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從前殿騎樓的長廊踏入,緩慢步行,兩旁是聳立的十根石柱,中殿十六根立柱,其中含有四根雕刻鏤空蟠龍柱,每柱為八角稜形。一直到進入大殿廳內他才停下腳步。
就像例行公事他依序向五尊龍神像行古禮作揖,青赤黃白黑五龍群聚中心的側邊,則是四尊四海龍王神像,依序是東海敖廣、西海敖欽、南海敖潤、北海敖順。 主體是方位區分的「五帝龍王 」,副是海洋區分的「四海龍王」,以及寫了名字的天地萬物五十四位龍王,六十二名海龍王牌位。

但這些都只是凡人意象中的龍神,這些尊像將人們祭祀的神祇蒐集起來,成為綠瓦殿的象徵。


麒麟雙手疊並,左手在前高舉至額際,躬身行三十度禮,最後起身挺立回復原本站姿,淡金色的睫毛輕輕地覆上顫動著,秉住氣息像一個呼吸都會打破廳內靜肅,高貴不可侵犯的面容。
簡直就像代替主祭做到盡善盡美姿態,麒麟依序從五尊神龍像拜到四海龍王,最後停駐在正龍王像的尊前,這尊是天界依循龍真正樣貌雕刻製作的,比起世人對龍的傳聞更確實貼切的樣貌,龍像前有案桌,上頭鋪了金流蘇席,比起祂尊神像還要巨大的龍神,麒麟的身影簡直像粟米那般渺小。

不過誰也想不到真正的龍王是那副德行吧……


仰望著擁有七彩鱗片覆蓋的雕像,徐徐如生彷彿下秒就會衝破天際,翠玉般的眼瞳中映照出蜿蜒呈現騰升姿態的龍神。麒麟深深吸氣緩慢地吐出,因為晨間冷空氣讓他唇邊呼出白煙,垂首作揖,垂下的金髮閃爍著天際的白和本身偏綠的翡翠光芒。

垂首,彎身,垂首,彎身……反覆十次。


是例行公事沒錯,只要一踏入龍王殿麒麟一定會依照古禮一尊尊神像全部拜過,五體投地狀,拜佛心法三千拜那般,雖然手腳並沒有接觸地面,麒麟臉上也無任何情緒,但那雙眼睛、那副姿態連人世德高望重的聖人法師看了都會不禁顫抖吧,宛如凜冽殘花高潔地讓人目光移不開視線。

真是奇妙,明明上秒暴跳如雷口出諱言在所不惜的某人,下秒卻像裝飾茶室瓷碗裡的樁花……

極度不協調,卻又理所當然。


「……我會等你回來呦。」

 

突如其來從上方冒出的嗓音,不算大的音量在寧靜廳內迴響著。麒麟像是不感意外地,從作揖中挺直背脊,迴身望向聲音來源,看見螭吻在赤龍的肩頸上穩當地坐著,一手撐著身體悠哉神情一如往常。「……雖然很想這麼說,是不是該祝福你,但父王也太狠心了。所以,我是沒辦法這麼說的。」

「下來,您會挨罵的。」


「哎、父王不在會罵我的只有你了吧……」事實上也只有你這麼敢……

螭吻從上頭一躍而下,姿態輕盈像是很擅長從高處躍下似地,著地時反作用力很小只發出輕的聲響。螭吻原先明朗的面容凝視著麒麟,一直掛著的笑容消逝只遺留了難得的安靜。

麒麟愣望著螭吻,眼前人難得這副模樣,雙眸隱藏涵意。

你是……想要說什麼?麒麟噎聲並沒有開口。


「麒麟,你……」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認真?」像個大男孩的嗓音吐出,被空間拉長的音律繚繞在耳際。

「……啊?」


什麼……?
一瞬間摻雜憂傷的抑鬱顏色從螭吻眼底閃過,但真的只有一瞬間而已,麒麟將男人的反應收盡眼底。讓他錯愕的,除了那句話的涵意……還有為什麼露出那種表情?

隨即螭吻勾起唇角露出燦爛的微笑,充斥著和煦光照溫度。


「──我只是在想你會不會太認真了點,為什麼做什麼事都這麼認真呢?真的很厲害。」屬於螭吻特有語調像是非常讚嘆的模樣毫無諷刺意味。

「……謝謝您的讚美。」

領首,謙虛並不是麒麟的本份,尤其他人話中帶話的時候。

「我會去跟父王說的,你其實可以不要去……你也知道這次事情太強人所難,我去向父王交關一下說不定能通融,一定沒問題的!」試圖改變眼前人的心意,深吸口氣螭吻語重心長說著,但只見眼前直視自己雙眼的玻璃雙瞳沒有絲毫動搖,甚至連眨眼都沒有,螭吻有些緊張地喊了對方名字。

「麒麟……!不要去比較好。」

「螭吻大人。」
「既然答應了,我就會做到。」


他已經允諾了龍王,雖然不是非常情願。目光直視著螭吻,麒麟微勾起了唇角語氣倒是很冷靜。
螭吻歪了頭……「不要逞強啊,真的沒問題嗎?」

「是的……能有什麼問題?」

既然我都無所謂了眼前這個人為什麼這麼囉唆?察覺到麒麟眼底的疑惑螭吻擰起眉頭,他想伸手抓住眼前人,但手指才擦過上臂袖子,麒麟便悄然地往後退了一步。


「……」
麒麟無聲無息地拉直了唇角,螭吻才想到自己不小心越了界限,因為有人非常討厭他人的觸碰,無論對象是誰。

「欸,就算不行,你還是要去嗎?你知道嗎……我很害怕呦。」


「不必太過擔心了,螭吻大人。」
害怕?
他哪裡發明的辭彙啊……?麒麟垂首示意不敢當,垂下眼眸卻沒什麼謙卑味道。「不會有事的,龍王殿下不也說了『沒什麼我辦不到的事』,更何況三個月時效很短,如果是半年的話我就不會去了……」

「半年還算好吧,你不怕他把你直接丟在現世……你會不會太相信他了吧?」那個人說話反反覆覆不要說龍子們了,就算是麒麟有必要相信嗎?

「不相信我就不會去。」

「……」
這個人雖然和龍王像是天敵那樣的存在,麒麟面對任何人事物說話氣燄不減,甚至對於龍王的做法有很多反彈,但最終還是會屈服於那個人的裁決,他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的人,而像是理解了什麼而接受了。所以,比起龍九子麒麟反而是最能服從,同時也是最能反對龍王的人。螭吻想到這裡唇角不自覺勾起笑容。「……」

「麒麟。」

「如果你叫喚我,我一定去接你。」

 

一瞬間睜大了淡色眼眸,麒麟眼底閃爍過一絲詫異,某人的語氣太認真讓他愣在當場,那種語氣像是耗費了極大力氣的誠懇,一字一字的吐露在空曠的大廳內迴響──

「……」


「離這麼遠,是聽不到的。」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用手指搔了搔後腦,螭吻笑了出聲,「連承諾都不能給啊。」
「你真嚴格。」


「如果做不到的話,就不要給。」麒麟凜然的嗓音很靜,像他眼珠顏色那般。「……與其產生期待,那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比較好。」

「是嗎?但如果你會期待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不過某人連期待都不肯呢……螭吻盯著麒麟的側臉,「我會將我的侍神交給你,不要拒絕呦,你一個人是絕對不行的,你說一百次可以我也不會相信,所以……我會裝作沒有這回事的把侍神交到你手上,父王不會知道的。」
「……」

「而你說我不會去接你,那倒是真的。」螭吻露出他擅長的燦笑,麒麟微擰起了眉。「──你太了解我了。」

「可是,我還是要說……」
「我會等你回來。」

等你九十個日子,當你再次踏入這裡我還是會笑著迎接你,像平常一樣。


麒麟望向朝日完全升起的殿外,層層浮雲疊起散出絢麗光彩,將廳內撲了層粉光,只剩下螭吻的聲音繚繞,但對麒麟來說那音韻不知為何分散出去了。

「所以,請務必安然無恙的回到這裡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