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下凡間,把椒圖給帶回來──」


「什麼?」麒麟睜大眼睛抬起頭愣愣望著龍王,一臉不敢置信。

螭吻差點打翻了茶杯,無法克制的發出驚呼聲︰「不會吧……!」

「要麒麟去把九弟給帶回來?」螭吻望著麒麟一臉錯愕的表情,龍王曾派使麒麟不少任務,不過這種陣仗的還是第一次,不是在開玩笑吧……

「沒錯,反正一千五百二十三的龍王宴要到了。離壽宴開始只剩下三個月,麒麟你下凡間去宗家把椒圖帶回天上,我要這次宴會中能看見九子椒圖。」


義正詞嚴,男人的聲音清晰地打進兩人耳堝,平靜緩和語調彷彿上朝時的口吻,威權而不容許拒絕的模樣是麒麟所熟悉的。真可惡,這種時候才擺出這種姿態……
龍王的黑瞳靜默注視著麒麟,強烈而筆直的視線,絕不是開玩笑──

況且以龍王的身分來說是沒有資格開這種玩笑的。


「龍王大人。」
一直沈默不語的麒麟終於發出了聲音,簡直像從喉頭擠出來那樣酸澀的聲音。「這種事您只要發封信函至宗家,他們就必須送還椒圖大人。何必要我下現世?」

「更何況只要下令他們把椒圖大人送回即行了吧,您隨便派個侍神去一趟比起我直接下去要快很多不是嗎?」

「這樣子,會不會太大費周章了?」


明顯的麒麟臉色不怎麼好,似乎燃起怒意的樣子。
真是了白的拒絕話語。

就連螭吻都無法維持他那天然微笑,有些擔憂的望了望身旁男子。「是啊……父王……更何況……」


「……要麒麟去會不會太強人所難?」

 

「是嗎?怎麼會?」龍王輕輕笑了起來,似乎對這兩個人的反應嗤之以鼻。
用手枕著下顎,用了事不關己的語氣。「是說你做不到嗎?麒麟,我倒是不知道有什麼是你做不到的事。你不是一直在抱怨我給你的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嗎?好不容易來個大一點的……哎,真是好心沒好報……」

「你說什……」

那真是他畢生看過最欠揍的臉──


「……讓您這麼期待,真是抱歉啊!」麒麟真想把茶杯扔到龍王臉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實在是讓人很想把那張臉給扯爛。
龍王悠哉地把手枕在腦後,這就是讓他一大堆臣子們跳腳吐血的鬼態度,有人佔了上風就露出真面目。

「所以你是答應了?」
「……您根本是故意激怒我,好打發時間。」

「那你到底要不要去?」

麒麟搖搖頭。「不可能,我不可能為了這種事情再去人界。」


「如果我硬要你去呢……?」

「……」
看起來是沒有妥協的餘地。麒麟在內心隱隱訝異的是龍王也有這種模樣,為什麼要這麼堅持……他緩緩吐了口氣,試圖平靜自己。

「為什麼是我?」


男人愣地望著麒麟,彷彿他問了什麼蠢問題。
「──沒有啊,我只是怕派其他人去根本沒人認得出他來。」
龍王擺手一臉欠揍樣。

「您就為了這點小事硬要我下凡間嗎?你當時明明就……」


「這不是小事。」龍王解釋。

「我想就算他跟你一樣活了三百年我還是不可能認得他來吧。」龍王望著眼前麒麟已經發飆的面容,我也不想啊……「而且沒有人可以認出他來,我能肯定的說『我該做的都做了』。」

「只有你才辦得到。」

麒麟壓制怒意,龍王可以見到他眼中燃燒著熊熊烈火,異常升起的憤慨,他緊咬著下唇露出不可置信的臉色。螭吻已經想站起來把怒火中燒的男子給拉出去了,正當準備這麼做的時候,麒麟隱含怒意壓低嗓音,聲音清晰地在室內繚繞著。「我不懂。」

翠金眼角閃爍著意味不明的光,那是不諒解。「您既然都讓他入人間界了,為什麼這種時候才要找他回來?」

「……」


「您從他出生後從來沒有照顧過他,現在去接他回來有何意義?既然如此,宗家龍子殿若沒有了神祇,您要宗家再去請一尊新的神祇嗎?」
最後一句聲音非常細微,聲音微小到連在麒麟身旁的螭吻都快聽不見。

「……孩子的生存是能這樣擅自決定的嗎?」


麒麟咬著下唇這麼說。
螭吻顧不得身旁人待會兒會不會大吼,總之他已經衝上前去拉住男子的手臂。

「麒麟……別激動啊。」輕聲在麒麟耳際喊了他的名字,一直不適於他人觸碰的麒麟,目光些許偏移到螭吻安慰性笑容的臉上,然後甩開螭吻的手。
螭吻也不在意,只是小聲提醒道。「……他還是龍王殿下喔。」

「……」

「你說的沒錯。」龍王將枕在後腦的手給放下,點了頭表示贊同,對面麒麟直白的話語他沒有絲毫不悅。「我沒什麼話好解釋的。」

「事實上宗家和椒圖的死活並不關我的事,我現在只是要你去把椒圖帶回來參加壽宴,壽宴後要還回去還是怎樣任你處置。」

「至於為什麼,你見到他就會明白。」

「……?」


「這次就你一個人去。而俸祿……我會加倍給你。」
一陣陣氣血攻心的麒麟幾乎無力再聽他說下去,正欲推門離去。龍王只看見麒麟辮起的髮絲與背影,側臉面無表情地注視著前方。

啊,真的生氣了……真不好惹……


「對了,期限是在三個月內。即使在壽宴當天回來也無所謂。」
「唔、還有……」龍王刮著下顎思考著還有什麼沒說的。

「麒麟。」
龍王語重心長地喊他的名字,即使麒麟背對著他也能猜想他的表情。「──你要知道,現在是我要你去,所以你必須去,這是命令。」


即使是聖獸也無可違抗的……
麒麟偏頭冷眸映照出龍王怡然自得的面容。
真是太可惡了,這傢伙……

「俸祿,多少?你最好給我準備六倍以上……!」


某人咧開嘴角向他微笑。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蕨蕨子 的頭像
蕨蕨子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