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侍神

 

「天哪,螭吻大人也真是的……!」發出細緻尖叫聲的是紅麥,髮髻兩側綁著兩撮小辮子,據說是螭吻的貼身仕女。椒圖望著和自己差不多身高的女子,約人類十六、十七歲年紀,清麗的臉龐證明了她的年齡和階級並不高,依衣飾劃分級位,袖子和裙擺越長的階級越高,而紅麥是長袖短裙。

據說有人要領椒圖去見龍王,請求賞賜侍神,但始作俑者拋下了這麼一句「明天帶你去」就消失了三天三夜毫無音訊,紅麥一臉驚慌失措,娟秀的臉龐上還夾帶了……惱怒。

「螭吻大人,實在太沒有禮貌了……竟然讓椒圖大人等那麼久!」紅麥在天風閣大廳咆哮著,漲紅了那張秀氣的臉龐。


好聒噪……不,好活潑的女孩子。這是椒圖對紅麥的第一感想,乍看之下柔柔弱弱的,但實際上嗓門頗大,想必是為了螭吻而指派的吧。不過唸歸唸,紅麥還是很盡職將熱騰騰的早膳替椒圖送上,起初椒圖還有些發愣,因為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是他幫別人送早膳。

「怎麼了,椒圖大人,東西不合您胃口嗎?」

「不不……沒有的事。」望著紅麥露出擔憂的眼神,椒圖乖乖的扒了一口粥送入口中。

「是嗎?那太好了。」

「但是我也不知道螭吻大人什麼時候回來呢!他有的時候一出門就很久,有的時候要回來也很快……啊、真是,等他回來我一定會好好訓訓他的!」椒圖望著紅麥氣鼓鼓的神情,已經開始磨拳擦掌……手上關節發出咖啦聲響,椒圖不禁為螭吻捏了一把冷汗。

「什麼事這麼吵?」


「麒麟大人……!」隨著突兀出現的平穩聲音,紅麥嚇得差點跪了下去,一回身就是那萬分尊貴(紅麥形容)的大人,椒圖沒遺漏紅麥臉上逐漸攀升的紅暈,聲音也逐漸細軟起來。
「麒麟大人……因為螭吻大人三天沒回天風閣了……所以……」

「……我知道了。」麒麟擰起眉。那個螭吻永遠辦事都不牢靠,殿宴忙碌的要死,螭吻還捅這種簍子。
「所以我才會來。」

「是……」

「那麼,椒圖大人今天先跟我走吧?」麒麟對椒圖說,椒圖趕緊扒了幾口飯後起身,見狀麒麟笑了。

「不用急,等您用完早膳後再說。」

「不、我已經好了!」


「那麼辛苦妳了。」麒麟給了紅麥ㄧ個微笑。但是紅麥的臉已經羞得抬不起來似的,輕輕點著頭。
跟著麒麟走的椒圖一直在想這件事。

用托盤掩著面容的紅麥腦子被漲滿,她的表情就像快要爆炸一樣,紅麥是非常喜歡麒麟的吧?紅麥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直白又坦率,盡忠職守,雖然是侍女,但麒麟一定不討厭她。
麒麟突然開口,打斷了椒圖的思緒。「……螭吻應該是要帶你去和殿下領侍神。」

「領侍神?」
「就是殿下會賞賜給九龍子的侍神。」
「當然如果你能力足夠的話,自己收服已經修煉成精的動物靈也是可以的。」
「那麒麟的侍神是什麼呢……?」椒圖想到了他在人世看見的那隻黑老虎。
「我沒有侍神。」
「咦?」


「因為我不是九龍子。」穿過後殿,一來到龍舉雲興閣門口,像要撇開話題,麒麟停頓一下。「你會害怕嗎?面對殿下?因為我看你不是很想和龍王殿下接觸的樣子。」

「……」

這點椒圖倒是無可否認,突然回歸天上多的親生父親和兄弟,但在這裡他只對龍王產生恐懼感。有龍王的場合他會下意識的迴避,或許參雜了些許敬畏,那是無中生有永遠理不清的情感。

「放心好了,殿下絕非你想像的那樣。」我想的……那樣?
麒麟隨意叩了兩下門,然後推門而入,口氣帶著椒圖認知中的這麼一點不屑……?

「龍王殿下。」


漫天飛舞的花瓣。
紫紅白交錯的漸層色,在空中如同羽毛般墜落,在快要落入地面時一片片消逝殆盡。如果不是麒麟站在前方邁開步伐,讓他回過神來,椒圖可能覺得自己觀看了一場免費的煙火秀。他看見麒麟的金髮自在的飄蕩從眼前一晃而過,在空中劃出漂亮的弧度。

「……我敢說您又沒在辦公事。嗯?」麒麟捏起即將墜地的花瓣,放在指節中的一抹白紫,隨即向煙花一樣灰飛煙滅。金眸冷眼瞪視著前方,被稱作舉世無雙的龍王殿下。麒麟嘆了口氣望向敞開的窗戶,散落了一窗台紫色花瓣。

「還是說您,有什麼需要解釋的嗎?」


椒圖突然想到了紅麥……「下克上」是嗎?不過龍王又不像生氣的樣子,正常對於這種踰矩的動作該生氣的。


「嗚咳……咳!不……」龍王故作鎮靜乾咳兩聲,假裝整理案前事物。「麒麟哪……說吧,你有什麼事?」
那種態度真是令人火大,一天到晚跟花精鬼混,沒看老子忙得要死嗎?麒麟壓抑怒火把任何粗俗的話語含恨吞進腹中,冷靜,他要冷靜啊。

「陛下,是您要我們過來的。」麒麟皺眉。

「喔、對了……椒圖嘛……我忘記了……」
這人在裝傻嗎……
「螭吻大人暫時不會回天風閣,所以我帶著椒圖大人過來一趟。」
「那小子是連殿宴都不想回來嗎……真是不孝……」

「還是說您要先將侍神交給他?」麒麟說了,老實說椒圖在綠瓦殿的安全是他一直堪慮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身軀能作什麼?

「侍神?」
「領侍神嗎?」龍王手指劃過下顎,椒圖一直默默跟在麒麟身後,他看見龍王眼中閃爍異樣不明的光……
「是的,椒圖大人一個人在殿中,我很怕出什麼狀況。」
「能有什麼狀況?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還怕他搞丟啊?」龍王用案書拍桌,麒麟倒是看不見椒圖在後
面猛力點頭的樣子,麒麟太擔心他了。

「我不認為……他很安全。」麒麟垂下眼眸,椒圖從側邊看見麒麟半掩長睫,若有所思的模樣,他的聲音非常微小恍惚,椒圖還是第一次看麒麟這樣。「而且這是原本屬於他的東西,您是該賜予他侍神的。」麒麟補充。


「好吧。」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沉思一會兒,龍王從袖口掏出一個玉珠,淡亮的琉璃色直徑約兩吋半,放在麒麟的掌心上。「但後來怎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而且你不嫌累的話……?殿宴後天舉行,只要你不怕搞得一個頭兩個大被玩到腎虧的話,你愛怎麼做就去怎麼做吧--」

 

聽起來真是話中意涵深邃……
而且非常不順耳。


「……多謝殿下。」但麒麟還是捏緊了珠子微微躬身,準備帶著椒圖離去。在麒麟迴身準備踏出龍舉雲興閣時,被龍王叫住。「對了,麒麟。」
「……?」
龍王手指叩著桌面,一臉興味昂然,大概又找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了吧。
「天香說椒圖的能力很有趣。」
天香大人已經和龍王殿下說了嗎?麒麟想像不出天香的神情,這兩人一直都不對盤的。
「是的……椒圖大人的能力很特別。」

「喔?連你都這麼說了,看來假不了。」龍王勾起唇角。「天香向我大力推薦他。」
「因此。」

「我考慮讓椒圖進入藥中宮見習,從明天開始,就讓他跟著天香吧。」
「……!」麒麟睜大淡金色的眼瞳,領首鞠躬。「謝殿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