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殿宴

 


殿宴前夕。

這是椒圖第一次在殿內恭送貴客,殿前埕外就是三川門,三川門再過去一望無際的雲海,在那之外就是沒有底線的天界。椒圖很喜歡福德正神,不知為什麼老者給他一種懷念的、環繞著暖意氛圍。椒圖對福德正神說:「期望您能早日見到想見的人。」面容慈藹的人咯咯笑了出聲,孩子自己說完後紅透了臉。
向福德正神道別後,椒圖在回正殿的時候遇到了蚣蝮和饕餮。


「小椒圖!」

饕餮先跟他打了招呼,而蚣蝮則是一臉面無表情,蚣蝮大概是個很安靜的人,椒圖想。這兩個人大概感情很好吧……要不然也不會一起行動啊……

「不要那樣叫我啦。」

「本來就很小,小椒圖。」饕餮拍了拍椒圖的後腦袋。「你手腳都短短的,個子也不高,不是很小是什麼?」

「嗚……」椒圖無從反駁。

像這樣就能和他們兩人正常談話,椒圖覺得很不可思議,平常蚣蝮和饕餮就像兩個普通的大男孩而已。


「哇靠……!你這隻是什麼啊?」


饕餮發出驚叫聲用食指戳了戳在椒圖懷裡顫抖的小東西,毛茸茸又軟綿綿的觸感……椒圖不禁把綠豆椪抱得更緊一點,赤貂因為外人觸碰而掙扎著,發怒想咬饕餮的指尖,卻被他逃開了。「呃……是……」椒圖支支吾吾說不出完整的句子。

椒圖小聲的說了一句。


「……」


「侍神?」蚣蝮挑眉,他沒聽錯吧?


「噗……!」蚣蝮和饕餮不約而同笑了出聲。「侍神……哈哈哈真好笑……父王真夠狠的!」

「這小傢伙真的和你好像……」


椒圖鼓起面頰漲紅了臉,有點氣悶,早知道就不說了。「嗚……那龍王大人給予你們什麼呢?」


「這個嘛……」
「我們的都比螭吻那種個性和體態軟趴趴的侍神來得兇猛太多太多了--」

軟趴趴……虎形也是嗎?
那隻兇猛的黑虎竟然被這樣說了,椒圖開始好奇他們的侍神是什麼。


「說了你會嚇死呦。」


「真的想看?」饕餮提高了聲調,一臉神祕兮兮的樣子。
椒圖真不知有什麼侍神需要這麼祕密……

椒圖堅持說道。「我想看。」

 

「那好吧。」饕餮示意蚣蝮,排名第六的高瘦男子點了點頭。

「星孃,出來吧--」

 

「……啪沙……啪沙沙……」

不知從哪響起的聲響逐漸在耳郭放大,聽起來就像黏膩的、迅速的在黑暗中步行著,好像死水中的洞穴,上方有鐘乳岩水珠滴落,在洞窟中隱藏著駭人的怪物。光聽椒圖就從指尖開始感受到雞皮疙瘩和惡寒。


「咚……!」水珠打落地面的聲響。


然後以極為迅速的姿態,「那傢伙」從蚣蝮寬大袖口急促竄出至手掌上--一隻巨大的藍腳蜘蛛。


「呀啊啊啊啊!」綠瓦殿內發出淒厲慘叫聲。

 

「椒圖大人!您怎麼啦……」紅麥擔憂的望著一臉狼狽的椒圖,替他打開天風閣的門。「螭吻大人還沒回來喔……」

「我知道……」椒圖趴在桌前,很疲累的樣子。紅麥遞上茶水,龍王第九子孩子般的身軀和個性讓女子放心不下,椒圖容易激起別人的母性,讓人不自覺的關照著他。椒圖回想著剛剛在正殿前發生的事,自己的窘態讓他臉頰發熱。
的確啦……慘叫是太誇張了點……

可是他沒看過那麼大的毒蜘蛛啊……還有……

 


「喂,不過是隻蜘蛛而已嘛,不要叫得那麼大聲。人家還以為我們對你怎麼樣了。」

「說的沒錯。」難得開口的蚣蝮附和了。「……爬蟲類都怕,還是不是男人?」
「對不起……」椒圖垂首。的確啊,自己怎麼可以這麼膽小呢?
「這是藍星狼蛛,雖然不敵黑寡婦兇猛,但綽綽有餘。」
「黑寡婦太飆悍了。」
「沒錯,很難馴養。」
「如果被反咬的話就不好玩了。」

「沒辦法,畢竟這種東西血是冷的啊。」饕餮和蚣蝮自顧自攀談起來,根本把椒圖給丟在一旁了。長約十二公分至十五公分的巨大蜘蛛,長毛的八隻腳卻是美麗的螢光藍,背上有像狼毫一樣的細毛。蚣蝮讓巨型蜘蛛從手掌心攀爬自肩膀,完全不在乎牠是隻蜘蛛,和蚣蝮的呼吸融為一體,卻讓椒圖看的觸目驚心。


「她叫做星孃。」因為足部像是群星閃耀星空下的藍色而取名的,蚣蝮解釋。「是千年蜘蛛精。」


星孃啊……
不過是一隻蜘蛛怎麼會有這麼好聽的名字呢……椒圖感嘆。

而且仔細看,她真的很漂亮。


「她會把生出的小狼蛛放在背上或腹部,一直到小狼蛛成長到差不多大的時候才會放心的讓牠走。」
「擁有『溫存的母愛』為名的一種蜘蛛,她們會傷害同類卻很少傷害幼小的狼蛛,即使是其他蜘蛛的孩子也ㄧ樣。」
「嗯嗯……」椒圖點點頭。

「狼蛛在交配的時候,公蛛會做一個精網,把精液撒在上面,循循善誘母蛛與他交配,然後交配完成時母蛛會把公蛛吃掉。」

 

「……」


「公蛛是心甘情願被吃掉的。」


「因為公蛛會把自己身體的殘骸碎片插進母蛛的生殖道內,這樣子這只母蛛就無法再跟其他公蛛交配。」

「如果其他公蛛想要和這只母蛛苟合的話,就必須先取出她生殖道裡殘留的碎片才行。當然成功率非常低。」


「好了星孃,回去吧。」母蛛聽懂人話似的,啪沙啪沙鑽回蚣蝮的袖口內,隱身不見。椒圖真懷疑他平常把蜘蛛藏在哪裡……


「當然星孃在修煉成蜘蛛精的時候並沒有再懷過胎。」蚣蝮解釋道。

「啊,對了。」


「我告訴你,狼蛛是狩獵系,你的小朋友自己保重……」饕餮露出諷刺的笑容。


椒圖用力的抖了一下……

蚣蝮把侍神告訴自己了,但饕餮卻沒說,他只是隱喻的說了:「我的嗎?相當火爆喔,放在這裡我怕牠先衝過去咬死你了。」

 


椒圖趴在桌上胡思亂想著,不知不覺脫口:「所以五哥的侍神是什麼呢?」

「您問五皇子的嗎?……是豪豬啊。」紅麥接話。
「就是尾部有黑白棘刺的那種豬啊,大型動物都不敢去招惹的,因為對打的時候豪豬的刺會留在對手的肌肉裡,非常痛。」

「……」椒圖張大嘴巴,一臉驚訝。

「如果你想看的話,可以在饕餮大人去練場的時候跟去,那個時候他都會帶出去的……」
「不了……不用了……」

椒圖發出模糊的聲音,他努力咽了口口水。「我現在不想看了……」

大家的侍神都好兇悍哪,他的到底……

椒圖欲哭無淚。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