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

「嗶嗶嗶嗶……!」

清晨的空氣冷冽的沁入鼻腔,天邊散出了淺色光芒,暈染天際,視野逐漸明亮了起來,從天空的某個方位開始泛白。外頭的光將室內一部分染亮了,狹小的房間呈現了幽暗的氣氛——嗯……早上了嗎?

「嗯……好吵……」鬧鐘……?我的鬧鐘是這種聲音嗎?伸手想要把鬧鐘按掉,但是卻摸不到床頭櫃。

范璟疑惑的睜開了眼睛,但第一眼,看見的是。

白季祁近在咫尺的放大的臉。

 

「哇啊啊啊……!」

 

范璟反射一把往對方的臉給巴下去——見鬼了!「嗚噗!好痛!」

 

「我竟然睡著了?天哪!」

被男人抱著還睡得著?范璟你到底有沒有節操啊?床頭的鬧鐘指向了五點三十分,天才剛亮起來,他看著撐起身體一手摀著面頰的白季祁,對方好像還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嗯?阿璟?……這是夜襲嗎?」

「不是!你誤會了!我絕對不是故意爬窗戶到這裡跑來跟你睡的!絕對不是!」

「那你幹嘛抓著被子……」還一臉被強暴的樣子。

 

「不是的!」范璟氣急敗壞的跳起來,伸出發出喀啦喀啦聲音的左手:「我是要你解開這個啦!快點把鑰匙給我!」「還有把橡皮擦還我!」

「……橡皮擦?」

「……」

 

「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你是想讓我把手銬拿下來沒錯吧?」白季祁搔搔頭髮,一起床就看到熟悉的面孔,真是熱鬧的早晨吧。

 

「那你要拿出誠意來求我才行啊。」

 

 

「啊?誠意?」

 

「像這樣子半夜闖跑進來夜襲別人,你以為我會說『喔,好喔,我知道了』就幫你開嗎?」

「……呃……」

范璟語塞,但他也忘了某個傢伙把進入自家的客人銬在床頭上還想玩十八禁的遊戲。

 

「那、那你想要我怎樣……」

 

「真心想開?」

「那當然啦。你想這樣我要怎麼去學校……一定會被認為是變態的啊……」

 

「真的想開的話……」白季祁慵懶的露出微笑,不知為何那表情讓范璟心跳漏了一拍,他身上的襯衫只釦了兩顆,美好形狀的鎖骨露了出來,大概是還沒完全醒,一邊說著一邊打著哈欠。「那得聽我的啊。昨天的提議,如何?」

 

「呃……」范璟的臉一陣青一陣紅又一陣白的,現在該逃還是不逃?

但是他逃走了手上的手銬就拿不下來啦。

他不要翹課去找鎖匠啊!

更何況……他都已經自願爬進這個房間,對面可是隻活生生的野狼!

 

「我說過了嘛那個清單你要自願才行啊,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沒辦法繼續下去了。你手上的手銬也拿不下來了……」

 

「你這……奸商、這明明犯規!」

 

「如果商人不奸的話怎麼賺得到錢?阿璟,現在是五點四十五分,你不想在七點以前都拿不到鑰匙的話,就照我話做比較好,我們時間不多喔。」

 

「……」

「好嘛,快點,又不會少你一塊肉。」

白季祁閃亮亮的眼神讓范璟真很想再往他臉上巴一次。

 

「不會很難,而且很快就結束了。」

 

「阿璟,你坐到床上去。坐在我對面,靠牆也沒關係。」

 

「……」

「我已經照做了然後呢?」

 

「把褲子脫下來。」

 

 

「你想幹嘛?」

「快點,時間有限。我不會碰你的,放心好了。」

范璟壓抑著內心不好的預感,伸手放在褲頭,半遲疑的把褲子拉了下來,被人注視著一舉一動,棉褲摩擦腿部讓人感覺不適。

「……」

「內褲也要。」

「……」

「然後把腿打開。」

 

「什麼?」竟然雲淡風輕的說這種話——「你你是妓院的老鴇嗎?你真的是高中生嗎?這種話怎麼說的出口!」

 

「打開嘛。」

「不要用那種撒嬌的語氣說,你以為你很可愛嗎?」

 

「所以要不要打開?」

「……」范璟緊咬下唇,不知如何擺放的大腿緩慢敞開。「再開點。」

 

「你意見很多耶!」宛若壯士斷腕的氣魄,范璟一口氣把腿開到最大,可比擬女優的M字開腿。「這樣滿意了吧!」被看著的感覺火辣辣從光裸的腳指爬上,白季祁的眼神像要舔遍他全身似的,一直看到最裡面去……

大概他沒發現自己全身已經開始泛紅了,僅僅是被看著而已。

 

「你把這個在全身都抹上。」白季祁順手把像洗面乳那樣的軟管包裝丟到范璟面前,語氣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那樣自然。「抹……?」那東西擠在手上是透明的,接觸到自己肌膚時范璟瞇起眼睛「好冰!」。

「這什麼……」

 

WA水性潤滑液,無毒天然無色素安全可靠,德國廠牌,含纖維素、安息香酸、山梨酸、檸檬酸……等等天然成分,因為是水性所以很好洗。」

「不過它有點貴……」

 

「馬的,嫌貴可以不要買啊!」

 

「這是記錄嘛,我要請你示範兼體驗一下這些東西的用途啊,阿璟。」「抹好了嗎?」范璟咬緊下唇,他現在全身都濕亮亮的、還黏黏的,感覺好……

沒等范璟反應過來,白季祁不知從哪拎出一串粉紅色的東西。

 

「用這個。」

范璟看清那是什麼後,一瞬間喪失了語言能力。

 

「X#$W%^R^%R^%……!」

那是……跳、跳蛋啊!是男人都知道那是什麼!

「這可是號稱七段變速,擁有小巧可愛的外型,蓄電力長達八小時,在私立明文學院賣到缺貨的好東西耶。」

 

「私立明文學院,那不是女校嗎……」范璟腦中閃過朱紅色的百褶裙和黑色背心,天哪,幻滅。

「在我們班上也……」

純潔無垢的白色天使們……此時在范璟的腦袋裡面出現了某人。她該不會也是……

 

「夠了,我不想聽……!嗯……」

「這很小,很舒服的啦,外服內用隨便你。」范璟傻眼看著白季祁在昨天那個表單板寫了一些不知什麼。

「我……」

外服內用是什麼意思……范璟的臉已經紅到可以煮開水了。

「我怎麼會知道怎麼用!」

他還是處男啊!而且一般男性也不會想把這種東西用在身上吧!

 

「那這樣吧,我控制開關你只要把這東西放在自己身上,如何?很簡單吧。」

白季祁給了個建議。

癡呆如范璟……鬼才會答應這種事……但范璟就是單蠢又癡呆。

 

「放在……身上……?」

「嗯,你只要告訴我你的感覺就好了。」

「你先放在沒有抹潤滑液的地方吧。」范璟把跳蛋放在了手臂,那粉紅色的小東西開始震動。范璟有些被嚇到,但是他並沒有說出來。

「什麼感覺?」

 

「嗯,就麻麻的啊。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嗯。」白季祁又在紙上寫了些東西。

「你到底寫了些什麼啊……」

 

「不要在意,你繼續。」「再來是脖子。」

 

「嗯……」

 

「怪怪的啊……」范璟的聲音有點顫抖,放在手上沒什麼感覺,但移到頸間感覺卻完全不同,是難以言喻的異樣感。皮肉的厚度果然有差嗎?

「慢慢往下移。」

那小東西移到胸膛時,范璟打了個哆嗦,異樣感越來越大。

 

「放在乳頭附近。」一移到乳尖時,范璟倒抽一口氣,差點叫了出聲。

「如何?即使是男人,那裡還是很有感覺的喔。」

 

「你……嗚……」

把震動中的跳蛋壓在乳頭,不知不覺開始喘息了。房間開始變得很躁熱,范璟無法忍受這種羞恥感,抗拒的瞇起雙眼,但一閉上腦中就浮現出自己敞開雙腿,在白季祁面前玩弄自己的樣子。

 

「范璟,睜開眼睛,看我。」

 

眼眶開始凝聚水光,呼吸越來越沉重。白季祁俊美的臉蛋洋溢優雅好看的微笑,看似冷淡的眼睛裡頭卻好似有火焰在燃燒。

照理說,這真是變態的不得了,變態到覺得噁心、甚至想吐……但是玩具碰過的地方卻開始搔癢起來,那種感覺是從體內開始,逐漸漫延到全身,白季祁那雙直射自己的雙眸,就像要把自己吃掉一樣。「把跳蛋往下移……」

腦子已經熱到變成糨糊的范璟,想都沒想就把那小東西移到重要部位上。

「呀啊啊……!」

 

 

 

 

 

 

當范璟回到家時,家裡的人正好在用早餐。

范璟臉色蒼白的從二樓緩步下樓,一臉憔悴,強烈的低氣壓讓范媽媽和范薇薇嚇了一大跳。「阿你是中邪喔?怎麼那麼晚?」

 

「沒啦……睡過頭……」

 

媽媽妳的兒子剛剛被人徹底玩弄了啊……這種心酸要怎麼說?

根本沒發現自己的小兄弟已經勃起,因為跳蛋強烈的震盪,才一碰到他就射了!白季祁還笑了出聲,一句「早洩喔」就讓范璟從高潮打入十八層地獄。

 

「……我才不是早洩!」讓范璟又羞又怒的回吼道,這句話嚴重侮辱了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哪!

因為射的亂七八糟的,還在白季祁家多洗了一次澡。天哪……他雖然內心波濤洶湧,但沒有什麼時間讓他激動了,因為緊接著就要上學,如果翹課他會被范媽媽和范薇薇給唸到死的——

其實早餐沒什麼,兩片土司或饅頭夾蔥花蛋,然後一杯豆漿或牛奶。范薇薇正把切邊土司抹上奶油和草莓果醬,然後一杯無糖紅茶。范璟一直很懷疑吃這樣怎麼會飽。

 

「哥,你昨天很早就睡還睡過頭?我昨天敲你門你都不回我。你昨天下午到底去哪啊?」范薇薇睜著水亮亮的大眼睛問,班上的人都說他妹是正妹,但范璟覺得她只是個普通的恰查某。

「嗯……去……」

范璟躊躇著,不知該怎麼講……這女人真的超愛追根究底的……范璟不動聲色的揉了揉留下鋼印的左手,紅紅的一圈一圈,這死白季祁……

「去?去哪?找女朋友?」范薇薇瞇起眼睛,就算騙得過別人也騙不過我。笨老哥的表情擺明有鬼。

「屁啦,誰找女朋友……!」

「啊?阿璟有女朋友?」老媽妳不要來插一腳啊!

「要不你怎麼不敢說……你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范璟看見坐在對面的女孩用口型這麼說著。

 

「妳很煩,沒有就是沒有!我去隔壁找白季祁啦,老師要我拿講義過去給他。」完全藏不住心裡話的范璟,很惱怒的拍桌站起,一股作氣全部說了。

 

『「白季祁?」』

 

「呃?」怎麼……?范璟彷彿看見親母妹眼睛閃爍亮光,范璟覺得背後有惡寒。「季祁哥真的很帥……」范薇薇聲音突然變小了,一臉嬌羞樣,做作的超噁啊。

「薇薇妳是在韓劇什麼……」范璟翻了翻白眼。「那叫帥?」

 

「老哥你瞎了眼我從小就知道了。」

「哎呦,季祁真的是長得一表人才,阿璟你今天晚上叫季祁來家裡吃飯吧!媽媽也好久沒看到他了啊。」

還以為老媽終於要出來說句公道話,結果卻宣布了讓范璟晴天霹靂的訊息。「媽!」

但重點是後面那句……「見外什麼,你從小跟季祁就玩在一起的啊!尤其是阿璟從小就很喜歡追在人家後面跑……」噗--聽到這句范璟瞬間就把口中的豆漿給噴出來。

 

「呀啊!哥你好髒!」

 

 

「咳……咳咳……媽妳在說什麼啊!」范璟狼狽的抽了幾張紙巾隨便擦擦,剛剛好像做了雲霄飛車一樣驚魂未定。「誰從小就追在他的後面跑?」

「真的啊,唉呦你都不記得了……?」

「你小時候一天見不到季祁就開始鬧呢,記得每次季祁感冒請假你都好傷心,還一直吵著要我們帶你去找他,但因為怕傳染所以我和白媽媽都不讓你過去……」

「有這種事?」

「你忘記了嗎?真懷念啊……那時候的季祁好可愛……」

「好了,停!不要再說下去了……不對,也不能再說下去了,范薇薇、快要遲到了!」喝止了媽媽的「白季祁回顧史」,范璟口咬著麵包和范薇薇一前一後衝出家門。

 

 

 

學校的一天就是從快遲到開始。

范璟的學校不算嚴謹(可能是郊區的緣故),衣服紮不紮無所謂,襪子白的、黑的沒人抓,男生頭髮不用剪、女生頭髮可以燙。而書包不要有太過分的塗鴉都沒關係。很多人調侃因為是放牛學校才這樣,事實上縣立敬宇高中只是因為座落的地方偏僻了點,班級數、人口少了一點,和森林學校沒兩樣的放任制度也促成學生的個性自由。但本校正努力的轉型為升學學校,從去年換了教務主任開始,突如其來的的制度讓學生和家長們吃不消。「一切才剛起步,讓我們一起成長、茁壯,為校爭光!」長的像螳螂的女教務主任在朝會這麼宣布著,氣氛激昂的好像當兵的軍訓,旁邊的主任教官點頭如搗蒜,看來他們已經積壓很久了。敬宇高中學生男女比例是七比三,體育社團一面倒,絕對的陽盛陰衰,女生在校內是寶貝,尤其像是吳曉安那種類型的美人,簡直是天上下凡的天使(范璟如是說)。

范璟妹妹讀的是私立女子中學的音樂班,不過管她是拉小提琴還是彈鋼琴,范薇薇都是一個標準的恰查某。

唉,真不想進去……

到了教室門口,范璟腦中突如其然出現了這個念頭,可是他又不是幼稚園哭鬧的小孩,如果真的做了就太蠢了。深吸一口氣拉開教室門,一如往常喧雜,都已經四十分了班上人數還是只有一半。他第一眼瞄到最後一排倒數第二個靠窗位置,白季祁……還好,還沒來。

 

原本緊張到都要流手汗了,范璟原本緊繃的情緒頓時鬆懈下來。正當這麼想的時候,一隻手拍上了范璟的肩膀。「早。」

「哇啊啊……!」

「……」范璟整個人嚇到跳了起來差點轉過身給對方一個迴旋梯,班上的人轉過來看他們,身後的那人把手收回去,就是白季祁。「我沒那麼可怕吧。」白季祁的語調輕輕柔柔的,一臉感嘆。

「你……」就是你才可怕!

 

「阿璟,你還好吧?看到鬼喔?」阿空從白季祁後面探出頭來。「要不是你太慢了,要不這些試卷我怎麼一個人搬?好在季祁幫我。」倆人手上還真的好幾疊試卷,阿空和白季祁順勢走了進門,把試卷放到教師桌上。因為不用升旗的日子,現在全改成考試。

 

「……」范璟放下書包,一面警戒,一邊惡狠狠瞪著對面那個佯裝「什麼都沒發生」的傢伙。好厚的臉皮,做了那些事還可以這樣泰然自若的說話,這傢伙不是省油的燈啊。

「原本是想請啊,但是後來決定下週再請好了。」

「所以今天不用開店?」阿空插嘴道。

「嗯,沒關係。因為太累了。」

白季祁撥著頭髮微笑的神情煞死了一票女生,范璟聽見了背後窸窸窣窣的聲音,不耐的擰起眉。

 

「也是,能多休息就多休息啦,補充維他命C,要不你那張好看的臉遲早會長皺紋。」

阿空認真的說道,讓范璟很想吐槽他……張維空你是他老媽嗎?

 

「才不會呢。」

「對了,阿璟你不是把片子帶回家了嗎?你有沒有帶來?」阿空突然轉變了語氣,那種說話方式猥褻的像糟老頭,只差沒有「嘿嘿」的笑,阿空這麼一說旁邊的男同學們像是心電感應一樣也圍了過來。

「……呃……」我看來還是趕快把片子給交出去好了,這些人根本是狼啊!

「啪啪!」

「各位同學,老師說他們臨時有會議,可能會弄到第一堂課,所以我現在發練習卷下去……」班長吳曉安從外頭走進來擊掌要大家安靜,同學們紛紛坐下來。

 

「范璟,中午時再找你拿。」阿空拍拍范璟的肩膀。

「喔。」

范璟才沒空理阿空,他的視線已經在吳曉安的身上,這女孩怎麼連發個考卷都這麼美呢。

「阿璟。」白季祁的聲音從耳側飄過,范璟收回盯著吳曉安的視線,因為那個聲音而渾身僵硬,白季祁就在他的身後。「中午,來別棟三樓的理科教室。」

「!」有了前車之鑒范璟現在可是緊繃的很,他轉頭怒瞪白季祁。「幹嘛啊,早上還不夠嗎?還想繼續?」

 

「我還沒試完啊。做人要有始有終。」

 

白季祁一邊微笑一邊手裡抓了個東西就塞進了范璟的口袋。范璟壓住了他的手,摸到了那圓圓硬硬的東西。這傢伙竟然把跳蛋帶來學校!「等一下、你幹嘛啊……這裡是教室!」

雖然很激動但范璟已經壓低了聲音,白季祁的氣噴在范璟耳邊,輕輕柔柔,卻讓他雞皮疙瘩從背脊爬了上來。

「早上的玩具,借放一下嘛。別拿出來喔,會被發現的。」

「你也證明你不是早洩吧……」

 

「我不……!」

 

白季祁拍拍范璟的肩膀。「那就麻煩你了,阿璟。」

白季祁——你到底想在學校幹嘛啊啊啊!

 

「好了,大家回座位。」班長吳曉安的聲音響起,白季祁比了個掰的手勢,范璟嘖了一聲回座。「我要開始發今天評量。」

「下雨了。」當大家坐定位後窗外開始飄下雨絲,又是一陣喧鬧,透明玻璃上沾染了水珠。「呀、討厭……」「沒帶傘呢。」

 

「同學,請安靜。」吳曉安柔聲斥喝。

 

白季祁看著窗外逐漸擴大的雨勢,練習卷攤在桌上卻遲遲不動筆。從他的視角可以看見有四十年歷史的校門口,今年春天才在警衛室旁種下一株成樹木棉,等到結果飄散棉絮之時要等到五月份。

確認考卷全部傳完,吳曉安走回自己的座位,她眼睛直視前方但餘光卻飄到了白季祁的身上。她的座位就在白季祁的前面。

吳曉安動作優雅的拉開椅子,用手按著自己的百褶裙,背對著注視著窗外的男孩,一切是這麼自然。

她微啟朱唇,將背往後壓,用了只讓兩人聽得見的音量說。「哪……你到底想做什麼呢?」

 

白季祁沒有答話。

 

 

 

中午休息時間,范璟被圍過來的整群男同學給嚇到了,幾個男人擠在一起真是有夠噁心。「喂,范璟趕快把片子拿出來。」「再催,我就把片子凹兩半。」「啊啊……不要這樣嘛,范璟大爺……」嘖,這群精蟲衝腦的傢伙。「啊啊,我的!」「不、那片是我的!」

范璟不屑的把片子丟在桌上,一群人像餓狼一樣為了幾個步兵片搶成一團--

「呀,你們男生好噁心!」

「死八婆,說什麼呢,妳們才不懂……」

「咦……」

范璟看著眼前盛況,手抓著便當往後退。太恐怖了,這群傢伙!

「范璟?」

往後退就撞到那個陰魂不散的傢伙,肩膀上多了一雙白皙手指。「嘖……」很衰!

「阿璟。」

 

「!」

「已經中午喔……你已經準……」

顧不得什麼了,范璟衝過去摀住白季祁的嘴「閉嘴啊啊!」。見到范璟主動接觸白季祁感到很高興,他握住了范璟的手,范璟因為接觸的溫度而感到錯愕,他才發現自己竟然靠白季祁這麼近。「我們先去吃飯吧。」

 

「阿璟?」張維空看見有人和范璟站在一起,後來發現是白季祁。白季祁對著不遠處的張維空打了招呼。「阿空,阿璟借我一下啊。」

「?嗯、喔,你隨意。」

 

隨意什麼啊!張維空你就這樣把你朋友給賣了嗎!「等等、阿空!嗚嗚嗚嗚……」在行人的目送下被拖走。

 

 

「……」

好像又被擺了一道,范璟無奈想著,為什麼會一直被這人給牽著鼻子走。

白季祁已經準備好了三明治和涼麵,校內大家都是預先去實習商店買好準備中午吃。「阿璟,你不碰便當嗎?」白季祁咬了一口雞蛋沙拉三明治,指了指范璟手中的餐盒,從剛剛到現在連橡皮筋都還沒拆下來。

「我……不餓。」

范璟坐得遠遠的,死命盯著對方動作。這裡是偏遠的理科教室,平常很少用到,因為太少用了所以還被拿去當社團的書法教室。附近一個人都沒有,他幹嘛不逃跑呢……

他現在的表情活脫像被霸凌的小孩,兇神惡煞的瞪視著白季祁。

「你現在不吃下午會餓的喔。」

「無所謂。」雖然這樣說著但肚子卻發出了咕嚕嚕的聲音……啊啊,該死的!

「呵……」白季祁喝了口檸檬綠茶,清清口中味道。他也遞給了范璟一罐,范璟才知道原來他帶兩罐不是自己要喝的。

 

「你吃吧,在你吃飽之前我不會動手的啊。」

這句話真是吐槽滿點。

 

「喔……」

范璟戰戰兢兢的望著白季祁的動作,確定他沒有要靠過來,才開始下一步動作。「慢慢吃吧。」說著勾起唇角,毫無掩飾的柔情讓范璟看傻了眼。為什麼能笑的那麼……那種情緒是溫柔吧……

用了這種詞彙范璟真想揍自己一拳,但他找不到更好的解釋了。

然後是冗長的沉默。

像這樣子相鄰坐在教室裡吃便當,如果不認識的人看見了,應該會覺得兩人的感情很好吧。

「白季祁……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那種事呢?」

「哪種事?」

 

「你為什麼老是要爬我的窗戶,在我窗戶上貼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老是在我去便利商店時跟著買寶礦力,老是煩我啊……還有,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那種事啊……」

 

「你不說清楚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件事。」

 

「白季祁!真令人火大!我說的是早上那種事啊!」

 

「嗯……為什麼呢……」白季祁優雅簡潔的解決了手中的午餐,拿出紙巾擦嘴。范璟則是把便當盒給扔進了垃圾桶,回到位子上順手就拿起放在前面的綠茶喝了,反正不喝白不喝。

「啊?」

「不要說自己都不明白就這樣一直騷擾人啊!混蛋!」

 

「嗯……」

 

「可是我看你蠻享受的啊。」

看著白季祁站起身,范璟沒有反應過來,白季祁輕輕彎下了腰,影子落在了自己身上。唇邊覆上了粗糙的觸感,看清楚才發現對方手上拿的是面紙,白季祁輕輕替范璟拭去了留在嘴角的飯粒。

「……!」

「像小孩子一樣。」

 

「不用你管。」范璟把白季祁的手給別開,但臉已經整個紅透。

 

……如果真的討厭的話,你早就不理我了吧?所以,你不是真心討厭。」

 

「天哪,你這傢伙也太自大了吧——怎麼能得出這種結論!」

 

白季祁一手壓上桌子,另一隻手則是撫上了范璟的臉龐,這舉動將范璟整個給壟罩住。不要靠那麼近……范璟想那麼說,但卻因為錯愕而全身僵硬。

白季祁的鼻尖蹭著范璟的後耳,彷彿嗅聞他的味道,但范璟只覺得雞皮疙瘩。

「這樣說,太讓人傷心了。」

白季祁微微擰起眉,眼睛彷彿沾了層水霧,睫毛輕輕顫動著,好像發生了真的讓人很難過的事一樣,那種思緒說也說不清。

你家死了人嗎……?這讓范璟看呆了。

 

 

正當范璟呆滯的時候,白季祁的唇順勢覆了上去。

第一次是如同羽毛般輕柔的吻。

呆滯。

現在是什麼情況?

 

范璟只意識到了唇邊柔軟的觸感,他看見了白季祁淡色閃閃發亮的瞳眸,以及纖長的睫毛。「白……」

 

 

「安靜。」

范璟有點害怕的開口喚了對方,但還沒說完話語被吞沒了。「……!」

這是第二次。

還來不及掙扎,細緻的吻綿延不絕的襲來,一邊吻著一邊輕舔范璟的唇瓣,下意識緊閉的嘴巴最後還是被撬開了。

而舌頭深入口腔後,整個人都被掌控住,這、這這……親法不對勁吧?嘴唇被綿密的、情色的撫慰著,范璟肌膚散發熱度漲成了紅色,這吻冗長到范璟覺得吸不到空氣,有東西悶在肺腔,但更多的是被親吻的羞赧。

他渾身發軟到差點摔下去,但白季祁緊緊抓住了他的手臂,不知什麼時候白季祁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到底多久了啊,想挑戰世界記錄嗎?

這臭傢伙竟然還一直在親,是親不夠嗎……

 

「呼啊……」

 

好不容易呼吸到了新鮮空氣,白季祁終於放開了他(的嘴),范璟彷彿死裡逃生的大口喘氣,多餘的唾液沿著范璟的唇角溢下。但是對方卻直接往下吻上自己的頸子,將臉埋在范璟的頸窩,雙手還把環住了范璟的腰。

人的耐性是有極限的。

實在忍無可忍,不吭聲就被當病貓,范璟大聲的斥喝道--「白季祁給老子放開你的手!」

 

「……」

室內一片沉靜。

 

「蛤……?」

 

 

為什麼沒有聲音,范璟這麼思索著一邊低頭往下看,卻只看見白季祁特有軟綿綿棕色髮絲,然後,身上的那麼人發出了勻稱的呼吸聲。

這傢伙……竟然睡著了。

 

「……不會吧?」范璟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白季祁、很噁心耶,別裝睡了,你給我起來!」大吼道,但身上的那人根本就聽不見。

上一秒還像接吻狂一樣亂親人,下一秒卻睡著了?

范璟用手指去扳白季祁的頭,但是這傢伙卻像章魚一樣黏自己黏得死死的,尤其是環住腰的那雙手,力道大的嚇人,就像在海裡即將溺死抓住浮木那麼用力。嘗試了幾次,范璟還試著把白季祁的手指一根根撥開,但是對方的手很快又收闔回去。「呼……我放棄……」范璟可不想又重演半夜的戲碼。

 

「搞什麼鬼啊……」一下這樣,一下那樣這傢伙是有病是不是?

現在怎麼辦?罵他不醒,而再過十幾分鐘就要進入午休時間了,趁這個機會揍他嗎?那不是范璟的作風,在別人毫無防備的下手絕對是卑鄙小人。

梅雨季節滴答打在樹葉上,滴答、滴答……好像帶著節奏。能容納五十餘人寬闊的理科教室,此時卻只留下了兩人,因為沒開燈所以壟罩在陰影之中。只能聽見壓在胸前兩顆鼓動的心臟跳動聲,以及窗外清晰的落雨聲。

 

而白季祁緩慢而勻稱的呼吸著,絕對不是死了,埋在他頸間的溫度非常炙熱。「等等……好熱?」

而且他的體溫很熱,范璟昨天就發現了。那種高溫的熱度……感覺有那麼點,不自然?

該不會……

范璟把手覆上白季祁的頭,灼人的熱度,和略清晰的喘息……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發燒吧?

 

「哎哎哎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