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過獎了,殿下。」默娘露出微笑,作揖。

「我可不是在稱讚妳。」


龍王皺眉。好像真的很討厭她的樣子,但看著女子不為所動,椒圖覺得她真不簡單……

「默娘有耳。」黑色大眼眨了兩下,椒圖覺得她的眼睫毛像羽翅一樣。她的聲調溫婉,用袖口掩著口。


「況且……您也不差呢?」
「以討人厭的程度來說。」


「媽……」

「媽祖娘娘!」連媽祖帶來抬轎的隨侍都慌了,倒是站在她身旁的千里眼和順風耳很冷靜。千里眼和順風耳是高大俊帥的男子,千里眼的眼睛矇上布幔,其中一顆眼睛上擺設著機械式的鏡框,而招風耳的耳朵像鳥翅一樣長著細毛和羽毛。他們是媽祖最得力的部將,關係就像福德正神之於虎爺。

「呃……」

「他們……是怎樣啊?」椒圖搞不清楚狀況。螭吻飲了今日第三杯酒,黃湯入肚喘了口氣。「這個簡單,因為天上聖母不是父王喜歡的類型。林默娘從出生開始天資聰穎、聰明伶俐,為了堅持的事物貫徹始終。重點是……」


「我只喜歡美女。」
龍王接話了。


意思就是……我不是美女?
女子沒有生氣,反正她大剌剌的個性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她還不是從小被人說脾氣很野,野的跟猴子一樣。「殿下,您如果不滿我貴為龍母的稱號,那是否自己另行冊之新的龍母呢?何苦將氣出在我身上?」

「我也很想,無奈辦不到啊。妳看看那邊排排站老的小的葷的素的……哪個不對我立龍母有意見啊?哎、可憐啊,我要孤家寡人度過餘生嗎……」
被男人視線掃射的眾官背脊發涼。不關我們的事啊,是您自己不想立的--


「椒圖。」龍王喚道。


「……是!」椒圖嚇得站起身。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要叫他啊?

「介紹一下,這是今年回歸殿內第九龍子--椒圖。」

「椒圖大人……」默娘向椒圖作揖,「素聞龍王第九子回歸綠瓦殿,默娘很感興趣,所以特地來看看。」言下之意就是龍王大壽完全不是重點。
林、默、娘……龍王咬牙,妳給我記住。「椒圖。」龍王面向孩子。

「是。」椒圖領首。
「你覺得呢?」


「這位龍母怎麼樣?」


好個殺千刀的問題--
眾人驚恐,為什麼龍王殿下要找小孩子問這麼敏感的問題,到底有何居心啊大人!望著天上聖母仰起頭用下巴看人的態度就知道她現在非常、非常不爽,綠瓦殿這麼小,憑林默娘隨便一個天后宮的信眾就可以把綠瓦殿夷為平地啊!

「那個……」
「我覺得……」椒圖支支吾吾的想開口,不過殿內實在太吵了,雖然這也不能怪他們啦……因為這種情況實
在是……


好可怕啊……這些人……


默娘輕輕的微笑。笑意中含的殺意讓殿內肅靜了下來,騷動逐漸平息了。

「我覺得……」


「嗯?」
椒圖對上了她那雙染水的黑眼珠,深吸一口氣。

他是真的發自內心那麼認為的。


「媽祖娘娘是個很漂亮的人。」


「……」
默娘用衣袖掩口,掩飾藏不住的驚訝。從來沒有人說她漂亮……因為太過機警的個性和黝黑的肌膚,而據她所知龍王底下的子嗣都跟他一個樣。

「哪裡漂亮?」默娘反問,他想知道這孩子是不是胡亂說話。
「眼睛。眼睛最漂亮了,像黑曜石一樣的眼睛。」

椒圖回答。他直視著林默娘,因為被女子盯著看面頰微微泛紅著。


「……」
「……好個伶牙俐齒的孩子。」她感嘆。

「可不是嗎?」龍王跟著露出微笑,天上聖母一觸即發的怒意頓時消退下來,全部人都鬆了一口氣。
椒圖奉令入座後,螭吻用複雜的眼神看他。「我從你一進來後就覺得……」

「……你好像特別懂得討女人歡心……」
紅麥也是啊……
難不成這小鬼有吸引女人的特質嗎……?真搞不懂啊……

「呃?」椒圖對螭吻下的結論愣了一下。--我有嗎?

 

「默娘原本想看看他是不是在說謊,但是您撿到寶了,這個孩子沒有心機。」默娘回復平常口氣說話,已經沒有方才帶刺的語調,她本來就是人間聖母,不知不覺對椒圖產生了慈愛。「這麼可愛的孩子讓給我好了。」
「那可不行,我讓麒麟花了很久時間才帶回來的。」

「……真難得……您……」不給?如果是往常的話,女性向龍王提出要求通常會得到回應。提到麒麟的名字,天上聖母轉頭望向站在殿下身側的麒麟,注意到她的視線麒麟頷首。「今年也見過福德正神大人了嗎?前陣子奉天宮舉辦的天上聖母一千零五十的聖誕千秋,在繞境時我見到了福德正神大人。」

「回媽祖娘娘的話,今年已經見到了。」麒麟畢恭畢敬的回答,他跟龍王不一樣,不太會應付女人。

「太好了……他總是說,最擔心的就是您了。」

「他真的很喜歡您呢。」


「……」麒麟垂首,淡金色的睫毛半掩。然後作揖。
「小的……不敢當。」

默娘注視著麒麟謙卑的模樣,不知為何讓他露出這種表情的時候,總有些心痛意味,默娘望了望麒麟也望了龍王一眼。福德正神也提到了,那孩子越長越大,也越來越……


默娘用袖口遮口,細碎的聲音只讓站在前頭的幾人聽到。「說到美人……」

 

「……您真的變成舉世無雙的美人了啊……」

 

「?」

望著麒麟露出疑惑的神色,表情全然不明白。默娘知道他聽不懂,輕輕的笑了,因為在這方面特別遲鈍。龍王喜歡美女。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把這個人留在身邊的,儘管在百年以前男人還向自己抱怨四靈之一的麒麟竟然是個乳臭未乾的小鬼。但現在……
飄逸如絹絲般的長髮,和骨瓷般的肌膚。那雙澄澈的雙眼,美麗如同泉水般的心境。

如今這樣,已經沒有什麼好埋怨了吧……?


「您說是嗎?殿下。」
「啊啊,是啊。」
龍王胡亂應答,也不知他的心有沒有放在這裡,即使麒麟還是不曉得他們在說些什麼。

 

隨著天上聖母坐入迎賓列,緊接著聲勢浩大的隊伍進入主殿的是代替福德正神恭賀的地藏王菩薩、北極四聖、臨水夫人、八仙……椒圖隨著螭吻昏昏欲睡了起來,不禁開始點頭釣魚,果然不能和宗廟時相比,這些神明到底有幾個啊?一直到迎賓儀式到了段落,雙手托著素果貢禮,用緩慢步伐進場的隊伍吸引住他的目光。
白色的隊伍。
一身素白,質感良好的紗質布料拖曳的下襬,莊嚴的高領旗袍,黑髮在頂上盤成團狀上頭鑲上珍珠,後頭披散長波浪的捲髮,帶頭的女子一臉溫柔微笑。後頭跟著的女子們一樣,高領包袖旗袍和披肩,步伐緩慢卻不覺拖泥帶水。
「天香大人!」椒圖欣喜的呼喊道。帶頭的正是天香百合。
「那是百合宮。」
後方有神祇在竊竊私語。

「你看到了嗎?就是站在最前面的那個女人。百合堪稱是花精靈裡智慧與品德最高的女性,嗯……人人都說她們溫柔賢淑又不乏理智,所以百合宮在殿內主要擔任醫職,還有一些零碎的職位。其餘嘛,在殿內擔任教育的女性還有被稱作『落神香妃』的水仙。」

真不愧是天香大人啊……聽著神祇們的稱讚,椒圖也跟著與有榮焉。畢竟天香也算是他的頂頭上司。
椒圖知道宮女除了藥中宮之外又分六祭 。不過領首的都是白色的花嗎……
百合宮以天香領首,旗下有鹿子、麝香、卷丹、川、山丹、細葉、輪葉、虎皮、有斑……的珍稀百合花精。天香是個人如其名的女人,氣度雍容,在她裙擺拂過的地方暫留了香氣。天香率領著眾百合官們,向龍王請安,那陣仗氣勢磅礡。

「不過呢……」螭吻瞇起眼睛,語氣滿不在乎。他剛剛硬生生灌了一缸酒,卻臉不紅氣不喘的。
「--在我看來啊,她們根本就是最道貌岸然的ㄧ群。」

「蛤?」椒圖張大嘴巴……道貌岸然?「怎麼說?」

「嘛、沒什麼啦。」螭吻笑著又讓女侍斟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別在意。」


百合宮退下後,奏樂的轉變成琵琶主調的戲曲。另一隻色彩斑斕的隊伍跟著進場,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穿著大紅色、亮黃,翠綠、蒼藍的紗,豔麗的色彩非常醒目。
「那是禮樂祭的樂師,負責掌管殿內的音樂表演。」

「其實在天界很少有像父王這樣願意讓女子做官和聘請外來天人做樂隊的……基本上這都是違反規定。」
原來是外來的天人啊。椒圖恍然大悟。

難怪他們看起來這麼與眾不同。

其中最醒目的是站在中央抱著琵琶的女子,穿著一襲紫紗的女子,長而飄逸的直髮深黑偏藍,和百合宮保守的衣物相比,她鏤空的背部和開衩的裙擺,與莊嚴神殿非常格格不入。緩步輕移的時候白皙大腿隨著步伐若隱若現。站在前頭領首的老者,開口示意後,眾人獻上祝福,輪到女子的時候椒圖聽見她輕輕吐露沉穩的嗓音……「歌妓羅蘭--敬賀龍王殿下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歌妓?」
挑眉疑惑。
不過也讓椒圖恍然大悟了。

永恆之美……
原來她是羅蘭花啊,難怪從頭至腳都是紫色的,在天界很少看見紫色。因為紫色是不祥的徵兆,但紫色擺在她的身上卻增添了一股媚意。

「歌妓也就是歌姬。唱歌的……不過不太有機會聽見她唱歌。」螭吻說。
「但是她也是樂師吧?」
「是啊……但她很少露面就是了……」根本沒什麼用嘛。螭吻把後頭這句悄然收進心底,接續說:「至於她為什麼可以留在這裡,是因為她是……」
「是?」椒圖跟著調高聲音。


「……嗯……是目前是殿下最寵愛的……」
「……咳!」
螭吻還沒說完不知哪來一堆人開始劇烈咳嗽,身旁的大官小官咳到眼淚都迸出來來。「咳咳……!螭吻大人!咳……」
「怎、怎麼了嗎?」椒圖望著那些老官,有點擔心。
「螭吻大人,酒可以亂喝,話不可以亂講啊……」
「我又沒說錯!」
從介紹天上聖母開始就捏了一把冷汗,俗話說「虎父無犬子」,連尊貴的殿下都管不了了,他們哪還管得著身為二皇子的螭吻。
「為什麼我今天難得講個話你們這麼吵?」
連個性大剌剌的螭吻都受不了,為什麼今天他交代個事情一堆人要阻擾他啊﹖螭吻生氣的轉過頭回瞪。
「是、是……對不起……」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官員們有口難言,欲哭無淚。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