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沒有人……」龍王冷汗沿著髮尖滴下,落在縮成拳狀的手心,試圖微笑。

這小鬼……

「是嗎?」


遺憾的是遺落在室內的花香無法散逸,幽香瀰漫,雖然那人逃得快但面對這種事情堪稱老手的麒麟不可能放過一丁點蛛絲馬跡──殘存在窗櫺旁的香水紫羅蘭,片片散落在疊滿卷宗的桌上,一直到留下泥土足跡的窗檻,泥濘沾染夾了一片狹長紫瓣。麒麟走到窗前用纖長指節將之捏起,毫無表情地,視線從手上飄移至站在桌邊僵止住身軀的龍王,某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老實說某聖獸冰冷的眼神打在他的身上挺痛。

螭吻突然想起,似乎有這麼句話叫做……捉姦在床?
不過這裡沒有床就是了。

勾起薄唇角,麒麟難得笑得一臉燦爛無害的面孔。


「龍王殿下。」
「怎樣,生了九個也該夠了吧,如果您還想生第十個我可以幫您介紹,您再去調戲什麼花精樹精的……我可不想再收到性騷擾請願書。」算一算堆積在他那裡的公文量起碼超過三百,每封文情並茂還附解析圖,蒐集起來根本可以丟去人世作成全套色情小說流通──

「你……你、你……!」

這、這小鬼……真的是越來越囂張啦!為什麼他要被一個小輩這樣嘲弄他不是舉世無雙堂堂龍王殿下嗎?高血壓發作氣血攻心都還算好,重點是有人惱羞成怒完全顧不得尊貴形象大吼了起來,某人在後頭已經偷偷拿出了耳塞。

「都給我滾出去!是誰准許你們擅自闖入我的私殿這可不是廳堂耶,我的書房是給你們這樣胡攪瞎搞的嗎──」

私殿。

沒錯,這裡是龍王閒暇休憩的處所,因為空間狹小,與正殿相比這裡不過一片板條寬一個饅頭這麼大而已,比外人想像中極簡。其實綠瓦殿是節約而簡樸的,由於嚴禁任何人進入,於是外界對「龍舉雲興閣」有一層次的遐想。

近似書房的擺設,在中央擺放寬大桂木桌,尊貴的雕龍金漆龍椅,後頭是整面的陳列架,足足佔據了全牆面,只不過那些書籍名字和封面不堪目入,例如︰「夜訪金蓮」、「監禁十八日之慾女銅鑼燒」……誰知道風流倜儻連玉皇大帝見了都要跪下的龍王私底下是這副鬼樣。

這傢伙又亂買東西了……麒麟感覺到火氣無端上升,他注意到方才被他撿起的書籍其實是最新版的「縛繩技法大全」。

「是您叫我來的,『越快越好』。我應該沒有聽錯。」竟然說了這種話……

「而且我看您的公文量今天應該做不完了是吧……?」


「麒麟。」龍王青筋已經在額際浮現。

但高傲彷彿「威脅和恐嚇龍王殿下」不算罪過的麒麟,已經很愜意自在地與螭吻坐在茶几旁泡起陳年老茶,麒麟撩起長的衣袖露出白皙手腕,提起壺動作俐落替螭吻斟了一杯,隨著暗色茶湯注入杯中室內漸漸替換了遺落的紫羅蘭香味。

竟然無視於我……?

龍王痛心疾首地一字一句清晰出聲:「天底下目前只有鬼神修羅敢這樣對我,不、還有你──」

「所以才說是『目前』吧?」

麒麟瞥了一眼龍王,蠻不在乎的啜了一口茶。


……修羅嗎?雖然沒有實際見過本人,不過無畏無懼的戰神阿修羅怎麼可能懼怕龍王?傳聞祂暴虐無道,血祭眾生、善妒、暴虐、醜陋、好戰,燃燒著地獄業火……所經之處必定溢滿血海,修羅似天非天,祂並不屬於這裡但仍存在──據說已經暫居人間界許久,早在幾百年前自天界離去。不過依照龍王壽命並不難理解曾與修羅打過交道……

不過這些,並不關他的事。
麒麟並不是與生俱來多管閒事的生物。


「還有你這個臭小子,都告訴你不要整天站在屋頂上聽不懂嗎?」龍王接過麒麟遞給他的茶杯,一飲而盡,在深琥珀色茶湯飲盡時可以望見杯底的牡丹紋。

「不,我今天在五時做了非常完美的天氣預報。」螭吻正色。

果然這老頭肝火動到就會牽連到自己,螭吻想既然茶喝完是不是該走了怎麼連個點心都沒有,某人老是咆哮著「站在屋頂上能當飯吃嗎」,但是自己也是很精準確實地貫徹興趣啊……「今天天氣很棒呢,氣候晴朗無雲,晴時偶陣雨……」

「……夠了,給我閉嘴!誰家每天晴時偶陣雨,五百年來我就聽過你這麼一句!」

「……」
也是。麒麟在心中暗自附和。


「龍王殿下。」在一陣尷尬下打破沈默,他可不想在螭吻哭喪臉扯著自己袖口之下品茶,淚眼汪汪像小狗的眼神……喂、你是龍子耶?話說鬧了那麼久這傢伙也該回歸正題了吧?

「您不是有事找我?」
「咳咳……!對、被你們兩個弄到都忘了正事……」

這應該不是我們的錯吧,螭吻汗顏。

「椒圖。」


男人低沈嗓音吐出一個熟悉名字,收斂起輕浮語氣,龍王瞬時嚴肅起來。
這個人雖然喜歡開玩笑但該正經的時候還是會正經,龍王端坐將手指交握放在桌上,麒麟站到案桌前,準備聆聽龍王即將下達的指令。這是麒麟和龍王的默契,像這種時候螭吻就很佩服麒麟,龍王根本就不需要開什麼口他幾乎都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反應,但這不只長久配合下來的成果……
但麒麟說不定壓根沒想那麼多。

是什麼事非得必要這樣?麒麟察覺到這次氣氛的異樣,狹小室內三人秉住呼吸,深邃眼瞳映照出麒麟泛著光色的身影。麒麟為了龍王的反應而微揪起眉心,憑第六感他察覺到並不是好事。龍王笑著詢問︰

「麒麟,你記得椒圖嗎?」

「您指的是九龍子──椒圖嗎?」


椒圖,麒麟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
龍王的第九子,也就是年紀最小的椒圖。據說年歲和他差不多。

「……之前見過。」
沈靜整理思緒後麒麟緩緩開口:「就這麼ㄧ次而已,那時候他根本不到我腰高。不管怎樣,只過了二十年,他依然是個孩子。」

麒麟記得那年龍王壽宴上第一次見到椒圖,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三百年前龍王將出生於別宮的椒圖寄在人世的仙家龍子殿,為了鎮壓災禍而直接將神祇請入凡間,由擁有仙籍的祭司侍奉。而世間相傳第九皇子個性異常閉塞,二十年前的龍王宴上,宗主曾經帶著椒圖回到天祝賀,那天麒麟隨侍龍王身邊,望見了低垂著頭用褐髮掩蓋臉龐的椒圖。
以他們三百的仙齡換算人類齡不過十七、十八歲,但椒圖的容貌在二十年前看起來卻只有十二歲,一直保持著小孩子的樣貌。


甚至麒麟開始懷疑是墮入人間讓他的成長停滯嗎?未免太緩慢了……那天麒麟無視於與龍王激動攀談的宗主——任迎堯,大剌剌地猛獻殷勤,反倒是被冷落在旁,窩在宗主身後咬著手指的孩子更引人注目。
他的手指早被磨破遺留齒痕,異常敏感的麒麟聞到了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彷若毫不在意的,連自己生父都不看一眼的孩子,目光遺留在隔著龍柱望出去一片雲海的景致。


他在看哪裡?
那是……
沒有,任何焦距的眼神。

典禮後宗主帶著椒圖回到人間龍子壇,麒麟就只見過他這麼一次。

而那次後他再也沒見過椒圖。

「……麒麟。」龍王的聲音喚醒了他的思緒,麒麟才發現沈浸在自身回想中。
「……」


「我要你下凡間,把椒圖給帶回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蕨蕨子 的頭像
蕨蕨子

宅腐收納地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