、螭龍大人……那裡是外面耶。」

「是啊,就是要去外面。」

「……」

原來外面還有?這樣跟天蓬的說法有點差異,還是結界設的很遠?靠著圍牆走發現前方有大片竹林,枝葉茂密,與西風殿內截然不同。兩人在石頭那邊坐下來,還好小憂有先見之明,給了蟒喉大塊厚墊布,要不如果讓螭龍濕淋淋的殿中,他一定會被罵的。

蟒喉把傘掛在樹枝上,這樣子就不用一直拿著,對兩人來說比較輕鬆。螭龍現在已經不用再假裝身體不好,也不需要用奇怪的姿勢走路,但他的情緒,比起之前那種狀態更差了。不得不說……這樣子,實在讓人有些擔心。該怎麼辦呢,還是先問了吧!蟒喉怯懦的開口:「……你的心情還在不好?」

「用您。」

「噢……您的心情還在不好嗎?」

螭龍兇惡的語氣讓蟒喉肩膀抖了一下。

「正確來說,是極差。」

……完全看的出來!

「……」

螭龍是不嘆氣的,但那狀態好像更壓抑了,他只是沉默的望著前方景像。注視眼前雨景的孩子,有漂亮的睫毛、漆黑的瞳眸,超齡的神情。


「該怎麼做才會讓你的心情變好……」


「什麼?」

孩子疑惑的轉過頭,對上的是蟒喉皺起眉的臉龐。溫吞的語調,單眼的紫瞳閃爍著,當蟒喉呈現這種模樣時周圍的氣氛都變了。

「我只是在想,要怎樣才能讓你笑呢?」


又來了,又是那一臉要哭不哭的樣子。

「這是你要想辦法,不是我。」

「也是……」

但是該怎麼做才好呢?螭龍撥了撥頭髮,他不想嘆氣,但不知為何遇到這個人他就沒轍。「那你變戲法給我看。我要有趣的。」完全的命令句。

「咦?可是我不會啊……」

蟒喉慌了手腳,但轉過頭看見那雙眼睛……「講故事不行嗎?」

「我不想聽……」

啊啊,任性的傢伙!

耍什麼把戲?玩花繩……丟沙包……好娘……

全都不會啊!又不是夜叉……早知道跟夜叉學點玩火的把戲……


看蟒喉煩惱的樣子,螭龍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要不你變回原本的樣子給我看。」

「原本的樣子?」

「是啊,你是蛇精吧。」

「我……」

蟒喉的語調緩慢,一字字慎重的吐露。

彷彿在訴說一個很長久的故事。

「我對我原本的樣子,沒有印象……」

經孩子這麼一點提,蟒喉思索了起來。他對自己原本的樣子沒有記憶,從有意識以來就已經朝夕跟綠璽相處了,而那時,他就已經是人形了。


「你的表情為什麼要這麼難看?」心情不好該是我吧。螭龍這麼想著。

蟒喉微微皺起眉,好像終年濕潤的眼睛盈滿情緒,這傢伙實在太容易被影響了……該說心思細膩還是……

「螭龍大人?」


蟒喉回過神來,發現孩子盯著自己看,目不轉睛的,長長的睫毛相當注目。被奈達西看都還沒那種感覺,蟒喉覺得心臟鼓動的厲害。

很想摸摸看。

蟒喉忍不住伸手碰觸了孩子的額頭。

碰觸頭部的時候螭龍瞇起了眼睛。

好可愛。蟒喉忍不住這麼想著。手往下,碰觸孩子的面頰,白皙中泛著冰冷,黑瞳毫不畏懼的注視自己。

手指從耳垂後方刮至下顎。

然後執起一小撮他長過腰際的黑絲。

比想像中強韌的黑髮,是東方的髮質沒錯,跟西方那種柔軟完全不同。孩子瞪大眼睛,因為蟒喉將他的頭髮湊到鼻息間嗅著,他在螭龍身上一直聞到一種味道,其實是忘憂草給的香包發揮了作用,螭龍將它墊在枕頭下,他的髮絲充滿了清香。

半掩的眼瞳閃著紫光,那種神情實在太詭異。至少螭龍從未在蟒喉眼中看過。

「你……」


「要摸到什麼時候?」

真令人不爽。螭龍在碰觸自己的那隻手上用力一擰。

「哇嗚啊!」

頓時慘叫。「抱歉……突然就忘我了……」是摸到忘我吧?

沒吐槽,螭龍別過頭望向西風殿,蟒喉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啊……雨已經停了喔。太好了,螭龍大人。」

不知何時,已經雨過天青。身旁的人站起來,開心的說。

沒發現孩子的耳根熱度。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