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從綠瓦殿的大殿走到外頭,椒圖就像跟屁蟲一樣尾隨在螭吻後面。綠瓦殿的腹地非常寬闊,光是他們從大殿走出來就花了好久的時間,約莫半小時的路程。站在山川門圍牆的外頭,可以看見虛無飄渺的雲海鋪成的景致,雲海呈現混濁的顏色,螭吻說大概一百哩之外就沒有陸地了,在這裡被包覆的中心就是綠瓦殿,只有看的到的地方,才是真正「踩」的到的。也就是說這裡是漂浮在天空之上的?這麼想著,椒圖就有「現在正處於天界」的實感。

殿外圍牆是統一的綠、藍、灰色調,屋簷大部分是黑磚建造,只有偏樓才有紅瓦屋頂,跟一般宗廟比擬極簡、靜肅了許多,不知是為了符合四海龍王掌管風雨的稱號所以才配成這樣的。


椒圖突然覺得腹地很大好像也沒有很好……因為他的腳真的很痠,他們到底走了多久哪?

「綠瓦殿最剛開始不是稱作綠瓦殿,它原本的名字叫做『西風殿』,也就是『給予西風吹拂(祝福)的殿堂』之意,而這裡剛好也是西邊。」螭吻不知道哪裡撿來的樹枝,他朝向各個方位胡亂指著。


「殿的最前面是三川門、然後是廟埕也就是戲臺的部分,啊、我們家的戲臺大了點,說起來還比較像擂台,可以在上面打架或表演……三川門的兩側是龍虎門,對了椒圖你讀過書的吧?」


「嗯。」小的孩子用力點頭。


雖然宗家主人是為了教導任綺羅才請的老師,但其實任綺羅的用意是讓身為侍童的自己有旁聽的機會,而在更早之前,他已經在宗廟翻閱過上百冊的書籍了。


「那太好了!我就不用多解釋了……嗯,反正就是中庭、拜殿、正殿、左右護室、然後跟民間的廟宇不一樣的是我們的寢宮。」螭吻大步穿越正殿,夾著愉悅聲調加快了說話速度,像是對於帶領椒圖這件事鬆了口氣似的。


「寢宮?」


「對,九龍子居住的地方,大概是坊間酒樓那樣的大小,有五棟,每棟有不同的名字。但是很多人都搬走了,剩下沒幾個人,基本上現在是隨意九龍子要睡哪裡就睡哪裡。再後面的宅邸,就是下僕和宮女居住的地方了。」

「那龍王……殿下呢?」


「他當然是獨佔一棟啊,那棟不包含在那五棟裡面,據說先王在的時候就蓋好了,曾經被大火燒毀整修過,不過還是叫做崇華樓。不過應該說平時九龍子並不會去叨擾他,畢竟壞了老人家好事不好嘛……」


「什麼好事?」椒圖發出天真無邪的嗓音。


螭吻挑眉,隨意打了馬虎眼。
畢竟有人三天兩頭帶著宮女和花精回來過夜的,擅自打擾?他還不想這麼早死。

 

「喔,這個以後就會知道了。反正你先住這裡,應該是和我同一棟。不過,我們幾個不太講求輩分的……哈哈!」

的確,看得出來……椒圖暗想。
因為螭吻從頭至尾的口吻,完全沒有透露將他當兄弟的意思。

「你的衣服和用品在你搬進去時候都會有人替你準備好,所以不用擔心……」說到一半螭吻停住腳步,比他矮上兩個頭的椒圖差點撞上前方人的後背。「啊,是麒麟。」

「……!」
聽到那人的名字椒圖猛抬起頭來,從內心深處狠狠倒抽口氣,他望見熟悉人影正在和樂官談論壽宴上奏的樂章,麒麟手上捧著層層疊起的奏褶,臉色略泛白呈現疲憊的樣子。螭吻說的沒錯,自他們從現世回來麒麟像馬上投入壽宴工作中,以致於他們沒有再說過一句話了,他非常忙碌,而且疲累。但是像方才在大殿內,那些雜官切切私語時,他很明顯的看見麒麟悄然擰起雙眉透露出不悅,他不是故意看到的,麒麟似乎不太喜歡那些雜音。

「……果然很忙啊,才剛結束早朝馬上就投入下個工作了。」


螭吻像在自言自語,因為椒圖的視線已經完全放到麒麟身上。
雖然他一直知道盯著別人看很沒禮貌--但他不由自主的那樣做了。
結束一方的談話,麒麟像是注意到了太過熱切視線朝他們走了過來,微微躬身,姿態莊重。

「螭吻大人、椒圖……大人。」

有點不習慣似的停頓語氣,但終究要加上敬語,畢竟這裡是綠瓦殿。
麒麟望著椒圖一張臉漲成深紅,不禁有些擔憂的低下頭去詢問。


「怎麼了?您不舒服嗎?」現正八月……氣候溫煦還不至於發燒吧?


椒圖猛力搖頭,他不想這樣口中卻發出了結結巴巴的聲音。「沒、沒……有!」


當麒麟低下頭來,用那雙夾帶翡翠光的淡金眸子直視著他的時候,椒圖覺得兩頰發熱,腦子也跟著快燒掉了。麒麟穿的還是現世那套樸素的綠花刺繡白旗袍,將平時撥至ㄧ邊的髮紮起成漂亮弧度的馬尾,上頭墨綠中國結的綁帶垂掛下來。


「請好好保重身體……這裡和人間的氣候有點不同,我怕您水土不服。」


「喂……」一個聲音插嘴道,被晾在旁邊的螭吻有點小不滿。

「我怎麼從沒見你對我這麼關心?這不公平。」

不說還好,螭吻才剛出聲就後悔他今天為什麼要這麼多嘴了。


「是嗎?」麒麟提高聲調,但語氣冰冷。「剛剛的帳我都還跟您算呢,您那樣衝進大殿成何體統。況且龍王殿下把椒圖大人托付給您,我怕您把有的沒有的都教他了。」

「哈哈……我怎麼會呢……」


螭吻汗顏,但麒麟用了篤定口吻。

「不,您就是會。我想您一定準備把他丟進天風閣裡,連房間都不告訴他,說句『再見你自求多福』就拍拍屁股閃人。」

……這些人哪來的讀心術啊!螭吻冷汗已經悄然流了一半。不過麒麟有一點說錯了,他只打算帶椒圖到半崇夏那裡,之後就不關他的事了。

椒圖愣眼望著前方兩人,眼前這個麒麟好像跟他認知的不太一樣,在現世當時的「瑞大人」是個熟知禮數、循規蹈矩、正氣凜然的人,嗯,不過這麼解釋起來和現在也沒什麼差別。但是椒圖以為他對待上級的態度應該和他想的……有些不同,就之前他對任綺羅的態度,椒圖還以為麒麟非常溫順。不過有一點已
經可以篤定了,那就是麒麟還是認為他是小孩子。


光憑這點椒圖就不自覺的惆悵起來,即使外表看起來多麼幼小,他也三百多歲了啊。
他大概永遠無法獲得和麒麟對待螭吻那種平等態度。

 

「啊。」

螭吻又驚呼了一聲,有這麼湊巧大家都聚在一起?螭吻望見從對面走廊出現兩個人。
年輕男人,一個和螭吻的體型差不多,另一個則是非常高瘦,他們穿著相同款式、但顏色不同,上好的質料的衣袍。他們原本聊著天,但發現對面螭吻等人,暫留了腳步。兩人袖子上臂繡有徽章,奇妙的花紋盤旋在一塊兒,那是獸形?椒圖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的衣著看。

螭吻低聲湊近椒圖耳際說了:「你該認識的,左邊的是饕餮右邊的是蚣蝮。」


「排名九龍子中的第五和第六。」麒麟補充。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