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喀……」

窗外的雨未停歇,一個腳步聲慢慢逼近。理應不會有任何人(連糾察都不會)過來的教室走廊傳來皮鞋的聲音,清脆而響亮。

逼近的聲音讓因為懷中人而躊躇的范璟很緊張,怎麼辦?有人過來了啊?抱著半昏迷的白季祁,范璟腦中浮現了「無處可躲」四個大字。

「季祁……你在這裡嗎?」這聲音……范璟認得的……

這聲音不是吳曉安嗎!?

 

少女的聲音飄忽,讓人聯想到恐怖片中的女鬼。姑且不論吳曉安為何會直呼白季祁的名字,她的腳步斷斷續續的駐留,走的很慢,那聲音聽起來好像每間教室都會停頓。糟了,要過來了。「喂,你快醒醒啊……渾蛋!」范璟搖晃著壓在身上的某人,但白季祁根本不為所動。

「喀……喀--」一直到逼近他們位處於的這間教室,吳曉安看見裡頭的人影,豪不猶豫的轉開了門。

范璟實在很想逃跑,不過事實上他根本沒地方躲。

「啊……」

 

「果然在這裡。」

 

少女清麗的身影出現在對角的門口,吳曉安的臉龐盈滿訝異的情緒,但范璟想不論是誰都會驚訝的。只不過吳曉安驚訝的不是白季祁的狀態,因為她的視線第一個瞥到了自己身上。「范璟同學?」

「季祁在這裡啊。」感嘆的聲音。

范璟一臉錯愕,但她卻坦然走進了教室。對男人掛在另外一個男人身上完全不感到驚訝的樣子。

 

「班、班長……」范璟有點結巴。「這傢伙是睡著了所以才這樣,是他要黏在我身上的喔!妳不要誤會……然後他的體溫好像有點高……」

 

吳曉安越靠越近直到兩人身邊停下來,第一次靠喜歡的女孩這麼近,但卻是在這種情況下,范璟的心情有點複雜。漂亮的眉頭皺起,吳曉安伸手拍了拍白季祁的肩膀,但底下的人不無所動。

「嗯,我有點擔心……所以來看看。」

 

「擔心?」

 

「是啊。他的狀況很不好的樣子。」吳曉安對范璟嫣然一笑,那笑法之艷麗,范璟立刻紅透了臉。但是吳曉安才不管什麼青春情懷總是詩呢,她撥了撥白季祁的頭髮,將手指覆在他的額頭上停頓了幾秒。「……」感受到他人的體溫,白季祁好像很不舒服的換了姿勢,身手把吳曉安的手撥掉。

 

「啊,果然發燒了啊。」

真的發燒了啊……

 

「狀況不好?妳怎麼知道?」

「他從昨天開始他就不太對勁啊……下午還請假不是嗎?」

我以為他請假只是想翹課……范璟把話吞回腹中。

 

 

昨天和白季祁相處整個傍晚和大半夜,范璟都沒發現,范璟開始疑惑自己是真的神經大條嗎?但由於吳曉安的關係,這人終於放開了范璟的腰,但仍掛在他身上,范璟喘了口氣。這卻讓吳曉安笑了出聲,她說:「真難得,季祁竟然也會在人前睡覺,他從不那樣做的。」

 

「我看他常常都睡得很好啊……連窗戶都不關……啊、不是……」范璟發現他說溜了嘴。

「季祁不會在不喜歡的人面前睡覺。他只有睡著的時候才像小孩。」

「我想他很喜歡你。」吳曉安的語氣意味不明。

「什、什麼……」

她剛剛說什麼?

 

「啊,季祁沒告訴你嗎?我想他是不會說的,因為這孩子從小……固執又嘴硬啊。」

 

「妳們是很熟嗎……?」范璟腦中一堆問號,怎麼他都聽不懂。

 

吳曉安沒有回答,站起身拍了拍裙子。

「他發燒了,很嚴重,我去叫老師來,還是讓他回去休息比較好。這樣下去不行哪……不過這裡有點遠……」吳曉安手指抵住下唇思索著。

「班長……」

「嗯?」

 

「我背他過去醫護室就好,這樣比較快。等老師來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范璟把白季祁架起,他們身高體重差不多,不會太難扛,況且范璟自豪他是很有力這點。

 

「啊啊,那真是太好了。范璟同學真可靠。」真可靠、真可靠……最後面那三個人在范璟腦內回音繚繞……

 

「耶,這是你的嗎?」范璟回頭望向吳曉安的方向,他想除了便當以外他沒帶東西過來啊。他愣看吳曉安用纖細玉手拎起那個圓形的小東西,差點沒尖叫……那不是白季祁硬塞給他的跳蛋嘛!

「我看線都從你口袋跑出來了,結果一拉就整個掉出來了,對不起……」

 

吳曉安雙手合十,真的十分抱歉的樣子。

 

「唉、那是……那不是我的、唉……我!」范璟結結巴巴不知從何解釋,但吳曉安的反應很奇怪啊,正常女生不是應該要尖叫大罵變態的嗎?

 

「沒關係啦,我能理解我能理解。但是這東西要收好,被其他人發現就麻煩了。」又是微笑。

理解什麼啊——范璟真想吐槽。

 

「啊,還有。上課不能拿出來用喔。」

 

不是吧!一般人不會在上課時用吧!

「喔嗯……」范璟內心無聲吶喊,但只感懦弱的發出不明音節。

妳……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保健室。

「老師好。」

「唉,又來了嗎?」保健室老師姓莊,看到白季祁忍不住嘟嚷。「怎麼啦,我看看。」

 

戴著黑框眼鏡年約四十歲的女老師,因為是縣立學校所以老師的平均年齡不會太小。保健室有空床,范璟把白季祁放下來,看來是燒到暈了這傢伙連哼都沒哼一聲。范璟看著老師熟練一連串動作覺得新奇,老實說從新生入學以來,他從來沒進過保健室。

 

耳溫槍發出「嗶嗶」聲,范老師抽出例行用的表格,在上面書寫。

「39度喔,寫假單吧。班長妳簽個名吧,然後打電話請家人來接他?」

「老師……他家沒有人哪。」吳曉安搖搖頭。

「對喔,我忘了。」莊老師拍了下額頭,懊惱的說。「那先通知妳們導師順便問問他要不要載他回去,先讓白同學在這裡休息一下。」

「好的。」

「班、班長,那我要跟妳去嗎?還是留在這裡?」看著吳曉安準備離去的身影,范璟有點緊張,卡在這中間顯得有點尷尬,照理說他現在應該要跟吳曉安走吧?「哎同學,你跟他們同班嗎……?我第一次看到你。」保健室老師倒是很好奇。

「呃,對……」

「他就住在季祁家隔壁啊,不知道可不可以讓他跟著一起回去呢。這樣也比較有照應。」

 

「哎!?」范璟轉過頭驚恐看著吳曉安,少女這句話說的非常泰然自若。妳到底是怎麼知道啊!?

 

「隔壁啊……鄰居嗎?一起長大的?哇啊,真是難得。這是不算在公假裡面啦,可能要問問你們導師可不可以請出差。」

「謝謝老師,那我會去問問看。」吳曉安一臉欣喜。

「……」

天哪,這是說請就能的請的假嗎?學校也太豪爽了吧。

 

 

 

跟著吳曉安走出保健室步行在走廊上,范璟覺得心臟快要跳出來了,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跟喜歡的女孩走在一起。雖然這情況十分微妙,范璟的情緒錯綜複雜,他有好多想問的,卻不知從何開口……

吳曉安的側臉清麗有種成熟的味道,未施粉妝但是睫毛很長,范璟不知道該和女孩說些什麼,除了妹妹以外他沒有和女孩單獨講過話。外頭雨斜斜的灑落,映著細雨的單薄身影顯得有些孤寂感。

「班長……」

「什麼事?」

「妳和白季祁很好嗎?」哇嗚,我在說什麼笨話……但范璟愚蠢的腦袋也只能這樣開口。

「嘻……」

「怎、怎麼了嗎?」

吳曉安笑了出聲。范璟此時才發覺,這個女孩與他想像中的有那麼點不同。

「看起來是那樣嗎?我跟他有很要好?」

 

「因為妳好像很清楚他的狀況啊。不對,阿空也知道……等等,那我不是什麼都不知道……」范璟腦子開始糾結,亂成一團了啦。

 

「哈哈……」

「而且妳還直呼他的名字……妳們有那麼好喔?」如果是出自別人的口中可能是忌妒,但范璟只是單純的詢問。

「咦,沒關係啊,你也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啊。你們不是從小一起長大?」吳曉安張大眼睛,眨阿眨的。「你那麼叫他,他會很高興的。」

「直呼白季祁的名字?別鬧了……好噁……」想到就快吐了。

 

「范璟同學,你真可愛。」

吳曉安這麼一說,范璟就感覺耳根發熱。

但是經過連接大樓與大樓之間的走廊橋時,少女的視線被灰濛濛的雨珠與中庭花園吸引住了,腳步暫緩了。「班長……我能問妳嗎?妳到底怎麼跟白季祁熟的啊?」

 

「這個嘛,以後會知道的啊。」吳曉安露出燦爛的微笑。

 

 

吳曉安的笑容簡直是天使!跟那個姓白的天差地遠--雖然那句話聽起來怪怪的……

 

吳曉安不愧身為班長,動作俐落的處理白季祁的事完全不拖泥帶水,不過這種狀況好像很常發生似的,因為她才說兩句導師點點頭抓起鑰匙說要開車送白季祁回去,還有附帶范璟這個拖油瓶。竟然她一句話就讓他請公假,這吳曉安到底何方神聖?

坐著導師的車,白季祁軟綿綿的掛在他的身上,范璟心情複雜。像這種一方的頭抵著對方肩膀睡著的場景只有電影裡才看得見,而且對象通常是女孩子。現實卻變成男的……

白季祁的髮絲搔的范璟頸間麻麻癢癢的,不論頭髮或是睫毛都是枯葉般淺淡的色彩,范璟一邊盯著白季祁的手指一邊想著,這傢伙的手指竟然比自己的還要長。「你也要小心點別被傳染了。」被學生稱為呆哥的班導師,從後照鏡看見范璟的動作好意提醒道,嚇的范璟深吸口氣趕緊抽回手,他倒是沒想到被傳染這件事,畢竟中午才接……過吻嘛。

「雖然應該是過度勞累啦,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不過你還是小心點比較好,要不明天換你請假可怎麼辦哪,哈哈。」

 

「喔……」這時候天然呆到底是不是好事啊?范璟唇角抽搐。如果范璟是一等呆,那老師就是二等呆。

 

以范璟的體力要架起白季祁不是難事,呆哥目送他們直到范璟掏出白季祁家的鑰匙(最驚駭的是那鑰匙是吳曉安給他的),搖下車窗喊了一聲--

「啊,范璟那就拜託你了喔。」

照理說這時候應該回答「好」、「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但范璟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斜過身子對導師點點頭,然後才聽見車子離去的聲音。

 

「呼……」

 

打開了白季祁家的門,范璟真想立即逃走,但是來了都來了還能怎樣?丟下病人逃跑才不是他的作風,這筆帳等白季祁病好了再來算,正所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踏進那間令他痛恨的房間,范璟把白季祁丟到床上,看著床上那個神智不清的傢伙……好了,現在怎麼辦?

「啊,剛剛忘了叫老師帶他去看醫生了,算了,現在這樣也沒辦法做什麼。如果有醒的話,晚一點再去好了。」

首先,還是需要溫度計吧……

溫度計、溫度計……

有一個很大的重點就是,他根本不知道溫度計放在哪裡,翻了白季祁兩三個櫃子范璟才想到。乾脆回家拿好了,范璟望向對面自家窗戶。他第一次覺得住這麼近感倒很感謝。

總之先安頓好病人再說……

手忙腳亂把白季祁癱上床上的身體擺正,然後替他蓋上被子,這種舉動就像媽媽對小孩子做的事。范璟把手覆上白季祁的額頭。「真的好燙。」他覺得有點心虛,沒想到自己竟然神經大條到連對方發燒都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昨天中午?昨天下午?還是……這時候充滿熱度的東西抓住范璟的手指,范璟嚇了一大跳。

「呃……」

白季祁微微睜開眼睛,眼角濕潤,他先看了天花板一眼然後將視線移向范璟。范璟全身僵住屏住呼吸,白季祁也沒說話只發出鼻音,大概是神智不清吧。昨天抱著自己就睡著了也是這樣吧,天知道他光是睜開眼睛就花了多大的力氣。

 

「阿……璟……?」

 

好像還看的出眼前是誰。

白季祁抓住范璟的手指,雖然已經失去力氣,但看的出來他很堅持。范璟也不知他在堅持些什麼,但這麼被握住的范璟心底卻覺得難以言喻,指尖很熱。

 

「嗯,是我。」

說什麼白癡話……難道沒有別的好說嗎?很想吐嘈,但是面對病人范璟還是算了。聽到了應答,白季祁滿足的露出微笑,又閉上眼睛。「那就好……」

 

「不要走……」

夾帶哭腔的聲音。

「阿璟……」

「……」

 

「你……」

「你燒糊塗了吧!是病人就快點睡!不要在那邊說鬼話。」范璟忍不住喃喃自語。他沒發燒都覺得耳根熱了,不要走是什麼意思?當他是白季祁的老媽還是女朋友啊?原本想大聲斥喝他的,但看見白季祁眼角沁出的淚光,范璟卻怎麼也說不出口。你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思說這種話?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啦。」

 

是不是……只是想要有人陪你……?

如果真想要人陪,那樣的傢伙隨便學校裡撿來就一堆,甚至自家那個花癡小妹一聲號召絕對義不容辭跳窗過來的吧。絕對輪不到我的啊……

我們只是從小一起長大,中間遺失了很大的部分。

 

和平共處的部分。

 

這棟屋子的格局一點也沒變,范璟努力翻出兒時記憶,當時他們總是在這屋子裡玩耍,整間幾乎都摸透了跑到廚房還被白媽媽罵,不知道東西擺放的位置有沒有變。范璟走出白季祁的房間,數年來不變的走廊,牆上的複製畫已經被拿下來了,范璟一面看著走廊上的櫃子,往年白媽媽喜歡可愛的小飾品都不見了,現在突兀的擺了菸灰缸和打火機、半包七星,還有一大疊的名片。

菸灰缸……?

 

「白季祁抽菸嗎……」范璟狐疑,他是沒在他身上聞到菸味啦,他爸爸的?但聽說白季祁的爸爸已經離家很久了,范璟也沒有見過他的記憶。

撇開這個疑慮,他走進廚房,探勘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用的,喔喔、還有有米,基本的調味料也有。

當然,他掠過了那一大箱泡麵,病人怎麼能吃這種東西。

先倒杯溫水給白季祁,病人應該很需要補充水分。

請他來照顧那傢伙真是個錯誤,他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這麼想著,范璟盯著大同電鍋發呆。過了許久,他終於打電話回家給老媽。

 

「稀飯?阿學校烹飪課怎麼會做那種東西,老師沒教嗎?」「不是啦,不是烹飪課啦!」

「那是怎樣,你怎麼心血來潮問我怎麼煮稀飯……」

「老媽,拜託我很急要用到,你告訴我病人要吃什麼比較好……」

在一陣雞同鴨講後,總算從老媽口中套出水要多少米怎麼量,白粥放薑絲魚片下去煮,還有要多補充維他命C,喝點檸檬汁也不錯……

這種時候哪來的魚片啊,范璟看著空空如也的冰箱想著,還好冷凍庫裡還有半包吻仔魚,這個也可以吧。

范璟一邊擠著檸檬,突然覺得,這是他人生最不可思議的兩天。他現在正站在天敵的廚房穿著圍裙做飯。

「……」不,還是不要想那麼多好了,要不他會忍不住暴走。

 

過了一個小時,范璟手忙腳亂的差不多,他端著碗踏進白季祁房裡,看見那人已經醒了,白季祁坐起身盯著前方發呆。正好,省了他把他打醒的步驟,「叩」的一聲把碗放在拖至床邊的矮桌上,附加一杯蜂蜜檸檬汁。碗裡是煮的亂七八糟的稀飯,水加太多、薑切的太粗,整個稀的跟水一樣。「快吃。」

 

「你還在啊……」

白季祁沒直接回應范璟的話,而是藏不住笑意的笑了出來。

「你在挖苦我嗎……剛剛是誰求我不要走的?要不我真的走了。」范璟擰起眉頭,脹紅了臉。

 

「不是,別走。」

白季祁拉住范璟的手,他的高溫還未褪去,體溫熱的嚇人。「……」

「我是說真的……留下來……」他的眼神渴求。

不是的,范璟你別被騙了。那只是因為生病所以眼睛有點霧氣。

「白季祁,你很噁心耶。趕快吃一吃燒退一退,我要回家了。」范璟指了指桌上的碗。

「那我可能不會退燒了。」

「……說什麼夢話,你……」

 

「是真的……咳咳!」白季祁掩著口嗆出聲,這讓范璟嚇了一跳,趕緊抽了旁邊幾張紙巾端起杯子。

「怎麼了……喝點水……」

看見范璟慌張的樣子讓白季祁的心情好一點,范璟發現了他唇角的微笑,決定離他遠一點。

這傢伙……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真是一點都不能大意。

范璟一直退到桌子的後面,也就是窗邊。他只要爬上窗戶就外跳就可以回家。

「為什麼?也未免太遠了吧……」

「快點吃啦!雖然煮的很爛,不吃不會好。」

如此虛弱的咆哮還附帶臉紅,白季祁覺得范璟好像窩在牆邊炸毛的貓。

粥很燙。

白季祁拿起湯匙舀了幾口,露出微笑說「好吃」。

范璟不知他說的是真是假,反正白季祁吃了一點點就體力不支的回去睡了,他說他頭暈目眩。

畢竟勉強一個病人是途勞無功的,范璟也就隨他了。走到他的身邊,幫他把被子蓋好。看了看時間,不知不覺已經下午四點,室內沒有任何聲響,白季祁睡覺不會打鼾、也沒有音樂,外頭偶有鳥鳴,但更多的是卡車呼嘯而過的聲音。外頭車子經過時會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空氣悄然流動。

向晚的風有些許涼爽,室內逐漸暗了下來。

明明沒有做什麼,但是范璟覺得好累,靠在床邊跟著白季祁闔上了眼睛。

 

不知睡了多久,范璟姿勢不佳又差點落枕,睡得很不舒服,范璟睜眼猛然驚醒,室內已經是一片黑暗。他的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條毛毯,從門縫照射進一道白色的光。現在是幾點了啊……?

門是開著的。

「……?」范璟起身毯子落到地上發出輕輕的「啪沙」聲,外頭白光照射到床鋪,床上的人已經不見了,細碎的聲音從外頭傳來。那種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是骨董收音機的聲響,很吵雜……范璟推開門後走出去,聲音逐漸變得清晰。吵什麼啊……?

 

 

「白季……」

「碰叩!」范璟話還沒說完,才剛踏出客廳一個煙灰缸從他腳邊滾過去。

「……」

范璟的臉瞬間白掉了,菸灰缸當然不會自己滾過來。

「等等!」玄關傳來嘶吼的聲音。

范璟看見白季祁往門外衝的身影,好像在追什麼人。然後門一瞬間「碰」的闔上,范璟看見跪在玄關的白季祁,趕緊衝過去扶住他。擰起雙眉,范璟從未看過他那麼可怕的表情。

「哈呼……哈……」而且喘得很厲害啊……他的燒還沒退啊!

「白季祁,怎麼了啊?那是誰?」

「……」

「季祁、范璟同學?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啊?」白季祁還未回話,門又一聲的被打開了。

范璟抬頭一看,瞬間愣住。

 

「班……班長?」

雖然穿著和在學校完全不同,但那是吳曉安沒錯,范璟是不會認錯的。那張臉……戴了厚重鏡片,長長垂下的劉海遮蔽了她的清秀,看上去年長了幾歲。在寬大條紋襯衫裡穿著的是藍色小可愛,底下搭了長裙和夾腳拖。如此居家的裝扮,范璟可是第一次看到。

 

「哎、剛剛那個人是伯父嗎?好像擦身而過……」

 

「伯父?」

「就是季祁的爸爸啊。」吳曉安一臉理所當然。

 

「哎——!」

「那傢伙……把錢拿走了……」白季祁斷斷續續的說。把錢拿走?聽起來很複雜的樣子,范璟想。

 

「這樣啊。燒成這樣,剛剛又生氣了吧?季祁下午沒有去醫院嗎?」吳曉安蹲下身,手中的塑膠袋碰到地面發出叩隆聲響,她伸出手輕撫白季祁的額頭,卻被一掌拍了回來。

 

「啪!」

「……真兇啊。還是不給人摸。」吳曉安撫著自己發紅的手背。表情卻沒有生氣。「班長……?」

「先進來吧,站在這裡不好講話啊。」

 

吳曉安在玄關脫掉粉紅色脫鞋,熟練打開了客廳的燈,方才因為室內幽暗沒看清楚,一開了燈還以為遭了小偷。……整個亂七八糟的。

 

「這、這是……」

「一言難盡。要解釋要花點時間。」

 

吳曉安的性格好像跟學校不太一樣,那張溫柔的臉此時卻有些靜肅。范璟小心的把白季祁移動到沙發上,她從櫃子裡拿出耳溫槍,又幫白季祁量了一次。「啊,不好都燒到了四十度了。」

 

 

「四十度……?在學校的時候不是才三十八嗎……?」范璟撐起癱軟無力那人的身體。不行,雖然腦子一片混亂,但是現在這裡可是有病患啊!

「白季祁……」

「班長,我先帶他去看醫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