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大人,您的臉色真差啊。」

「!」

穿著一身紫紗的女人,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麒麟後頭,麒麟驚訝的回身過去,他總是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女子無聲無息出現,自認神經敏銳的麒麟,卻總是無法感知到她。

麒麟踉蹌的往後退,因為訝異而更顯蒼白的臉。
「哎呀,我嚇到您了嗎?真是抱歉。」


「……羅蘭大人。」


「您不需要這麼怕我啊,您看到我好像看到鬼一樣呢。」

羅蘭並不帶歉意的微笑著,明明官位比麒麟低但她的氣燄高漲。羅蘭的一舉一動非常嬌媚,一頭烏黑長至腰部下的秀髮隨著身姿飄盪著,羅蘭是與天香齊名的宮中第一美女,同時也是禮樂部的首席歌姬。她的氣勢與一般平凡女子不同,美貌與氣勢也只有天香能與之抗衡——同時,她們都是花精。

羅蘭是紫羅蘭花的花精。


「您的臉色太蒼白了,想必很久沒休息了吧?真是辛苦您了。」


不知道她要說什麼……麒麟很少和羅蘭會面,也極少單獨攀談,大部分是與眾臣的晨會才有機會說到話。羅蘭出沒在殿中的時間甚至比螭吻還要難得。

「謝謝您的關心。現在正要回去了,羅蘭大人。」麒麟輕輕行禮,想從她旁邊溜走,但羅蘭卻緊逼了上來,麒麟立即往後退但後一尺就緊貼著牆面。

「別這麼生疏嘛,我很久沒見著您了。」
「羅……」

「我很好奇……我看您的心情不好呢?」


羅蘭歪頭,語調輕盈,鳳眼銳利。「我猜您剛從殿下那裡出來。」

「是的,我剛離開龍舉雲興閣。」麒麟說,面無表情。
「真巧,殿下召我過去呢,才剛忙完吧?那您怎麼那麼快就出來了……」麒麟正想解釋,羅蘭立即補了句。


「看來……您是被趕出來的?」
麒麟不自覺的擰起了眉。

「……」
「說對了嗎?」

全寫在臉上了。


羅蘭貼近麒麟,不擅與女人相處的麒麟整個僵住了,他像被釘在當場動彈不得。麒麟不自覺捏住了手心,羅蘭的花香帶著危險的味道,對五感敏銳的麒麟來說實在太濃郁。

但讓他屏住呼吸的不只如此。


「不我想不只是那樣的,殿下十分疼愛您,肯定是您自己識大體自行出來的吧。……麒麟大人真是溫柔呢,如此體貼殿下心意。」

「不是這樣的……沒有的事。」

「如果是我的話,總是不給對方台階下,難怪殿內一堆人討厭我了。」


「羅蘭大人……您……」麒麟想說些什麼卻不知從何開口,但羅蘭眼中的笑意始終沒停下,麟麟實在分不出然她究竟只是隨便說說還是想自我調侃。

「……」
紫色的雙眸倒映出對方的模樣,羅蘭拉開唇角,故意放慢聲調。

「真可憐哪,殿下儘管如此疼愛您……」


「卻始終不碰您,是吧……?」


羅蘭的一字一句清晰的直擊心臟。
麒麟覺得難以呼吸,他忍不住伸手摀住單耳,喘息漸漸加重。

「如果慾望一直無法抒發的話,是會發瘋的呦。」


羅蘭見了卻笑了出聲,察覺失態了用長長袖子半掩住口,望著麒麟反應勾起豔紅唇角。「抱歉,我只是好意提醒您罷了。」

「羅蘭大人。殿下召妳,妳就快過去吧。」麒麟壓低了聲音,冷冷的說。
連敬語都不想用了嗎?看來真是惹他生氣了。

「好吧,時候也不早了,下官先行告退了。請早點回去歇息。」羅蘭拉開紗裙,行了個禮。


「而我,會好好地服侍龍王大人的。」

麒麟咬牙,直直佇立在長廊上,被日光拖出好長背影。

 

 

 


柯傅文已經將龐大的書冊資料整齊疊好,雖然老是被調侃,但傅文不愧為麒麟副官做事簡潔又有效率。龍王望向坐在窗緣的女子,淡淡的香氣繚繞在龍舉雲興閣內,龍王的瞳眸映出女子精緻側影,羅蘭將深紫髮挽至一旁,裸露出白皙的後頸,順著露出的肩頭,整個人是這麼的纖媚,從窗外迎來的風使得紫紗微微飄盪。

科傅文一看見羅蘭進門,就識趣的匆促退下了。只要羅蘭一來,不管是誰都無法進入這個門。
傅文一退下屋內就恢復了寧靜,但與麒麟在的那種冷凝靜謐不同,女子散發出的氛圍是顯美中透著安詳。

說高傲羅蘭其實沒有天香高傲。
尤其她開始吟唱。

那天籟的嗓音誰也比不上。民間流傳著有魔力而能至人於死的海中女妖,她們美麗面貌,還有歌喉,迷惑了眾生,讓聽著那歌聲的人鳥獸陷入幻境一個個失足跌入海中。龍王想羅蘭就是那樣的存在吧。


「殿下。您招我來,不是只為了盯著我看吧。」

「那是因為妳太美了。」


「您騙人。您的思緒根本不在這啊。」

羅蘭笑著爬下窗,她自在的連鞋都沒穿,白皙光裸的腳掌直接踩在地面,她卻一點都不在意,龍王初期會因為羅蘭的舉動而感到驚訝,但後來就逐漸習慣了。女子像蛇一樣的攀上了龍王的肩頭,柔軟的彷若無骨,迎面而來是花的濃郁香氣。「但妳是這殿內屈指可數的美人,這是事實。」

「您這麼說太令人傷心了,一般來說這時候應該要說『妳是這殿內最美的人』才對吧。」

「妳到底想跟誰比啊,妳明知道就算是天香也沒有妳圓滑。」


「女人都想聽好聽話。」
「而且您這些日子很累吧,您找我來不就是為了舒展一下?」

「……」
如果大臣聽到羅蘭這種語調大概會皺起眉頭,身為樂師言行卻好比高級妓女。但龍王卻很愛她這點。拉開在身上游走的手,龍王順手將羅蘭擁入懷。

低頭見著羅蘭滿滿的笑意。眼睛都瞇起來了。

「我說羅蘭,妳笑成那樣是幹嘛?」心情這麼好,肯定有鬼。


「有嗎?」

「……」
「妳遇到了麒麟?」
「……」


「我說啊,妳該不會是又欺負他了吧?」龍王挑眉,羅蘭卻笑得更滿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