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背棄

 

 

「螭吻大人……」

虎形跟在螭吻的身後,回頭向村落的方向望去。不知為何牠的內心有點不安,難以言喻的焦慮感襲捲了他。「做什麼?」螭吻拿著樹枝打著前方的草,一臉滿不在乎。

「是不是該回去接麒麟大人了?」自從離開南市已經過了一個時辰,眼見天色逐漸昏暗下來,虎形有些擔憂。再怎麼說麒麟還是個孩子……留他一個人在那裡是不是不太好?

「沒關係,你怕什麼,反正村莊那裡不都沒人?我們在後山上也是視察啊,帶上麒麟就麻煩了。」
「找找看有沒有村民吧。虎形,載我上去。」螭吻一聲令下,虎形答應了「是」來到他的面前,螭吻跨上虎背,往更深遠的地方奔去。臨走前,螭吻回望了楠市一眼。

這麼小的村落,能有什麼事?

 


麒麟感覺時間已過了很久,他斷斷續續的陷入睡眠,與其說是睡眠不如說是昏迷比較恰當。從木板縫隙中看見透射出的光線轉暗,看來已經晚上了?外頭依舊靜悄悄的,麒麟只聽見男人沉穩的呼吸聲持續,他發現那名男人似乎一直待在那裡,既沒移動、也不離開,活像一尊活死屍維持同一個姿勢。
這裡的人與活屍相差不遠了吧,雖然體格看似健壯,但眼眶卻凹陷下去,眼睛突出,精神像拉緊的弦般緊繃。精神狀態似乎不太正常……

過了一會兒有人來叩門,是那位長老,身邊還跟了一名男人。「時候差不多了。」宛如死亡般的宣告。


「將他帶到外頭!」

「嗚……!」


被指名的男人用力彎折麒麟的肩膀,讓他發出痛苦的呻吟。

麒麟被推倒在被長屋環繞的廣場中間,在看見男人揚起巨大的斧頭時整個人都傻了,他覺得雙腿癱軟,中間的樹全部被砍伐掉,廣場中央架起了巨大的三角火架。

「……這是上天賜予我們的孩子!」四周升起了炙熱的火把,眾人跪了下去,開始有人伏在地上痛哭。「太好了--」

「天果然沒有要亡我們……!」


麒麟突然想到龍王曾經提起「扭曲的信仰,結果也是扭曲的」……當時他還不了解,但現在確實親身體驗到了。竟然先挑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開刀……

「上天在這種困乏時刻賜予我們金光加持的孩童,感謝上蒼、感謝上蒼……」
「不用先淨身嗎?長老?」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水會不夠用。等下次降雨實在太久了。」


為什麼要淨身……

 

「況且這孩子看起來很乾淨,直接讓他穿著衣物就行。」


麒麟才意識到,他全身都穿白色的。


潔淨的白色,就像……
祭品。

他腦中第一個浮現出這個詞。


男人冷冽的瞳眸望著他,毫不留情拉著綁住麒麟的繩索,將他拖行著走。力道太過猛重,麒麟踉蹌跌倒,但立刻又被拖起,纖細的腿上都是烏青的痕跡。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殺了我嗎……」

「沒那麼容易。」老朽開口。「你是我們『上達天聽』的僅存希望。」
「上達天聽?」
「是的,我們向天祈求豐沛的雨水、和糧食……」
「你們的城寨沒有女人和小孩。」麒麟顫抖說出他發現的事實,但他祈求真相不要是他認為的那樣。

「你發現了,孩子。」老者倒是沒有辯駁,只是沉穩的道出真相--
「我們殺了女人和小孩……做為祭品……」

「……!」

 

果然如此--


「現在的村民只剩下男性,所以我們需要你。」

「不……」
「就算……你們如此向上天祈求,也不會天降甘霖……」


麒麟痛苦的說,他摸著土地,曾經染上了村人的血水,充斥著哀嚎和苦痛。他匍匐在那之上,聽見了亡者的脈動,死去之人在麒麟耳際邊聶語。眼前一個個白色的影子不是幻覺,悲慟的是他們的眼中已經看不見任何的亡者,只有血腥與殘暴……還有自私的利益。「你們知道,祈求的是哪個上天嗎……」

「上天是聽不見的……」


「不、我不相信!上天必定會聽見我們的祈禱的!」老者堅決,他的神情出現張狂之色,像有熊熊火焰在他眼底燃燒。「這是代代相傳的祕法,我們都是這樣度過!」
麒麟不禁疑惑他是不是瘋了……還是這裡的人,都瘋了……

「不會有神祇允許這種事發生的,絕對不會……!」麒麟出自全身力氣咆哮大吼著。然後緊咬了下唇,非常用力。用力到唇邊溢出了血絲,他感到暈眩。


好吵……
實在是太吵了……


不顧嘈雜吵鬧的村人,被壓制在地上的麒麟開始乾嘔,除了咬破和被打的嘴唇滲著血,他開始用力咳嗽,胃酸開始溢流。不知何時,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村民逐漸往後退步。「……這傢伙是怎麼搞的……?」

「啊……竟然開始染血了……」


麒麟乾嘔外開始吐出鮮血,不是因為身體受到重創,而是殘留土地的血腥味和他自己流的血水導致他感到噁心,這是麒麟後來才知道的。他對血液非常敏感。
村人越退越遠,形成一個大圈子。因為篤信異教,在還沒開始之前就血染祭壇便是罪過。
不知為何村人開始對擁有淡金髮唇角卻染著深紅色的孩子有恐懼之意,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眾人祈禱著--


「啊啊……」

「……上天……」


你們根本就不信上天,不要污穢上天的名字……!麒麟想反駁這些人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只能從摀住口的指尖,不斷冒出血水……
麒麟撐起搖搖欲墜的身體,開始往前走。他白色的衣襟已經被染紅,乍看就像被刀子深深刺進身體裡面一樣。


「呼……」

「呼哈……」


他覺得自己好狼狽,他用蹣跚的步伐往前走,每個步伐都非常艱難。一直走到離他們不遠的山裡,眾人望著他的模樣只是距離遠遠的觀望著,麒麟也不想去理會為何後頭沒有人追來這件事。
其實是當麒麟進入山中後,山自動替他設了屏障了。交錯的枝枒結成網狀,像堅韌的蛛網阻斷了麒麟的去向,突如其來竄出的粗枝擋住了村人的去路。

難道真的是神的孩子嗎……

老者雙膝一軟,跪了下去。

整個山被可稱做奇景的幽蔽籠罩了,在麒麟進去的入口結成荊棘的網。想要追隨過去的人必定被刺傷。
麒麟的血一滴滴滋潤了大地,在他步行過的地方陷進泥濘內。
追尋血味的蟲獸與血蝶跟在他的後頭。

好可笑……
這是人吃人的世界……


一直到麒麟力氣盡失倒臥在山林的某處,山中突然下起了一場及時雨。那時他幾乎失去了知覺。下雨了?不是說楠市終年乾涸嗎?還是,這是龍王的雨呢……雨水沖刷他的身體,將他臉頰上的血漬給清洗掉。

好可笑……


他腦中響起螭吻離別前的聲音。

……我任務完成了吧……螭吻大人……


為什麼不來……
孩子氣若遊絲的喚了神祇的名字。那個撿他回來的人。

「龍王大人……」


孩子擰了被雨水染溼的碎葉,指節用力。如果是真正富有慈悲心的神祇,拜託不要讓他在這裡死去。不要讓他死在任何人手上。不要……


「螭吻大人……拜託你……來接我……」

「……我求你……」

不要騙人了。
你不是說會來嗎?
等你,你就會來嗎?

 


『不要相信任何人。』曾經有人這麼說過。

「麒麟,從今天開始你只使用敬語就好。」

「你知道為什麼要使用敬語說話嗎?」

為什麼呢?疑惑染上注視著男人的眼睛。


「不是因為比較恭敬的緣故。」
「是因為使用敬語的話會無形的和他人產生一層隔閡,那樣的話……被背叛的時候就不會太痛。」

 

麒麟用手摀住被雨染溼的眼睛……「我再也不要……」
相信任何人。

 


 

「麒麟大人……」


「麒麟大人……龍王殿下找您呢!」從窗外傳來急促的呼喊聲,響徹了練場。

「看,你才消失一下『那個人』就非常緊張呢。」螭吻揚起頭,興味昂然的說,麒麟冷瞪了他一眼。
「龍王殿下現在非常生氣……我們實在是……」

「制……制不住啊……!」年紀尚輕的僕役覺得很委屈,為什麼要夾在中間做這種苦差事呢﹖雖然眼前人看起來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是……跟那位殿下比起來還算是……

「那就讓他生氣久一點沒關係。」撇了這麼一句,來恭迎的下僕被冷冽的眸子給堵住嘴。麒麟的語調冰冷,用布巾拭去頸間的汗水,從練場一踏出來就被逮到。

「是……!對不起……!失禮了……」


麒麟望著拼命鞠躬的僕役,剛剛被螭吻惹的火氣一下子澆熄了。
……不要遷怒。
他警告自己。

麒麟垂下眼眸,平靜自己的聲調,然後面向僕役。「你回去,告訴殿下我馬上過去。讓我回去換個衣服就好。」


「……是!」

 


麒麟回到綠翡文朔閣,將被汗水染溼的衣襟換掉,沖了冷水澡,換成印有綠花織紋長袍。盤算著還有一丁點時間,他斜靠在沿廊的木門上望著庭院,發著愣。綠翡文朔閣是麒麟的住所,只有在這裡才能真正感受到心靈的祥和,大概是因為這裡平時不受他人叨擾的關係。
水珠沿著他的下顎滑至頸子。

他想著,自己是怎麼了,明明去人世宗家以前情緒都還不會動盪的那麼明顯,抑制真心應該是很容易的,他應該……一直以來把情緒控制的很好。而且還回憶起被塵封的往事,久遠的往事。他們和人類不一樣,年復一年的過著,時間既溫吞又漫長,即使他非常忙碌。

這一切。
是哪裡,不太一樣?

是哪裡改變了?


已是近黃昏,斜陽從外頭打落將他的後院染成橘紅色。被夕陽餘暉照映著,應景的金盞花和萱草,開得金黃燦爛;桂花芬芳四溢,替後院染上清雅。秋海棠清新脫俗,這些花草樹木全出自麒麟之手。


「好了……該出門了。」

注視了一會兒後,麒麟把拉門輕輕闔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