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啾!」


「麒麟大人,感冒了嗎?」
「沒有……只是突然覺得背後有點發冷。」麒麟說著,微微轉過身望了望空無一人的廊道。不是他在說,他最近常常覺得背後涼涼的。


「這樣啊……小心點……最近日夜溫差大,小心著涼啊。是不是穿太單薄了……要不要我請人多做幾件冬衣給您?」柯傅文緊張得盤算著是否要多配幾條毯子或幾件保暖的衣物給綠翡文朔閣。

柯傅文真的很像老媽子……明明和半崇光年齡差不多,想到這裡,麒麟忍不住笑了。


「呵……」

「麒、麒麟大人?」柯傅文雖然表面不動聲色但內心緊張得要死。在殿內鮮少看見麒麟勾起唇角,那笑意說真的很……「我說了什麼笑話嗎?」


麒麟笑起來時眼瞳裡的光芒讓人為之盪漾。平時看似有些淡漠的臉孔,卻在揚起笑容時充分顯現了他的年齡,讓人忘卻麒麟的辦事效益,忽然意識到他的確是個只有三百歲的孩子啊。

 

「失禮了,抱歉。我只是想到以前明明不是這樣子的……您現在真的愛瞎操心。去年的衣服我有大半都穿不完呢,不用麻煩了。」
以前,柯傅文是很怕他的。記得剛開始的時候,見到自己都要倒退個兩三步,保持距離,直到龍王任命他為自己的副官時,才漸漸熟絡起來。

「啊啊……」


以前?柯傅文想到了麒麟初來的時候,那時看起來和椒圖大人差不多大,但那是因為……柯傅文想解釋,望見麒麟的淡淡微笑又止住了口。

「怎麼了?不舒服嗎?」為什麼表情那麼奇怪?麒麟湊上前盯著自家副官的臉看。


「不不、沒事……」
您、您沒事還是不要笑好了,啊啊也不要靠我這麼近……柯傅文摀住口鼻,在內心吶喊了。
當然自家副官的心情麒麟當然不會懂。

兩人腳步在藥中宮前停了下來,此行任務將醫藥典籍送回藥中宮。「打擾了。」

「怎麼了,從裡頭就能聽見你們的聲音呢?什麼事這麼開心?」
天香涼涼的問,她也不是真的要問,只是想調侃一下柯傅文。從那人的表情早洩了底,被她眼神這麼一掃,柯傅文的臉色一下白又一下紅的。


呵呵……真有趣……
重點是,麒麟渾然不覺。

「柯大人,如果真不舒服,還是請天香大人看一下吧。」
「是啊,柯大人。小女子替您扎個幾針吧,保證立即見效……」

 

為什麼要扎針?!柯傅文看著天香那溫柔似水實則鬼畜的笑容,在心中無聲吶喊,欲哭無淚。
為什麼不只龍王,連中宮藥長都要欺負我啊--當他是玩具嗎?!

不過這是自古以來無解的問題。


「……好。」

「就這些了吧,連著一個月來的庸碌終於可以休息了。」天香盤點典籍數量,並隨手翻閱檢視裡頭內容,很滿意的點點頭。
「應該沒什麼問題。」

「對了,椒圖呢?」麒麟隨口問。


「因為沒什麼事。我放他三天假,跟饕餮和蚣蝮玩去了。」

「三天?真好。」柯傅文忍不住嘆出聲,天香大人竟然這麼疼愛椒圖大人。

「是嗎?果然哪。所以今天可能無法與椒圖見到面了……」麒麟思索著。不過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就是了。「不過柯大人,要不你也休息個幾天吧?這些日子來辛苦你了。」

「不不不……麒麟大人,下官豈敢啊!」柯傅文連忙搖頭,才發現他剛剛的感嘆聽起來像是抱怨。
「沒關係啊。反正沒什麼事,就休息吧,你擔心龍王殿下那邊嗎?如果他問起就說是我准許的。」麒麟根本沒想太多,順口說了。「他會答應的。」

「麒麟大人……您的好意我……」
雖然很感激,但柯傅文有些尷尬的轉頭向天香求救。


「麒麟大人。與其擔心別人,不如擔心自己。」天香的聲音有種說不出沉穩,她輕輕端起茶碗啜了一口,姿態優雅。


「我說現在最該休息的是您。」
「您都不曉得,您這樣硬撐,您的下屬緊張的跟什麼似的。尤其是柯大人哪,老是夾著哭腔跟我抱怨……」
「天香大人!啊啊啊!」怎麼連這都說了啊!
「真的嗎?柯大人?」柯傅文看著那人帶著歉意的目光望過來,趕緊擺手。

「不不、沒有那種事!哭腔什麼還有抱怨絕對沒有!」

「呵呵,我可是定時沏茶等候柯大人來訪啊……好了,這都是玩笑話。」不鬧你了,真是。


一點都不好笑啊!娘娘!柯傅文心中的吶喊。

「麒麟大人,這可是說真的。您的臉色實在不怎麼好,到時候可別又來我藥中宮報到——如果您真的來了,我一定義務開最苦的藥給您囉。」

「……」天香的笑容可不是開玩笑的,她說到做到,一言九鼎。


麒麟彷彿看見了她背後的黑暗氣場。
……好可怕。

 

「我知道了,我會休息的……」麒麟不耐煩的回答,但卻看見了對面兩道投射過來的目光。一臉不信任他的表情。

「麒麟大人,恕小的直言。我也跟著您一百餘年,不光是我,連同所有武官文官都明白,光說您是不會休息的。您哪一次乖乖回綠翡文朔閣啊?」

難得看見柯傅文這般嚴肅模樣,麒麟不禁覺得有些心虛。

 


「明明有啊……上……上一……哎?」麒麟腦中掠過,從元旦到新年,新年到春季會議,春季會議緊接夏季會議,然後就下了現世,從現世回來馬上投入椒圖回歸與龍王壽宴,壽宴結束馬上進入了秋收忙期……

 


「柯大人……嗯,我上一次,直接回家是什麼時候啊……」因體力不支而直接睡在重華樓的機率,老早過半。

 

「……」
柯傅文沉了臉。
而天香慢條斯理的拿起茶水輕啜口,還不望給麒麟和旁邊已經僵化的傢伙斟上一杯。

哎呀,你知道的嘛。
麒麟大人老是這樣啊。
吸哩呼嚕。

 

柯傅文一口飲盡,「喀!」茶杯打在桌面上。麒麟看著那放置茶杯的手勢和聲響肩膀顫了一下。

「麒麟大人請您趕快回去好好睡一覺啊!此時不睡更待何時呢?!……這幾天嚴禁您再踏入大殿了!!我、我會負責轉告其他官吏!」

「什麼……怎麼能……」


「哎、柯大人!……傅文!」

「砰!」

望著掩蓋的大門,麒麟被自家副官硬是給請了出去,還附帶了天香的殺人微笑。現在是什麼情況啊……?麒麟搖搖晃晃站在藥中宮門口一臉茫然。
柯傅文真是跟紅麥越來越像了,麒麟想到紅麥飆螭吻的那個畫面,但又覺得方向好像有點不同,反正都很恐怖就是了。

就算他們那麼說,還有一個人還沒脫出修羅場啊。
那人還在地獄裡面爬不出來呢。

唔……還是去看看好了。

 


待續.....


連假紗必死連更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xgbml
  • §那裡﹋真的﹎美麗~!○

    doxa.in/alohagift
  • 你的留言亂碼了QQ

    蕨蕨子 於 2014/01/25 22: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