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螭吻!」饕餮也是個滿面笑容的人,但他那種笑法夾帶些許惡作劇意味,眼神帶點邪氣,但笑起來的臉孔很深邃,饕餮穿著白紫相間的衣袍,髮色是比螭吻略淡的棕褐色。

蚣蝮就不同了,如同他的名字一樣,他的眼神很冷,可以用冰來形容。是個像欠他幾百萬兩板著臉孔的青年,穿著靛藍色的衣飾,他的髮就是很深的褐,帶點藏青色。

他們長得很相像,明顯是兄弟,就算第一次見面的都不會認錯,簡直像同一模子印出來的。

 

螭吻就和他們一點也不像了,自己也是。

椒圖發現「九子不成龍」這傳說是被證實的,雖然五官端正,但他們都不屬於長得特別漂亮或是俊帥的類型,體格也沒有特別挺拔。至少和龍王相比起來……他們只是乳臭未乾的小鬼。
站在他們面前,那兩人先是注意到麒麟,椒圖看見了蚣蝮的眼神有一瞬間飄移到麒麟身上,那種眼神……是露骨的厭惡。

麒麟則是輕輕的擰起眉來,氣氛瞬間冷凝。


「你們沒有出席朝會。」


麒麟冷冷說了。所以椒圖理所當然沒見過這兩人。


「所以那又怎樣?會被龍王鞭打嗎?」

「……請稱呼他為陛下。」


麒麟冷眸瞪望了過去,但饕餮像沒看到他的視線似的轉向螭吻的方向。「是嗎?對了螭吻,這小鬼是誰?」

「喔,他是椒圖喔。」

螭吻打哈哈的說著,用力拍了椒圖背部一下,讓他站到前面來。「來,向五哥和六哥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我是……」不過少年卻發現他緊張的連話都說不清楚,最後決定採用官方說法。「……我是排名第九的椒圖。」

饕餮和蚣蝮互看一眼。


「你是椒圖?怎麼那麼小?營養不良?」蚣蝮對於出生後就沒見過的弟弟有點嫌惡,他覺得這孩子一點都不討喜。「是啊,我可不記得我在這個年紀長得那麼小。」饕餮附和。

「不要這樣嘛,你們不覺得很有趣嗎?這傢伙長不大呢。」

有趣?……這可不是笑話啊!椒圖不敢置信望著幫腔的螭吻,但他的表情是真的很興味昂然的樣子。他開始狐疑他回歸綠瓦殿是不是好事了。

「聽說你和麒麟一起回來的?」饕餮轉了話題方向,但椒圖能從他的口吻中沒有聽出解救的意味。

「……是的。」孩子點點頭。


「我還以為那傢伙下了人間會死在那裡呢。」

死在那裡……聽到這句椒圖愣住了,而且全身僵硬,他大概從沒想到能在神聖的綠瓦殿聽到這種話。

「那.傢.伙」指的是麒麟嗎?

「雖然他非常、非常虛弱而且態度強硬又難纏……你大概很困擾吧?我們真的沒想過他可以活著回來。」
「唉、饕餮,別這樣啦……」螭吻低喝了一聲,他知道自家兄弟一向口齒伶俐,但是說這種話有點太過火了吧?尤其是在當事人面前。
「如果說在現世就被處理掉,那真是龍王殿的一大福音啊。」

「我安然無恙的回來,真是很抱歉。」

麒麟表情逐漸陰冷,彷彿看見他金色眼瞳中有熊熊火焰在燃燒著,非常灼熱。

椒圖還未搞清楚狀況就被捲入這場爭鬥中,就算是外人,他能感受到饕餮和蚣蝮出現後一觸即發的情
勢,整個氣氛火爆且陰冷,他望見麒麟暗自擰起的拳心。

「不,我們沒有說你平安回來沒什麼不好啊,不過有點惋惜龍王給你的試煉似乎太容易達成了……」

「……饕餮!」


麒麟怒斥出聲,蚣蝮擋在麒麟面前阻止他,男人像爬蟲類冰冷的表情,蚣蝮雖然體型消瘦但卻非常高,他把手指按在另一拳頭上,發出喀啦聲響。現在的他打架不一定會輸的,麒麟用了兩兄弟最厭惡的眼神盯著他們,那是一雙具有穿透力的眼睛。

現在是怎樣?

眼看就快要打起來了--為什麼沒有人阻止?就連螭吻都只是在旁邊當作看戲ㄧ樣,椒圖完全不明白現在是怎麼回事。但是他知道他不希望看見麒麟這樣,露出被憤怒矇蔽理智的表情。

「等等……現在是……」
「你慢慢看嘛,別干涉比較好喔?要不然吃虧的會是自己,啊,老實說好久沒看他們打了……」
媽啊,聽到螭吻這麼說差點沒吐血,這是二對一啊,這邊的人是怎麼回事?!

「我才不相信你這弱不禁風的傢伙能拿我們怎樣。」
「蚣蝮!你要打我是奉陪的!」
「……」

「麒麟!」望著兩人要揮拳相向了,椒圖緊張衝上前去拖住麒麟的腰部。因為孩子的重量,像猛獸原本打算衝出去的青年動作停滯了下來,耳邊聽見孩子的聲音。


「麒麟……沒事的,別這樣!」椒圖用哀求的聲音大吼著。


「……」

麒麟擰眉低望椒圖一眼,壓抑似的抿住下唇。因為憤怒所以聲音呈現低沉。「椒圖大人,不好意思,我先告退了。待會請和螭吻大人一同到禮樂祭來。」

「喔……好……」


椒圖抬頭目送麒麟離去的背影,他才發現在場其他人都呆愣住望著自己。

方才的火爆場面不復在,就像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椒圖的肩膀被蚣蝮拖住。


「你……」螭吻露出有點難以啟齒的表情。「你剛剛碰了他吧?」


「你在人世和麒麟發生什麼事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碰觸他。」

「什麼意思?」
椒圖不明白。


「呃……就是……」螭吻也不知該如何解釋,輕輕碰到那都還好,但是那已經是攔腰抱住了?麒麟不可能說沒有任何感覺,還是說因為椒圖外貌是小孩子讓麒麟完全不感覺噁心。蚣蝮和饕餮拍拍椒圖肩膀,語重心長的口氣應該要讓椒圖覺得很安慰,但基於剛剛他們對麒麟的態度,導致小的孩子對兩人夾帶不悅。雖然他沒有顯露出來。


「小心一點啊,跟他牽扯上可不會有好事情。」饕餮說著,牽起唇角。椒圖知道他指的是麒麟。

「那傢伙可是忠犬。」
蚣蝮補充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