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氣味……
  
  麒麟回過神來發現非常不妙,他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但是他已經僵止步伐,像被木樁釘在當場。
  簡直像被刻意引誘而來的。
  
  就連奔跑在前方的虎形都注意到了,侍神折回來,從麒麟的腳邊穿越而過。望著麒麟越來越蒼白的臉色,大概心裡有個譜底。因為這種事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
  
  
  「──麒麟大人,您還好吧?」
  
  麒麟暗喘了口氣,試著穩住聲音。「……沒事。」
  我沒事。
  『沒事的。』
  
  只不過是人而已。
  麒麟在心底默念著,而他也期望如此,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的無法移動腳步。
  
  為什麼要挑這種時候……是因為血嗎?血的氣味讓麒麟不太舒服,雖然只有一點點而已,麒麟可以想像深紅一滴一滴落在他腳邊的地面,逐漸被泥土吸收。但是籠罩在血腥味中的他,耳際不斷竄入則是逐漸擴大音量的喧囂。
  
  他真是個徹徹底底的白癡……!
  麒麟開始後悔了,這擺明了是自殺舉動,為什麼自己就是為了逞口舌之爭呢──
  就連那個大剌剌的螭吻都知道這樣子簡直就是飛蛾撲火,他又不是活膩了明擺出這種自取滅亡的行為。狀況並不好,麒麟單手摀住口,不斷翻騰上來的作嘔感襲擊而來,冷汗從額際溢流而下,擰起被染成黑色的雙眉。
  
  「螭吻大人有交代,為了顧及您的安全,請把五感減弱至最低,甚至封閉起來吧。」虎形說。
  
  「我知道……」
  
  封閉五感。
  
  
  竟然要封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就連同在天庭時那種竊竊私語都幾乎要了他的命,更何況是這種近似祭典的場面。四周喧鬧聲不斷被放大,不斷被點燃的炮竹聲響和吵雜人聲如雷灌耳。那是平常人無法想像的數十倍聲道轟炸,就拿犬貓來比喻,聽覺為人類十倍;而對麒麟來說普通一根針掉落地面的聲音等同於一隻筆掉落聲響。
  
  如果沒有萬全的準備,麒麟根本不敢這麼大剌剌踏入人世。
  更何況就算封閉也不是說封就封的,沒有辦法只封閉一個感官,只能減弱外界對他的傷害。
  
  
  「如果再這樣下去,只怕您會先氣血攻心傷了丹氣。而最後……」會氣絕身亡。
  
  「……虎形,你也太囉唆了吧。」
  
  「小的不敢。」
  
  麒麟好不容易緩和不安的情緒,排解掉從胃部底下翻湧而上的嘔吐感,把他的中樞神經和穴道抑制住,才想停下喘口氣,麒麟一抬頭發現一個視線正望著他。
  
  
  ──乾淨而純粹的視線,甚至有點無神。
  那是一個孩子。
  
  大概到自己肩高紮著髮的亞麻髮少年,目光灰暗的直視自己。
  
  
  兩人間隔大約一公尺的距離,麒麟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震懾到說不出話來。詭異的是,似乎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因為行人來來往往從那孩子的身上穿越過去了,那個孩子的身軀呈現半透明,像不存在世間的形體。
  
  孩子伸出了手,像宣示一樣的伸直手臂,他手上抓著剛剛在屋頂上呼嘯而過的金紙。
  
  
  「……」麒麟瞠目結舌的望著他,大腦的痲痹讓他懷疑是不是幻象。
  
  他突然想到剛剛他手上那張寫的字句。
  那個孩子手中的紙張越捏越緊,一直到紙整個捲縮在他的掌心中央,當他再次攤開手掌時只看見被揉的小小的碎紙團,一瞬間燃起火光,轟的在他手上燃燒了。
  很快的紙張燃燒殆盡,在掌心中閃爍的光芒消逝在喧囂夜色。
  
  ──是.誰.的.心.中.有.火?
  
  
  誰的心中有火?是誰手中握著火?……一個聲音在麒麟的腦中響起,少年純潔的眼睛直碌碌的盯著他。麒麟艱難的吐出字句,他才發現他的喉嚨沙啞又乾澀,他的意識非常昏沈。
  
  「你……是攻擊我的人嗎?」
  
  
  少年露出了哀傷的眼神,像做錯事的小孩。
  
  「我不是故意的……」
  「你受傷了。」那聲音虛無飄渺,像在一個空間裡的回音,沒有真實感。
  
  
  少年伸出手來,想要碰觸麒麟的傷口。
  
  雖然是魂魄,但麒麟也不想給他人碰,麒麟悄然後退了一步露出了緊戒姿態。那個孩子,手停留在麒麟面頰的位置,僵持在半空中,因為碰觸不到對方所以又放下了。
  
  「我不是故意要讓你受傷的……」
  少年搖搖頭。
  
  「對不起。」
  「……」
  
  
  說完話少年轉身離去,彷彿完成什麼任務似的,頭也不回消失在人群裡。麒麟望著孩子瘦小的身影被埋進孤城的黑夜中,也沒想的大吼出聲,那名少年,是他曾經見過的──
  
  
  「椒──……」
  椒圖……!
  
  孩子的樣貌和三十年前一樣完全沒變。
  
  難道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椒圖離去嗎?他可做不到……!他想追上去卻發現全身都沒有力氣,該死的,為什麼挑這種時機呢?
  
  
  「喂,小心點。」麒麟搖搖晃晃踏出一步手臂就被別人抓住,一個粗獷聲音在麒麟耳際響起。
  黑髮青年的身軀被強硬的扳了回來,麒麟瞬間就甩開了對方的手。
  
  男人見狀,吹了口哨,口中喃喃念著:「你這傢伙長得文弱但還真兇!……我可是好心幫你,不要被奇怪的東西給拖走了。」
  
  「什麼奇怪的東西……」麒麟狐疑的望著眼前人,他必須平復心情才能穩定喘息與心悸。
  像藥商的男人肩上背著很大的「神算」旗幟,不過他本人卻比普通的卦師更增添了點……粗獷,與普通算命師那種頹廢消瘦的感覺不同,像從事勞動工作一樣,男人身上的肌肉非常發達,脖子上的筋連接背部肌肉,而且渾身酒臭。
  
  「那只是魂魄。」但不是不好的東西,麒麟確信。
  
  「等等……你看得到那種東西?」
  
  「一點點。」
  「天曉得那是什麼……」男人擺手,絲毫不掩飾。「但我能確信你看到的不是鬼。」
  
  不是鬼。
  這人怎能如此篤定?
  
  但這個男人是普通的人類。因為這個男人看不見虎形,因為他對伏在自己身旁的黑虎視若無睹,就算是擁有仙職的人看見侍神眼皮不可能連眨都不眨,更何況是猛獸型的侍神。
  如果不是鬼的話,但那剛剛的景象又如何解釋……
  男人把身上的卦放下,瞇起眼睛注視著眼前人,露出抱怨般的語氣。
  
  「這裡那種東西很多的,你該不會是從外面來的吧?像這種時節小心被抓走。」
  
  「被抓走?」
  「我看到的只是……」只是一個孩子。
  
  男人咧嘴笑了,嗤之以鼻的笑法。他覺得眼前這個黑髮的青年太沒自覺了。「我是城裡最有名的卦師,像那種邪魔歪道問我準沒錯。」男人側身讓旗子傾斜露出他的名號──「卦師第二九,坎卦南天哮」。
  
  「……我不相信你。」麒麟愣一下,搖搖頭。這種口吻他太熟悉了。
  
  「哈哈哈……!你還挺有種的,你還是第一個斗膽當著我的面說的人,我是南天哮,叫我南就行了。」
  這個男人讓麒麟有種他非常愉悅的錯覺,他突然想起了那個在天上老是耍著他玩的男人。
  南天哮伸出手掌,但麒麟並不想跟他握手,縮回右手的時候他們同時看見像被小刀劃過手掌的痕跡。而溫熱的血液不斷從手指、掌心和關節處湧了出來。這個舉動又讓麒麟嗅源源不絕的血腥味,他難受的擰起眉。
  
  「你這傷口是怎麼回事?你難不成有割腕的嗜好?趕快包紮一下比較好吧!」
  
  誰有割腕的嗜好啊?麒麟把手隨意擺放身側。
  
  
  「我的名字是『瑞麒』。」
  瑞麒是龍王給予麒麟凡間的名字。麒是指男性,麟則是指女性,而為了祥瑞之稱而給了瑞獸之名。
  
  「這名字還真奇怪。」南天哮嚷著,「不過說真的,你比想像中的醒目多了,最好小心點。」
  
  「我能需要什麼戒心?」
  麒麟擰眉,他實在搞不懂這個人一直在言語上調侃他是什麼意思。
  
  「你的眼睛,我一看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因為普通人才不會有這種眼珠顏色。」
  
  「你該不會是什麼幻化而成的吧?」男人拉直了唇角。
  雙眼……
  是一種非常蒼鬱的翡翠綠,平靜如溪水,蒼翠如綠蔭。只有需要隱藏身分的人,才會擁有異色的眼瞳。暫留腳步,麒麟皺眉,這個人沒有仙職也不是天人,但他必定知道了什麼,甚至有什麼依據才會這樣說的吧?「我不是。」麒麟頓了頓。當然不是,以「什麼」幻化的身分來說太誇張了,而且他又沒有什麼特別能力,他只是更改了眼睛和髮色而已。
  
  「你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南天哮勾起唇角,興味昂然望著眼前人。
  「這個嘛……」
  「你可要知道,被那種東西吸引的人通常也有吸引祂們的強烈特質。除非你跟他們是一樣的……」
  「一樣?」
  「你的意思是我跟他們是同類嗎?」
  「沒錯。」
  
  「要不然就是……那種東西有求於你的時候,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麒麟愣住了,這他到是從沒想過。有求……於我嗎?
  因為有心願必須實現,所以才以那樣的心態出現的嗎?
  
  「──但是祂們的存在不就是祈求與被祈求嗎?他們虛無又沒有實體。」一直位於龍王殿上的麒麟無法理解眼前人話中涵意。
  
  「是沒錯啦……」
  
  
  「不過啊……這種東西不是這麼講道理的。」南天哮望向遠方的燈花燦爛,幾個拿著蘋果糖的小孩子在他們身邊飛竄著,顯現這個城市的生命力蓬勃。
  
  「我怕你一不小心就會被吞噬掉,到時候就真的成為他們的同類了。」
  
  「況且……那傢伙很像……」男人恍恍惚惚的語氣引起麒麟的興趣──「你說誰很像?」
  
  
  「你遇到的那個傢伙啊。」
  高大男人拖著腮,陷入深思般地不斷在腦中搜索回憶。「嗯……誰呢?」
  
  「反正很像某個人就是了。」
  
  
  麒麟顧不得他腦中的疼痛,一把衝上前抓住男人胸前的衣襟──「你……認識那個人嗎?」
  那個人很有可能是椒圖。不,麒麟根本就已經確信他是椒圖。
  至於為什麼會以「那種形態」出現在這裡則是他必須去解開的謎題,他突然想起那個孩子沒有任何思緒的眼神,夾雜深琥珀色的空曠──
  
  「認識啊。」
  「不過他可能不認得我。」男人被眼前人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剛才還極度排斥接觸動作的人現在卻激動的揪著自己的衣領不放。「喂,你這個人真沒禮貌。」
  
  麒麟似乎注意到男人注視的眼光,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鬆開了五指。「很抱歉……我……」
  
  「我……」
  麒麟大人。麒麟大人。
  
  虎形的聲音在耳際響起,那就好像風鈴搖曳在空氣中叮咚響的感覺。麒麟知道他的精神有點渙散。
  所有思緒就像被一絲一絲抽離一般,很緩慢的在侵蝕自己的思緒。
  
  在一個急促響起的鞭炮聲後,麒麟直直往地上跪了下去,南天哮原本想伸手去拉眼前人的胳膊,但卻在慌亂中被那人別開了,他只看見黑髮青年一手掩著額際,從骨子底悄然升起的痛楚漸漸浮出。狀況似乎不太好……
  
  
  噪音……
  外面……好吵……
  
  
  「喂,你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啊──」
  
  「喂……」
  
  
  在麒麟失去意識之前,孩子的聲音猶言在耳。
  
  
  
  
  『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要讓你受傷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