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所羅門的封印

 

「信命者,亡壽夭;信理者,亡是非;信心者,亡逆順;信性者,亡安危。」──《列子─力命第六》

 


光線從窗櫺透射進門內,日光刺眼奪目。體型纖瘦的黑髮青年以極度不舒服的姿勢翻了身,迷濛光線從微睜開的翡翠眸子透了進去。「嗯……」

當麒麟醒的時候,身上多了一條兔毛毯。他還是睡在椅子上,起身的時候質感良好的蓋毯掉落地面發出啪沙聲響,不過正對面床禢的兩個孩子已經不見了,椒圖和啟羅似乎已經離開很久。「那兩個小鬼……」麒麟站起來輕觸他們昨夜睡過的床鋪,連餘溫也沒有遺留下,只剩下凌亂的被褥為存在證據。


不過,經過昨夜,他想有些事必須弄清楚。

麒麟披上外衣,整理好儀容,準備向宗家的僕役交代,準備走出房門時卻遇到啟羅。「瑞大人,不用早膳嗎?」


「不了。」麒麟表現鎮靜,但其實他每次看到啟羅的心情都是複雜的。至於哪裡複雜他也說不上來……

「我有事要外出一趟,麻煩你轉告任當主。」
「是。」

褐髮的孩子靜默地點了點頭。

 

「還有……啟羅,我要見南天哮。」

「哎?」愣了一下,童稚的眼睛參雜了些許疑慮。
「就是上次在市集遇到的那個人……你知道是誰吧?」
「知道是知道……但……」

「必須稟告椒圖大人?」
「是的。」


「那我就自己想辦法了。」看來還是得通過椒圖那關啊……麒麟無奈的嘆了口氣,啟羅看見麒麟的神情沒來由緊張了起來,他發現他不喜歡惹眼前這位大人不高興──打從心底的。於是他小聲地補述:「……其實南天哮大人在孤城很有名的,一點都不難找。」

「為什麼?」難不成南天哮那天自大妄為的話語一點都不假嗎?麒麟疑惑。

「因為南大人作風大膽性格又豪邁,不但街坊鄰居熟悉,還常常鬧上官府衙門去。」


真是容易理解……
麒麟用膝蓋想也知道那個男人為了什麼事情被架進官府。「啟羅。」

「你能告訴我,南天哮是為了什麼而離開宗家?」
「這……」孩子搖搖頭。「我也不知道,那已經是我來之前的事情了,而且現在的宗壇是決口不提南大人的名字的。」

「聽說南大人補的卦很準,他原本在孤城就是『解籤人』,據說少了他壇裡還為此曾經傷透腦筋,因為沒有人像他一樣說得那麼準透。」

「但他現在仍是個卦師。」麒麟提道。


孩子歪頭想了想,他點點頭,少見堅定的神情流露在啟羅的眼底。「是的,孤城的確需要卦師的。就像不能沒有宗壇一樣。」

「應該說……孤城的人民無法欠缺信仰,如果沒有了就不知道怎麼生存下去了。」

「……」
麒麟有點吃驚的望著孩子,啟羅語畢自覺自己竟然在大人物面前如此義正詞嚴,整個不知輩分和輕重的模樣,羞愧紅了臉。「對、對不起……」

「不,你說得很好。沒什麼好道歉的。」

麒麟對孩子輕輕笑了。


「我想你一定很喜歡孤城吧。」
「是的……」孩子的雙頰漲紅到快出血,他想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黑髮青年不怎麼在意的接續說︰「好了,時候不早我必須出門了……有什麼問題晚一點再說吧。而椒圖大人那邊就麻煩你照應,叫他把《列子力命篇》讀完等我回來。」


麒麟已經能想像那個孩子如果知道自己要出門,一定會死賴活賴尖聲請託帶他出去……光想像就非常棘手。

 

 

說孤城是個卦城,也不為過。


天空萬里無雲甚至有些炙熱,從宗壇的階梯上便可望見底下滿街的卦攤,好不熱鬧。侍奉龍子的宗壇不外乎祈求「風調雨順」,很多攤子上繪製著龍神像的卦聯,但健康、安胎、求財的卜卦仍不可缺少。

麒麟覺得要找一個掛師不是容易的事,更何況是以卜卦出名的城市,這個城市裡少說有一百多間卦攤,孤城並不大,大概兩個時辰可以繞行市區一周。麒麟想趁人還不是很多的時候趕快走完,他不喜歡洶湧的人潮。

黑色老虎飛竄出從麒麟身邊躍過,狂奔跳往高處為了看清楚點。因為人類是見不到侍神的獸形的,因此麒麟也無所謂,黑虎最後停在屋簷向下俯瞰,似乎對那些人們模樣很感興趣。


「虎形。」麒麟輕聲喊道。大型貓科動物跳躍至麒麟身旁,隨侍在旁待命。
「替我將那個人找出來。」

南天哮畢竟是人類,獸的侍神形容人類有種特有的「腥羶」味道(麒麟也覺得)。人類的味道似乎與其他物種不同,於是麒麟乾脆讓虎形依循那人的味道去尋找。

在那之前,麒麟隨意在市集裡遊走。

好熱鬧……這是麒麟很少體驗到的感覺。因為天界冷僻又荒蕪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景象,如果被龍王知道他在這種場合閒晃,大概會被譏諷「你未免也太悠閒了吧?」

有許多小孩拿著扯鈴從他旁邊跑去,發出笑鬧的聲音。如果是平常,他大概會覺得那笑聲很刺耳,但在他出門之前已經調整內息了,所以步行在街道上還不算太難受。

麒麟覺得,孤城大體來說是個很乾淨的城市。
或許因為地勢孤立,這裡的人大部分都很純樸。這裡並沒有什麼不好,甚至可以說,那位椒圖大人經營的相當完善。


過了沒多久虎形奔回他的身旁,向他稟報「找到了,麒麟大人。」
麒麟點點頭並順了順虎形的毛髮。


據虎形的情報來源,南天哮就住在在市場南方非常偏僻的鐵鋪旁。由官衙口中探聽南區算是貧區,好心的官尉建議像麒麟這般相貌和衣著的人不要冒然前往比較好,貧區的居民通常為了錢與食物展露暴力的一面(但對麒麟來說根本無所謂)。
走到巷道最底就可望見連綿不斷由破布和朽木搭製而成的棚架,麒麟立刻就認出那是他剛到孤城時所在位置,距離市場不遠,大概二十分鐘左右路程。
麒麟來到的是與孤城市中心完全相反的世界。
那是隔絕外界洶湧人潮的靜僻角落,瀰漫著土塵,從外觀完全看不出有生人氣息。

沒有人……


這當這麼想的時候,虎形開口了。

「麒麟大人,請小心一點。」黑虎壓低聲音提醒,牠是專長戰鬥的侍神能察覺危險的味道。
「……!」

打破寂靜的是,幾個酒瓶從更隱蔽的棚子內滾出,被踢飛撞到牆面碎裂,虎形順勢阻擋在前面,將麒麟擠推至一旁,破碎的陶片才沒有砸到麒麟。
麒麟擰起眉,這些人……擺明是故意的。

「這是待客之道嗎?」


幾個粗獷的男人,像傭兵一樣的體格,從棚子裡走出。「他馬的待客……之……」男人看見麒麟後先是愣了一下,原本想破口大罵的話都噎住了,怎會有這麼一個不搭調的人出現在這種地方。

「你是誰啊──?」

「我……」
正想解釋的麒麟正巧望見南天哮搖搖晃晃的從裡頭走出來,像才剛醒一樣,肩上架著掛師招牌,準備上工。

「我有事找南天哮先生。」麒麟眼神示意,目光轉自男人的方向。

 

「南!有人說找你啦!」
「啊?」南天哮搔了搔頭髮,正眼對上站在他眼前的人。麒麟點頭致意,南天哮倒是整個人僵住了,上次見著這名青年是晚上,這次可是光天化日的大晴天,他怎麼就沒發現這個人這麼的……

「我說,你和這裡還真是不搭調啊。」

「……我想也是。」


看了像誤闖迷途的羔羊,南天哮調侃道。眼前黑髮青年有一雙翡翠綠的眼瞳,穿著質感良好的衣衫,還有出生達官貴人世家的氣質。

真的太醒目了啊,不過說了這傢伙也不會相信吧。南天哮想。


「有空聊聊嗎?」麒麟先提出邀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