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感覺睡了好久,這一整週有一半時間都在睡覺。

當白季祁睜開眼,發現室內已經是一片黑暗,四肢僵硬痠麻,想要移動身軀,手背卻傳來刺痛感。他發現手上插著點滴,而這裡是醫院。

卻摸到一個東西。有個人伏在他的手邊,看著那熟悉的深褐和身形白季祁立即認出那個人。「范璟……?」

以艱難姿勢睡著的范璟,唇邊說著無人聽得懂的夢話,白季祁坐起身體,但這麼一移動讓傷處整個劇痛,白季祁痛到彎曲了身體,口中發出呢喃。「嗚……」

 

這才讓范璟驚醒,范璟望著眼前人呈現痛苦的模樣一臉緊張。「白、季祁……?你醒了怎麼不叫我,要不要我幫你叫護士來?」

「不……沒事……」

 

感覺起來縫了幾針吧,尤其一講話就牽動到傷處。看著白季祁的表情,范璟瞬間了解了他話語中的含意。

「……你想坐起來是嗎?我幫你……你還是先不要說話好了,醫生說剛縫的地方裂開特別痛。」

「嗯。」白季祁從口中發出音節。

「阿璟,謝謝你。」沒想到范璟還陪他住院,晚上范媽媽燉了一大堆東西來,食慾不佳的白季祁也被硬逼吃了不少。

「謝什麼……我們是……」話語到這裡,范璟滿臉通紅,停頓了一下,我們、我們是什麼啊?他想了很久,最後吞吞吐吐的說。「我們是朋友啊……」

白季祁只是微笑。

「……」

然後是一陣靜默,范璟看著白季祁的臉,雖然身體很痛,但那雙漂亮的瞳眸彷彿露出了淺淺微笑。你在想些什麼呢?白季祁……「不想睡了嗎?」

「嗯,睡飽了。那來聊天吧,阿璟。」

「聊什麼?大家都在睡覺,待會兒被趕出去。」

「……」

「阿璟。」

「嗯?」

「不無聊嗎?」

「說無聊嘛,也很無聊……但那又有什麼辦法。」

「拿電動來玩啊?」

 

「拜託、哪有那個心情。」

「是嗎?」

「嗯。」

 

短暫的沉默,有點令人坐立難安。

范璟無意識的揪緊了范母幫他帶來的毯子。

 

「阿璟……我……」

「昨天,跟老爸打架……」

「我有聽班長講過了。」

 

「……嗯,沒錯。聽我說,阿璟。」雖然語氣很認真,但白季祁的聲音很含糊,聽起來就像快睡著一樣。

「當我看見蹲在櫃子前面的老爸,我氣炸了,因為東西全部都被翻了出來。裡面放了這次要交保險的錢……所以我衝上去抓住他。」

「我把他給壓制住了,因為我就站在門口,店面鐵門還沒開,他又不能往店面跑。所以根本自投羅網。我把他緊緊的壓在地上,他一開始劇烈掙扎,後面不知為什麼放棄了,他叫了我的名字。」

「我已經很久沒從他的口中聽到他叫我名字,所以我愣住了,這時候我才好好的看清楚他的臉。」

 

「我才發現……我也是,好久沒看到他的臉了。這個人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老爸嗎?他為什麼那麼憔悴、頭髮變得那麼白?他也變胖了,他的眼神,那個,該怎麼說呢……」

 

「我不太會形容,但看起來就是個沒用中年大叔的眼神……」

 

 

白季祁頓了頓。

 

「我想,他是不是也很久沒看見我的臉了。因為他說,季祁,你長大了。他的語氣好像很驚訝。」

「我大吼叫他把錢還回來,錢是店鋪辛苦賺的,沒有理由給你拿去養外面的家。於是他又開始掙扎、他大吼這是最後一次了,我伸手去搶他藏起來的東西,我們打了起來。我大罵你這混蛋,不負責任!他一句反駁都沒有。」

「然後有東西從他懷裡掉了出來,他急忙去撿,我伸手去搶所以才造成了……這麼大的傷口。」白季祁苦笑,看了看自己吊點滴的手。「那東西在地上摔成碎片,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范璟搖搖頭。

 

白季祁緩緩脫出口,范璟瞪大了眼睛。

「那是我小時候拍的,全家福相片。」

「……」

 

「我的血一直流,他大概也嚇到了吧,明明身上也掛彩了,卻緊張的不知所措一直說著抱歉。很快的曉安就來了,曉安叫了救護車。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哪……阿璟。」

「那種感覺很奇妙。」

「我應該很恨他的……這輩子最恨的就是他……但是……」白季祁

「當時看到他的眼神又覺得……很……」

 

「很……?」

白季祁仰躺轉頭與范璟對望著,皺起眉、眼眶被染紅,透明淚珠從那雙淡漠的眼睛無聲無息的滑落。

范璟輕輕握住了白季祁的手指,從接觸的地方傳來炙熱感。

又痛,又熱。白季祁想。

 

「可憐……」

 

 

 

「他真的老了啊……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老,我都不知道呢……」

 

「你這笨蛋。」

「你終於肯告訴我了……」我等了好久。

 

「對不起。」

「不管怎樣,以後都不准再做危險的事了。有什麼事情不要衝第一個,大家都以為我比較衝動,但是你根本是我的XXXX倍啊。」范璟的聲音有點顫抖,手指擰著床單,原本站著後來慢慢的跪了下去,當他發現時,自己已經淚流滿面了。

該死的……為什麼要哭?抽泣著,他難以克制自己的情緒,深褐色的瞳眸盯著白季祁的眼睛,溫熱的眼淚滑落下來。

 

「阿璟,你真是個愛哭鬼。而且XXXX到底是幾倍啊?」

 

「就是很多很多倍的意思啊,你又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害怕什麼?」

現在想起來,仍然會顫抖,胸中瀰漫著一股涼意。

如果他有什麼萬一的話--

 

「我生平第一次這麼擔心、這麼恐懼,我害怕到--什麼都無法想,已經無法思考了,腦子裡裝不下其他事情……」

「我的腦中……都是你……」已經容不下別人了。白季祁驚訝的望著范璟,范璟滿臉通紅,他自己也很訝異會說出這種話來吧。

我不允許……

 

「白季祁……你已經擅自進入我的生命裡,就不准擅做主張離開!」

 

「……」

白季祁曾經希望,心中能有一道微小光芒,劃破黑暗,如同黎明升起的第一道曙光,將他解救出來。

在那個乍看之下無憂無慮的人身上,璀璨的如同夏日艷陽,遠比他純潔千倍的存在,是了……就是這個人……

 

 

 

 

 

「阿璟,我們的情趣用品心得報告,還沒做完不是嗎?」

「你看上次的,在網路大獲好評耶,好多人都說要買給女友用……啊,雖然當初試驗的不是女的,但也差不多啦……只要能濕……」

 

「白.季.祁!說過不要在學校講這種五四三!」教室傳來拍桌子的聲音,那力道大得可以把桌子給砸了。

 

「范璟同學真的是很害羞。」吳曉安半掩著口,呵呵笑著。

「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種組合啊,真是難懂啊。」沒有頭髮的張維空則是搔著他的光頭。

 

這學期發生太多事情,一時難以消化。白季祁的爸爸道歉後,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出現,或許能期望他回歸正軌的一天吧。

很快的,恢復日常生活。

在六月底迎接了考試,然後即將迎接暑假--

范璟轉著筆思考著暑假要幹嘛……

今天幸運的沒有暑期輔導,但有跆拳道社的團練。一邊轉著筆,一個恍神筆從桌子滾下地上。正準備彎下腰去撿,令一白皙的手指將之拾起,范璟抬起頭來便望見擁有棕褐髮色的人。

 

「給你。」白季祁露出微笑,天殺的笑容。范璟的臉無自覺一熱。

「謝謝……」

 

 

白季祁的手,經過一個月的時間,終於只剩下紗布裹著,也不感到疼痛了。一直到結業式前,白季祁斷斷續續來了幾次,最後半個月才比較常來,可能被導師威脅再這樣請下去,說不定無法升上三年級。

「哎、阿璟。」背後被張維空用筆頭戳了兩下,阿空湊近范璟的耳邊,小聲問。「你跟季祁暑假怎麼安排?暑假你不跟他出去玩啊?」

好友難得也會八卦,大概是真的看不下去才這麼問了。

「嗯……出去玩?」

「對啊,在外面過夜什麼的啊……」

 

「怎麼可能,沒錢啦。還有我為什麼要跟他過夜……?」

「你們不是在交往--」

 

「我才沒和他在交往……!」

 

 

這麼一吼不得了,全班都轉過頭望向他。「噓,問問而已,那麼激動幹嘛。」張維空打哈哈的拍著范璟的頭,儘管眼前人一臉腦羞的怒瞪著自己。

 

「你們在說和誰交往?」白季祁走過來,對他輕聲微笑,范璟想別過頭卻只能盯著對方的臉看。「范璟,那放學去我家吧。」

「喔……嗯……」

望見白季祁的臉,心臟有漏了一拍的感覺。「范璟,你就去嘛,今天結業式十點就放學了。」張維空鼓催著。

「嗯、好。」不知哪來的失心瘋,范璟向白季祁點點頭,白季祁心想「今天特別坦率啊」。但其實這兩個月幾乎天天去對方家裡,根本沒差。

「那我在校門口等你。」

「太好了。」張維空笑了出聲,范璟撞了他一拐。「你為什麼要特地叫我去……」

「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有很多話要對他講。」

「我……」沒有,但這兩個字怎麼也講不出口。阿空太了解他了。

 

「阿璟我告訴你,不把心裡想的告訴對方,對方永遠不會知道,可能會後悔一輩子喔。等到你想要講的時候,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

范璟難得沉默,他低垂了頭,張維空揉了揉他的頭髮。「別想太多,照你的方法講出來就好了。」

就算那樣說,他還是覺得很難。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他看見白季祁話語又噎在喉頭。一直到了他們家附近,白季祁提議要去買冰,兩人走進便利商店,出來時白季祁拆開蘇打雪糕,邊走邊吃了起來。

馬上就要進入炎熱的夏天了。再來有兩個月會見不到面,不……也不一定,照范母的雞婆程度,大概晚上又抓白季祁回家吃飯了。從那次事件之後,范媽媽根本把這傢伙當成第二個兒子看待。

 

無視於范璟的低氣壓,趁紅綠燈時白季祁先過了馬路,當范璟回神時發現自己被留在原地,他生氣的大叫:「白季祁……你這個人……!」

 

白季祁站在對面,中間隔著五、六公尺,短暫的距離,卻讓范璟發現,這是那天晚上的那個場景。白季祁的身影淡薄的好像快消失,夏日的風吹拂著,四周溫度不斷升高,這個世界卻好像只有他和他兩個人。

白季祁揚起唇角對他微笑著。

 

「阿璟。」

「你那天在病房對我說的話……算是告白嗎?」

 

 

什麼--

 

 

「我可以解釋成那樣嗎?」

范璟一瞬間升高臉頰的溫度,好想拿個扇子搧涼,夏天真的太熱了。

 

 

「我喜歡你,范璟。但是我更想親口聽你說……」

「你要說,你喜歡我。」

 

范璟覺得這個人實在狡詐,自顧自地走進他的生命,然後自顧自做了某些事,現在還要逼他講……

 

「我……--」

 

一輛送貨車從他們中間呼嘯而過,在那中間被吞沒了言語。

「你說什麼,我聽不到?」白季祁揚起笑容,舉起手勢,要求他再講一遍。

「……這個人……」實在太可惡了!「我、我……」

 

「我喜歡你啦……笨蛋!」

 

 

 

據說那天劃破天際的大吼讓送蛋員砸爛了一箱蛋,讓正巧結帳完的情侶噴了一身的可樂,讓那間小七的店員從此用異樣的眼神看待他們兩個人。

 

 

「那太好了,我們回去再來研究AV用品吧,上次的報告字太少了啊,曉安都在抱怨了。」

「去你的我再也不要幫忙那種實驗了啊--」

但重要的是,他們那天笑的一臉燦爛,原本覺得枯燥的暑假,卻不怎麼寂寞了。

黑暗逝去之後,迎面而來的是光明。

微小的光芒成長為璀璨的光亮,而那能量來源就是你。不是嗎?

 

 

 

 

end

 

完結了,修訂版跟原版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但我很喜歡這個版本,你們覺得呢?

謝謝愛著這兩隻萌蠢主角的大家!我愛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蕨蕨子 的頭像
蕨蕨子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