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還是去看看好了。


正午剛過,那眩目奪人的日光照得他睜不開眼睛,麒麟用手遮了太陽光,一邊盤算著。
靈魂已經出竅一半的麒麟還是踏入了龍舉雲興閣。

被卷宗和典籍給掩埋,頂著一頭亂髮心情爆炸差的龍王殿下。從紙堆中抬起頭望了望進門來的人,俊逸的臉上難得掛著黑眼圈。

「結束了嗎?」龍王問,他原本想如果進來的是別人他就要把他轟出去,但會不敲門直接踏進來的沒幾個人。


「嗯,我們那邊剛結束。現在各單位陸續放假去了。」

「什麼,真的假的?你們這些兔崽子有沒有良心哪?剩我在這邊受苦受難!」龍王沒形象的哀號。


「大家也忙了一個多月,算是很有良心了。啊,我順便帶了午膳。」

盤算了時間麒麟攔截了正準備出餐的女侍,表示自己會送過去。這倒是讓小花精們很開心,畢竟這幾天龍王的心情大起大落,誰也不想主動去招惹殿下。

麒麟將托盤擱在茶几上,涼爽的腐皮素麵和炭焙茶,甜點是龍眼羊羹。


這讓龍王心情大好,他餓昏了。「太好了,果然知我者麒麟啊。」

「您現在稱讚我也沒什麼好處。」我還要懷疑您是存著什麼心呢。

「嘖嘖,真沒樂趣。我這邊也差不多結束啦,剩下一點點,其它只要把這邊整理一下就好……」龍王斜眼看可稱作「山」的書堆,擺滿了整個案桌疊得高高的,好像一碰就會就會垮下來。
說要整理還不容易啊。

尤其龍王十分厭惡有書僮或隨侍在旁邊「監視」他的進度,老是把文官派給他的下人撤下趕走,等龍王埋頭再抬起後,前面的東西就堆得像山一樣了。「哎呀啊啊……我的手抬不起來……」
龍王鬆開了筆,讓筆桿在桌上滾了幾圈,墨跡也跟著灑了出來,麒麟看見了擰起了眉。成何體統呢?當然麒麟不是第一個這麼覺得的人哪,那些老官不知已經唸了殿下幾百次了。


「殿下。」


「您就別裝了,快點收拾收拾,把它結束掉。」

用冷冽的語氣這麼說著,但麒麟不知不覺已經站到了案桌身邊,伸手整理起散亂的文件。
龍王一邊看那人乾脆俐落的動作,不知不覺撐起下顎,望著麒麟的白皙手腕發愣。「……殿下!」
叩。

「你這傢伙竟然用卷宗敲我頭啊!」主人都不主人了!叫他龍王的地位往哪擺!

「我沒有很用力。」麒麟完全沒反省的意思,他臉上就寫著「誰叫你在發呆」。


「……給你幾分顏色就開起染房了嗎?」


龍王握住了麒麟的手腕,將他扯近身邊。麒麟那雙金眸毫無波瀾的盯著他,真是難得沒反抗。
龍王思索著是否順勢調侃下去。
麒麟的膚色非常白皙,偏藍的那種白,看起來毫無血色。青藍的脈絡顯得手腕異常脆弱,麒麟整個人夾帶了疲態,嘴唇微微泛紫。龍王有時覺得他就像人偶,稍不注意就會碎裂,甚至從裡面會流出藍色的血。

麒麟看起來就像快睡著了,瞳孔已經失去了焦距,但也沒有拒絕他。這種時候,更像……


「……你這傢伙想要撒嬌就說嘛。」龍王在心中悄然嘆了口氣。儘管語氣滑溜溜的。

被那種、如同馴鹿般澄澈,又如同藍綠色湖泊那般深不見底的眼神給盯著,你說我又該做何表示呢?
是人都會覺得很困擾吧?


「你打算就這麼一直看著,不說話嗎?麒麟。」

龍王另一手滑到麒麟的面前,麒麟直盯著他的手指,龍王的手指瘦長骨骼分明,那是一雙讓許多女人稱羨的手。

手指撫過面頰後輕輕勾起了他的下顎。視線被抬高了。


「還是想要我安慰你?嗯?」
「你簡直就像要糖吃的小孩。」

「……」

 

龍王同樣很累沒錯,不過玩弄別人又是另外一種精神了,儘管他更想回崇華樓呼呼大睡。但是眼前人難得沒有想拒絕的樣子,讓龍王興起了看著他像洋娃娃一樣被擺弄也不錯的想法。
那雙光眸只是直直盯著他。

僅只如此,卻比跟平日純粹無雜質的模樣,增添了些許露骨的誘惑。

「你想要什麼呢?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

「龍王殿下!事情不好了,天香娘娘氣炸了!」厚重大門被一把撞開,發出碰的一聲巨響。衝進來的柯傅文愣望著不該出現在這裡的麒麟。「麒麟大人?您不是說要回去……」
嗯、還有,兩人這麼點詭異的姿勢,就他這幾百年的經歷,柯傅文直覺這氣氛好像怪怪的。

「啊咧?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麒麟不著痕跡的甩開了龍王的手,龍王則是一臉惋惜,原本以為還能多做些什麼呢。

「傅文,我不是說進來要先敲門嗎?……算了,到底是什麼事那麼緊急?」

 

「啊、抱歉,可是……」


「嗯……椒圖大人和饕餮大人他們……」


「到底怎麼了?快說。」看著柯傅文支支吾吾的樣子,龍王不耐煩的用食指敲桌子。

「他們怎麼了?剛剛不是還好端端的在玩球嗎?」


看麒麟驚訝的表情柯傅文暗想不妙。尤其那雙輕輕擰起的眉。
啊啊,麒麟大人遇到椒圖大人的事情總是特別敏感……他原本想要避開麒麟大人才過來稟報的啊!
柯傅文覺得胃突然好痛……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啦……就是……椒圖大人和饕餮、蚣蝮大人去殊途了。」

「去殊途?不是挺常下去的嗎?」龍王挑眉。「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怕趕不回來的話,大不了再讓天香讓椒圖多放一天不就好了。」

殊途位於人世與天界的交界、人間與地獄的交界,以千萬里長河與高聳峽谷分界三世,不管行經地獄還是上自天界這都是必經之路。

 

「不、不……不是的啊,殿下!跟平常不一樣!」柯傅文急切補充道,如果跟平常一樣他也不用這麼緊張了。

 


「——他們去的方向是惡花啊!」


「……」
「惡花?也就是……」
麒麟花了兩三秒才釐清了狀況。
「花……街……?」

「那兩個人帶椒圖去了花街?」仔細確認的語調,柯傅文覺得他都要被麒麟的視線給穿出洞來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