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什麼的不能吃啊】土銀 
  
  
  
  真選組屯所外頭來了不速之客。
  
  「新年好~阿魯!」
  
  「啊……」
  山崎退慌慌張張的打開屯所的門,依照今天的夜間的排程並沒有任何預約啊,而且外頭還積了厚雪呢,冷都冷死了,還想說是誰會在忘年會來參訪?結果卻看到萬事屋三人還有……大猩猩女……阿不,是未來的組長大姊,志村妙。
  
  不妙啊,這組合。
  
  「你內心的OS說什麼我都聽到了喔……呵呵呵……」喀啦喀啦。
  
  阿妙那纖細白皙的手指深深陷入山崎的頭顱裡,過度用力發出扭曲的聲音。
  扭曲的或許不是手指就是。
  
  「好痛痛痛……阿妙小姐我的頭蓋骨要碎了……」
  
  「哎呀,還沒新年就要見紅嗎……真是恭喜你了啊。不過,阿妙,他真的會死掉喔。」
阿銀邊挖鼻孔無關緊要說著。
  「見血!?哪裡……不吉利嗎阿嚕!?」
  
  「……你們不顧著看啊快救救我……」
  
  
  「阿哈哈,終於來了啊!我們已經開始喝了!」重重的步伐朝他們而來,這聲音是……
  「局長!」  
  救星啊!
  近藤勳從山崎背後出現,解救差點踏入天堂的山崎退,大猩猩不愧為大猩猩,更何況是統帥真選組的大猩猩。
  
  「打擾了,近藤先生。」新八禮貌的點了點頭,在這裡他大概是最正常的人。
  「大猩猩紅包拿來!」
  
  「哈哈,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忘年會都還沒過呢哪能算新年啊!啊,阿妙小姐,外面很冷,快請進~」
  「我帶了自己做的煎蛋,不嫌棄的話請大家一起品嘗吧。」阿妙說著拿出用和布包裝的餐盒遞給了後頸流下冷汗的近藤勳,只要是親身經歷過的人都知道華麗包裝裡頭實則是足以毀滅宇宙行星的不明物質。
  
  「不要吧……大姊今天醫院沒開……噗!」志村新八腹部受到一記肘擊。
  
  
  「請收下。」
  
  
  志村妙笑得溫柔婉約燦爛得不得了附帶未知殺氣,山崎只好戰戰兢兢的雙手接下了那未爆彈……
  「喔……謝謝……我先拿去廚房好了……」
  
  
  「對了,他們是局長找來的嗎……?」一同步行在廊道上,領著萬事屋一行人進屋。山崎想到這麼問了。
  「想說平常也受到他們很多照顧,更何況偶爾邀請阿妙小姐來屯所坐一坐可以促進感情交流……嗚噗哇啊啊!阿妙小姐……!」
  
  「我可是沒有辦法與人猿的世界做感情交流的喲!」
  揍了人還能掩嘴笑,心平氣和的說出這樣惡毒的話語……真不愧是身兼保鑣的酒店小姐。
  「阿妙小姐我對妳的心意可是千真萬確的……」
  「閉嘴,大猩猩!」
  
  
  「真是的,這樣不就和平常沒兩樣了吧……」山崎退在內心大大的嘆了口氣,平常要應付副長和沖田隊長就已經顧及不暇了啊……而且把他們帶進來副長一定會很生氣的啊……
  
  山崎偷瞄和神樂、新八走在一起的坂田銀時,那一頭醒目的銀白色頭髮,好像永遠睡不飽的慵懶表情,像小孩子一樣把頸子縮在圍巾裡,手也不想從袖子裡拿出來,從裡到外看起來全然邋遢的男人。
  
  
  唉……
  其實老闆長的蠻帥氣的……跟副長不相上下吧,如果表情再正經一點就好了。
  套副長說的……那死魚眼表情實在跟帥差距了十萬八千里哪,老是看JUMP接一些奇怪的工作,一年三百六十天都在休息吧,離無用男只差跨越那條線而已,還是嗜甜的糖尿病患者……這些怎麼怎麼都跟帥搭不上邊吧。
  
  但碰上事件時時老闆卻又強的像鬼一樣。比誰都強、比他們所認識的人都要強……這不是很像沉睡的猛獸嗎?在被侵犯領域時才會張嘴嘶吼,老闆就是如此被動的人哪,像這樣的人為什麼會甘願和副長交往啊?
  啊啊,怎麼不由自主監察起來,雖然跟我沒關係啦,大不了是早上跑腿時發現副長把人帶回來過夜而且對象還是男的那種尷尬而已,今天可是忘年會啊……該是從工作抽身休息的時候,沒錯。
  
  山崎用力搖搖頭,振作精神拉開一番隊隊室的門。「就是這裡……」
  
  
  「哎呀不錯嘛,有電視可以看,還有酒啊!」
  「下酒菜、火鍋、蕎麥麵阿魯!」
  「比想像中的好呢,看來不是只有吃香蕉而已啊,呵呵。」
  「大姊……妳的暗喻也太過分了吧,這樣不就讓所有人都知道妳在指誰了嗎!?」
  
  「不,新八你的吐槽才更過分……」
  
  
  
  「喂喂喂,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萬事屋的人會出現在這裡?」 
  土方咬著菸一臉不爽的望著這群不速之客。果然生氣了啊,副長……!
  「啊,這種事情就不要在意了。想太多會禿頭呦,多串。」銀時經過土方身邊時拍了拍了他的肩膀。
  「誰是多串?我說明明是屯所的忘年會你們來幹什麼?」
  
  「好冷唷……阿魯!」
  神樂和阿銀已經入境隨俗找了位置坐下,趴在矮桌上。
  
  
  「喂、不要自顧自的坐下來啊!聽人說話!」

  「土方先生身為副長還這麼小肚雞腸。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你根本只是想要我去死吧!?總悟?」
  
  這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景像,萬事屋和真選組一番隊一同坐在桌前看電視。
  不過……
  
  『「我為什麼要和這傢伙坐一起啊?」』某自然捲和美乃滋狂異口同聲的說。
  
  
  「什麼……你們平常都睡一起了,還管什麼坐不坐一起的啊。」新八噗哧笑了出聲。
  「就是啊,土方先生心理明明就在暗爽……」
  「真是不坦率啊,十四。」
  
  「我殺了你們喔--!!!」
  
  「啊啦,我和這傢伙才不是那種骯髒汙穢的成人關係。」銀時蠻不在乎的說,喀滋喀滋咬著仙貝。
  
  「你……!」
  「啊啊……好吵……」銀時摀起耳朵,任由土方在旁邊大吼大叫。
  「那個……我可以出場了嗎?請用茶……」
  打雜兼跑腿兼監察砲灰山崎退識時務的奉了熱茶上來。但正好對上整個低氣壓黑化的土方。
  「山崎……」
  
  「副長我什麼都沒做啊!不關我的事啊!」
  
  

  「認真說,你們到底為什麼來這裡?」土方惡狠狠的盯著那個天然捲,銀時理所當然迴避視線。
  
  「……因為萬事屋只剩下杯麵,而且還是海苔薄鹽口味……啊啊,都怪昨天神樂半夜想吃消夜所以把剩下的起司和泡菜口味都吃掉了。」
  
  「我正在發育期啊,阿魯。」
  
  「妳吃掉了各一箱,應該沒有這種發育期吧。」
  
  
  「所以阿銀我想說帶孩子們來敲詐……不,是投靠稅金小偷。」
  「什麼,你當這裡是收容所嗎?而且我全部都聽到了。」
  
  「十四,別這樣,是我邀請她們過來的。」近藤勳給了土方一個閃亮又豪爽的笑容。「阿妙小姐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就像新八是我的妻弟一樣。」
  『「誰是你的妻弟。」』阿妙跟新八異口同聲的說。
  
  「總之來了都來了,就跟我們一起過吧。」


  近藤老大都露出那種笑容了,真選組還能說什麼呢。
  「……也沒辦法。」土方悄然嘆了口氣。
  
  
  
  
  
  「是說,今年是阿通二度登上紅白!我一定要好好的幫她應援,『你~有~幾個老母~」』不愧是寺門通的親衛隊長啊,連頭巾跟外掛都拿出來了。
  
  「比起唱那種沒營養的歌,還是AKB的筱原麻里子比較好吧。」
  「哼……再怎麼比都比不過渡邊麻友啊,人家可是2.5次元的。」土方吐了口菸,嘴巴發出哼聲。
  「難不成二次元與三次元已經滿足不了阿年了嗎……實在太令人佩服了……」新八一臉飽受驚嚇的說。
  「不管是二次元還是三次元,渡邊麻友再怎麼樣也算三次元哪。」
  「我喜歡池田一男和伊藤久男!最喜歡的歌是新瀉之女阿魯!!」
  「……神樂妳明明是少女怎麼可以這麼老派……還有妳到底吃第幾碗了,不要再吃了!」
  
  「才第十二碗啊阿魯。」
  
  「呵呵,沒關係,神樂妳就安心的吃垮他們吧。反正他們用的是納稅人的稅金。」
  
  
  「『不是這樣的吧,大姊!!!』」
  
  
  志村妙看著坂田銀時伸手要倒第四杯酒,隨手拿起桌上的叉子往銀時的手指剁下去。「啊啊啊,妳殺人啊!阿銀我的黃金右手差點就不保了啊!」
  
  「……阿銀……你不能再喝了喔。你已經忘記了去年的忘年會當時的教訓嗎?(詳見第三百三十六訓)」
  
  「對啊,阿銀你那時說你要戒酒的啊!」
  
  「沒錯!沒錯!」」
  
  
  「什麼教訓,那明明就是妳們陰我的……阿銀我再醉都不可能一次上了六個人啊……(其中還包括無用男)……」
  
  「啊!?你剛剛說什麼!你一次上了六個人?」
  
  「多串君,我就算上了一百人也不關你的事吧。」銀時沒好氣的反駁土方,阿妙卻從袖口拿出粉紅色的鋁箔包,放在銀時的面前。
  
  新八順手抽走放在銀時眼前的酒瓶。
  
  
  
  「給,草莓牛奶。」
  
  
  「……」
  「不會吧?」
  
  「你敢再碰一滴酒我就送你去黃泉喝得夠。」志村妙笑得實在有夠陰險。
  
  「到時已經不是喝酒了吧是喝三途川泉水吧!」
  「小年夜還要被禁止喝酒,阿銀我還是睡覺好了。多串,被爐呢?」
  
  「這裡沒有那種東西!」
  
  「什麼啊,原來大名鼎鼎的真選組那麼寒酸啊……」
  
  「如果是綁在後院的樹上,用火烤倒是可行喔,老闆。」一直在睡覺的沖田總悟拿下頭上眼罩,給了一個十分美好的建議。
  
  「那樣阿銀我會先被燒死的啊……化作寒夜裡的璀璨的流星,一下子就會消逝不見的呦。」
  
  「什麼流星不流星,不能喝酒就在那邊胡言亂語了嗎,你想睡去房間裡睡……!」
  
  
  「哎?我不要!阿銀我要待在這裡。」銀時趴在桌上,毛茸茸的頭髮抵著冰冷桌面,整個人蜷縮起來,十足耍賴。
  
  「走不走?」
  
  
  「我已經被黏住了,被阿米巴原蟲黏住了,完全移動不了哪~」
  
  
  「不要再說蠢話了--」
  
  土方想拉銀時的手臂,卻被他給揮開了,這個人把全身重量都壓在桌子上根本搬也搬不動,現在是跟他在比臂力嗎?
  
  「啊啊真是令人生氣,你當你是三歲小孩嗎!」
  
  「萬事屋……!」
  
  「……」
  
  無聲。
  
  ……那傢伙眼睛已經閉上了,才幾秒鐘時間,該不會真的睡著了吧?那頭毛茸茸的頭髮,和銀白的睫毛,只有睡著的時候才感覺人畜無害,不對,現在不是為了那個天然捲的睡顏看呆的時候……他根本是在裝睡!!!
  
  
  最終土方十四郎忍無可忍吼了出聲--
  
  「銀時!不要在這裡睡會感冒的快給我起來!」
  
  
  「……」
  「……--」
  
  後方傳來忍笑聲。「噗……」
  
  
  「副長……那個……大家都在看哪……」山崎怯生生的開口。
  
  
  
  某人用了揶揄的口吻說著原來土方先生平常都是直呼老闆的名字哪真是溫柔體貼令人羨慕哪還是去死吧。
  某位大姊用手遮住支那女孩的眼睛一臉笑意儘管她不是真的在笑。
  眼鏡嘆了好大口氣說拜託啊誰把這對白痴情侶帶走啊看到這種幼稚放閃連眼鏡都會碎的啊。
  然後有人接續說了想做回房間做吧,我們都懂你的十四。
  
  土方十四郎黑了一半臉差點掉了嘴邊叼的香菸也差一點把榻榻米給燒了。
  
  
  這大概是土方這輩子第一次這麼想去死。
  
  
  ◎
  

     

      「為什麼你要睡我房間?」
  
  土方搪開和紙門一臉不爽。
  
  「我才想問為什麼是你的房間啊,還有這床鋪的用意到底是?」
  「這不是我鋪的,可惡,總悟那個傢伙……」
  
  
  雙人被褥,床頭還放了整盒衛生紙和兩包極薄保險套。
  
  「這些東西哪來的啊啊啊!給我查到是誰放的我一定殺了他!」土方抓起那些東西拉開壁櫥丟了進去,可惜身後的人已經全部看到了。
  
  「啊啊,多串君想幹嘛?如果是『嗶--』『嗶--』的事情,阿銀我今天很累了可不奉陪喔。」
  銀時拉開棉被立馬躺了進去,將厚被蓋得死死的。
  
  
  「今天這麼多人在我也沒辦法做什麼吧……嘖。你真的很睏嗎?才十點你是小學生嗎?」
  
  「喔那個啊……昨天深夜把預錄的特別節目都看了一遍,中間又煮麵給神樂吃……所以阿銀我整晚沒睡啊。」說完還打了個大哈欠,那雙死魚眼整個眼皮都垂下來了,視線也逐漸失去焦距,看來是真的很睏的樣子。
  
  「……竟然為了這種理由嗎?」真是。
  
  「你要睡就去睡吧,但睡前把圍巾拿下來啊,醒來感冒我可不管你。」
  
  「是是。」
  雖然答應了但看起來也完全沒有要動的樣子,完全拿自家戀人沒轍,這輩子遇到這個人可說各方面意味的完敗,土方悄然嘆了口氣。
  
  
  
  確定安頓好銀時後,土方拉開門準備踏出去,轉身時卻看見坂田銀時那雙暗紅色的眼睛正盯著自己瞧,在幽暗的房間顯得明顯,銀時一手撐起頭部,視線平靜無波。
  
  背對窗外透射進的光線,看不清他的表情,竟然覺得眼前的景象有點朦朧。
  
  「哎,你要走了嗎?」
  「當然,我又還不睏,還沒跨年啊……我要回正廳繼續喝酒。」
  「耶~真好,為什麼多串君就可以喝酒?阿銀我只能喝草莓牛奶哪?」
  「我又不像你老是喝得爛醉倒在垃圾堆裡還老是吐得亂七八糟的……!」
  「那是在說誰啊,阿銀我不認識喔。」
  「你……!」
  
  「好了我要睡了,不跟你多聊了,就算世界毀滅了也不要叫醒我……」那人特有的慵懶語氣說著,然後翻了個身,蜷縮進被褥裡。
  「真是……」
  拿他沒辦法。
  
  
  
  回到正廳時,大家已經喝開了,還開始奇怪的餘興節目,大猩猩……局長穿著短褲跳著單口相聲,屯所人多顯得嘈雜喧鬧。土方坐回座位拿起淺碟開始喝酒,過了不久,桌上的火鍋被撤掉,換成一碟碟的小菜以及蕎麥麵。
  
  土方注意到阿妙給銀時的草莓牛奶,還原封不動的擺在那裡……是說,就算不是酒……那個人不是很喜歡草莓牛奶嗎?
  連吸管都沒插是不是有點反常啊?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品嚐溫燙的燒酒,酒雖美味但土方就覺得少了什麼,為什麼怎麼喝都覺得少了一味?啊啊是美乃滋吧……拿出隨身攜帶的萬用瓶擠在蕎麥麵上,整個份量比蕎麥麵還要多。無視於坐在旁邊慘白的真選組組員臉孔,老實說,看到那種吃法,就已經飽了一半了啊。
  
  等到紅白歌唱大賽的壓軸寺門通登場,這時候已經接近倒數了,過了十二時就是新的一年。『跟阿通一起倒數--』
  
  「喔喔喔喔喔喔……!」
  
  由志村新八帶頭一堆組員擠到電視前,土方在內心悄然想著真是不像話。
  
  『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樂!!!』」
  
  
  「……」
  半數組員醉倒在地,望去是死屍一片。這時志村妙起了身,向近藤組長行了禮,撇開暴力行為,她大體上還算個有禮貌的女孩。
  
  「時間也晚了,我們該告辭了。謝謝你們今天的款待。」
  「阿妙小姐妳們可以留宿在屯所啊!這麼晚趕回去太累了吧?」
  
  「不,謝謝了。我可不想留宿在滿是男人臭味的地方。」志村妙一邊微笑著說出惡毒的言語。
  
  「阿銀還在睡啊?」
  「嗯……是啊。」大概吧。土方愣了一下,才發現志村弟是在問他。
  「那怎麼辦,把他留在這裡好了?」
  
  「竟然這麼不爭氣,我去叫他起來阿魯!阿銀回家了啊!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好像真的很生氣,神樂用力撐起身體倏地站了起身,差點把桌子劈成兩半。
  
  「神樂,阿銀他一定也想和土方先生多相處一點啊,就算是多一分一秒也好,今天妳就放過阿銀吧。而且機會難得,妳來道場跟我睡吧。」
  阿妙好心勸著,新八也附和:「對啊,神樂。來住我們家吧,有好吃的巧克力杏仁果喔。」
  
  「好吧,阿魯」神樂低下頭嘟嚷著雖然不是醋昆布……她心裡也明白阿妙說的不無道理啊。
  
  沖田總悟在後頭補了一記:「支那女孩妳都幾歲了還黏著老闆真是丟臉。」
  「你說什麼?」
  「都要回去了就再別吵了!沖田先生、神樂!!!」
  「我送妳們回去吧,夜路危險啊,阿妙小姐。」
  「危險的是你吧,大猩猩跟蹤狂!!」
  
  「……」
  
  
  
  相較對邊的吵鬧,土方十四郎陷入了人生的自我沉思。
  和我多相處一點?
  那個自然捲嗎?
  
  『哎、你要走了嗎……』土方突然想到銀時在他離去時說的那句話。
  
  「……」
  
  「副長,菸熄了喔?」手上疊了一大堆盤子的山崎退向自家副長提醒道,副長竟然在發呆……真少見哪……
  「喔、嗯……」
  「別抽太多了,對身體不好。」
  
  「少管閒事。」
  雖然這麼說著,土方右手卻順勢把菸擰進菸灰缸。
  
  不可能的吧……那個死魚眼自然捲……他才不是這麼纖細敏感的人呢。
  啊啊,越想越渾身不自在啊!
  「副長?」
  「我要回房間!」
  
  「是……」山崎目送土方離去的背影。「是說幹嘛生氣啊……」
  
  
  ◎
  
  
  「還在睡嗎,銀時?」
  
  
  拉開門,看見露出那團毛茸茸的銀髮,土方在銀時身邊坐了下來,看著露出半側臉的坂田銀時,規律的呼吸聲以及走道上來來往往的步伐聲相互映襯著,房間裡面與外面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相當寂靜。
  只有睡著像小孩子一樣……
  
  然後他看見了頸間露出一截朱橘色,擰起了眉。
  
  「不是告訴你圍巾要拿下來再睡嗎……喂……銀時……」這人根本沒有把別人的忠告給聽進去嘛!土方生氣的扳過銀時的身體,把繫在頸間的橘色圍巾給解下,卻在碰觸面頰和頸子的時候停住了手。
  
  
  「好燙……!」
  
  不自然的高溫,土方才發現坂田銀時的額際覆了一層薄薄細汗,臉頰有些不自然的紅潤,將手掌覆上他的額際,果然……發燒了!趕緊掀開被子,拉開圍巾的地方是平常穿的和服與黑色短上衣,但不尋常的是,紅色的液體……從裡頭那件衣物滲了出來,將白色的和服沾染上鮮豔色彩。因為被圍巾遮住了,他又一直趴在桌上根本沒有人注意到。
  
  那是……
  血……
  
  「喂……你受傷了嗎?」
  
  急忙解開銀時的和服外掛以及拉鍊,白皙的肌膚暴露在冷冽的空氣中,不看還好,一看土方就傻眼了。層層包裹的繃帶緊緊纏繞在胸前及腹部,而深紅混雜黃色的液體不斷從繃帶裡頭溢出。
  是傷口裂開了吧--
  
  土方十四郎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定是又接了什麼麻煩的任務,什麼看電視都是騙人的吧,頂多是痛到睡不著罷了。
  還說什麼早睡難怪今天特別反常,這傢伙撐著這樣的身體和他們說話嗎!?根本沒有人發現他身體的異狀啊!……不行,我要去拿醫務箱,土方轉身爬起……手卻被一個柔軟力道拉住。
  
  土方詫異的回頭,卻發現那人用力睜開雙眼,但眼眶裡卻是滿溢的濕潤。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坂田銀時只是艱難的勾起唇角……
  
  
  「不要……告訴新八他們……」
  
  
  什麼?你想瞞他們多久?這麼強忍著就只是為了不讓小鬼們擔憂嗎?
  
  真蠢……!
  
  「局長已經送志村姊弟和支那女孩回去了。」
  
  「那就好……」
  好像真的很安心似的,銀時緊繃的眉頓時鬆懈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有點恍惚的表情。
  
  
  土方覺得一把無名火衝了上來,忍不住對銀時大吼:「你受這麼重的傷,只想著這個嗎?與其擔心別人不如先擔心自己吧!」
  「……多串……火氣真大……而且這只是小傷喔,已經縫了十幾針……阿銀死不了的……」
  
  「……」
  
  「只是好像有點痛哪……」
  「痛?你還知道痛啊!如果沒有主角外掛你早就不知死幾百次了!」
  「哈哈……說的也是……」
  
  「你為什麼都不說--?我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嗎?」
  土方咆嘯著,銀時的表情起先愣了一下,但還是咧開了唇角。
  
  「呵……多串你是笨蛋啊……」
  「啊!?」
  
  「理由你是知道的不是嗎……」暗紅的眸子映照著土方十四郎的面容,這句話語夾帶了些許冷意。
  
  「……」
  受了重傷依然讓人火大,這傢伙真是死性不改。「算了,等你好了再跟你算帳……我先去拿醫務箱……」
  
  
  「多串……」
  
  這次是真的要起身了,但才一轉身又被叫住,土方額上多了好幾個青筋。
  
  「這次又怎麼了?」
  
  
  「…………留下來……不行嗎?」
  
  
  「……!」
  
  
  
  你……」
  可以不要走嗎……?
  
  
  因為痛楚而產生淚水盈滿眼眶,咬著牙一字字的吐露,含糊的話語有些顫抖,銀時別過頭不讓土方看見表情,卻露出膚色略白的頸子,那裡透著青藍色的血管。
  土方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著眼前人--他沒聽錯吧?
  因為發燒喘氣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在戰場上厲害如鬼神般的男人,此時卻只將隱藏許久的脆弱搬上了檯面。
  這個男人從未在人前示弱,一向是他坂田銀時保護別人,輪不到別人來保護他,正因為他寬闊的肩膀能包容世間上一切,土方十四郎從未想過坂田銀時也有這一面。
  
  「……」
  
  「哈哈……阿銀我好像腦子燒壞了……當我沒說過……」
  像要打圓場似苦哈哈的笑但肩膀卻輕顫著,他在顫抖。
  
  逞強。
  又在逞強。
  不是不說,這已經是他最大程度的示弱。
  他一直在求救,但是自己一直沒有發現。
  
  真笨……
  的確是太笨了!笨的是我啊……!
  
  
  「山……」
  
  「山崎!」
  
  「什麼事、副長……!」才過年就被喚來喚去的,好想換工作啊……從遙遠的地方就聽見惡鬼副長在大呼小叫,但才一踏進土方的房門,立即被眼前的景象嚇到。血啊……!
  「老闆、受傷了嗎?」
  「愣在那幹嘛?快去拿消炎藥、熱水和紗布還要拿一套乾淨的浴衣。」
  
  「是……是!」
  
  大掌壓上銀時的頭,銀時頓時眼前一片黑暗。那隻手掌的溫度卻異常溫暖,手指游移至被汗水沾濕的前額髮上。「哇啊……多串你幹嘛……」
  
  「我是不會走的……你睡吧!」
  
  「噗土方……你吃錯藥了嗎……真噁心……」
  「你給我閉嘴!是病人還有力氣反駁嗎?」
  
  「……」
  
  確定土方沒有想要離開的意圖,銀時才閉上酸澀的眼睛。可能是太累了,銀時很快又進入了昏沉的夢鄉,土方佈滿長期練劍粗繭的指腹抹去他眼角溢出的淚液。
  
  
  真是太愚蠢啊,我們。
  為什麼再簡單不過的話語……都說不出口呢?
  
  土方彎下身,覆上那人昏迷不醒的唇瓣,動作溫柔。
  「抱歉,沒注意到是我不好。」
  「我會留在這裡……不會再離開了……」
  
  「銀時……」
  
  
  
  
  『--老師……你幹嘛一直待在這裡?』
  『哎呀你怎麼那麼說呢,我很擔心你啊,因為你的燒一直退不下去。』
  『……』

  『……我不懂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這麼說老師會很傷心的……桂跟晉助也很期待你趕快復學哪。我說的對不對啊?想看銀時就不要躲在門的後面,快出來啊。』
  
  『你的體力真弱。怎麼那麼容易生病。』
  『高杉!怎麼能對病人說這種話呢,銀時……吃了這個就會好起來的!你喜歡甜的對吧?』
  『……謝謝你,假髮。』
  『不是假髮,是桂!』
  
  『銀時啊,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你的喔。』
  『因為你很怕寂寞不是嗎……』
  『……』
  
  
  『怕寂寞的是老師吧……』
  
  
  怕寂寞的是……
  
  
  
  
  ◎
  
  
  
  
  「好痛……胸口要裂了啊啊啊……阿咧?」
  
  銀時一手撐著胸前艱難坐起身,卻發現這房間不是千瘡百孔的萬事屋。身上穿的也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不知哪來的浴衣,銀時摸摸自己身上,前天被砍到的刀傷可是去大江戶醫院縫了好幾針哪,昨天傷口又裂開了痛得要死,但這繃帶……好像是新的喔?
  
  「怎麼回事啊?」
  
  搔搔頭髮,轉頭卻看見睡在自己身邊的土方,根本就是躺著就睡著了吧,因為這人根本沒蓋被子。「土方……?」
  
  對了,昨天是忘年會啊!他們和阿妙來真選組一起過,坂田銀時感嘆真是人老不中用竟然這樣就忘了,儘管如此他的記憶只剩下「很痛很痛很痛忍到臉色都發白了受不了了要昏厥了啊……」
  最後他以要睡覺之名行昏厥之實睡在土方的房間,然後做了個奇怪的夢啊,夢到老師假髮和高杉啊。
  半夜好像有被吵起來吧……
  
  他好像有跟土方談話……是說了什麼呢……對了,還有一個傢伙一直呼喊他的名字啊……見鬼了是吧?
  
  
  「啊,老闆,你已經醒了啊?」山崎拉開門,手上端了盆熱水和拿了毛巾,眼眶下是厚重的黑眼圈。
  「……是吉米啊。嚇我一跳。」
  「我是山崎……」都快懶得辯駁了。「老闆你又受了重傷啊,感覺好一點了嗎?副長整晚緊張的睡不著呢……(連同我陪同一起不能睡)」
  
  那個美乃滋狂睡不著?蛤?怎麼可能啊?
  
  「那這個是怎麼回事?」銀時拉開衣襟,指了指裡頭的繃帶。
  
  「副長幫你換的啊……他堅持要幫你換,副長真的很擔心你啊……他一直喊著你的名字,唸到好像在誦經……阿說太多了,好險好險。」
  
  「我要去睡覺……再不睡我就要靈魂出竅了……先走了啊,老闆。」
  
  
  「……」
  喀啦。
  ……
  
  經過山崎的提醒一下子全記起來了。
  ……真是恭喜啊,可喜可賀。
  
  當然不是這樣的啊!!為什麼要讓他想起來啊!?
  
  腦中閃過土方緊緊握著自己的手的景象,呢喃碎念著自己的名字,坂田銀時腦子彷彿無聲轟炸。
  喂、那是什麼啊,這比直接做還要令人羞恥啊啊啊!!!
  
  ……還有,我竟然說了那種話,我是不甘寂寞的少女來著嗎?
  
  
  「銀……?你醒了嗎?」土方含糊的叫喚了身旁人的名字,坂田銀時像受到驚嚇的抖了肩膀,用單掌摀住了臉。
  「怎麼了,傷口還痛嗎?」土方睜眼看見銀時半背對著他,從側臉可以看見那瞬息萬變的表情,沒遺漏的那紅透的耳根。
  
  萬事屋轉過頭來狠瞪了他一眼,只不過那個表情好像沒什麼殺傷力。
  
  「你一大早在糾結什麼啊?」土方搔搔頭髮,爬起身抓住坂田銀時的手臂,將他摀在面頰的那隻手給扒下來,已經看出他表情的端倪,但這種時候就是要趁勝追擊才是男人啊……
  而且平常要讓他露出這種表情根本比登天還難--
  
  「……什麼都沒有啊……混帳……」
  「你的臉已經紅透了喔……銀時。」
  「啊啊不要叫我名字啊!」
  
  
  被握住的手腕。
  迎面而來吐息。
  永遠比想像中更為柔軟的觸感。
  才元旦早晨就覺得腦衝血了啊。
  
  
  
  
  
  【我★是★分★隔★線】
  
  山崎偵察筆錄
  
  昨天半夜老闆生病,才發現老闆也會對副長撒嬌啊,然後副長原來也有溫柔的一面。
  如果老闆能對副長多一點撒嬌就好了,這樣副長的心情就會變好……副長心情好就不會遷怒我了,還有如果副長跟老闆能夠不要一直鬧彆扭就世界和平了……
  
  
  「這連作文都不是啊啊啊!這只是你的心得報告吧而且你竟然敢拿我來做文章準備切腹吧!!!」
  
  
  
  
  
  歡樂的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啊噗噗
  • 哇 原來土方也有這樣的一面(啊銀: 我想要不是啊銀我受傷了 土方一定會撲過來的)總梧也準備的太完美了 連套子也有(害羞)山埼也好可憐 熬夜陪土方照顧阿銀 (阿銀:多串你沒對阿銀我 怎樣吧 土方:去切復)
  • 哈哈
    土方感覺就是個不解風情的蠢傢伙(喂喂
    腦子不是裝尼古丁就是美乃滋又很傲嬌.............(是安怎
    但應該是不太會對病患出手的吧,那可能超出人類的範疇了

    山崎是必備砲灰,如果他不在大家都會少了很多樂趣啊.........是不?(完全不對)

    總之,謝謝觀賞~~~(土下坐

    蕨蕨子 於 2013/02/24 17:42 回覆

  • 阿絲
  • 寫得好棒^qqqq^(收起妳那癡漢臉#
    加油wb!
  • 謝謝你>3可是現在沒有寫銀魂了

    蕨蕨子 於 2016/01/13 18:11 回覆

  • 月
  • 嘿嘿,讚讚的~~
    這篇大愛啊
  • 謝謝你<3!!

    蕨蕨子 於 2016/01/13 18:11 回覆

  • 啊
  • 翻了很多土銀同人文,還是覺得這篇是少數不是很ooc、看得最自然的土銀文,甚至偶爾還會特別翻來複習一下XD
  • 謝謝你~很感動

    蕨蕨子 於 2017/06/14 1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