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早晨椒圖就被轟隆的鞭炮聲給喚醒,真的是好大陣仗,連綿不絕的炮竹聲與長管奏樂,椒圖幾乎是被驚嚇的猛烈坐起身子,在他清醒之際,門外響起敲門聲。女侍送來了新衣裳。緞面的深藍繡花,白色袖口折邊,扎實透氣乾爽的布料,椒圖將衣服套上時悄然感嘆,真的是……從來沒穿這麼好過。
當他下樓的時候,螭吻已經在大廳等候了,而紅麥正幫螭吻調整頸間的繫帶。扣除他平日穿的短外掛,然後再一件一件把飾品掛上去。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九章 殿宴

 


殿宴前夕。

這是椒圖第一次在殿內恭送貴客,殿前埕外就是三川門,三川門再過去一望無際的雲海,在那之外就是沒有底線的天界。椒圖很喜歡福德正神,不知為什麼老者給他一種懷念的、環繞著暖意氛圍。椒圖對福德正神說:「期望您能早日見到想見的人。」面容慈藹的人咯咯笑了出聲,孩子自己說完後紅透了臉。
向福德正神道別後,椒圖在回正殿的時候遇到了蚣蝮和饕餮。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背棄

 

 

「螭吻大人……」

虎形跟在螭吻的身後,回頭向村落的方向望去。不知為何牠的內心有點不安,難以言喻的焦慮感襲捲了他。「做什麼?」螭吻拿著樹枝打著前方的草,一臉滿不在乎。

「是不是該回去接麒麟大人了?」自從離開南市已經過了一個時辰,眼見天色逐漸昏暗下來,虎形有些擔憂。再怎麼說麒麟還是個孩子……留他一個人在那裡是不是不太好?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麻煩啊……』

 

螭吻昨天無奈的語調卻不知為何從腦子裡被挖掘出來。螭吻根本沒有心要出這個任務,一開始就打算和他分道揚鑣嗎?麒麟被扔在原地,呆愣想著。

螭吻像風一樣沒有人可以束縛住,即使是龍王也一樣……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麒麟不討厭螭吻,也不討厭蚣蝮和饕餮,剛好與他相反的,他們都是順應自我而活著的人。但和九龍子一齊出任務還是第一次,這又代表什麼呢?他在綠瓦殿的身分地位提升了嗎?麒麟早晨繫上白色的綁帶胡思亂想著,內應的女侍走進來說:「人世現在的時節天氣變化多端,龍王大人交付為了不讓您畏寒所以特地送上新的袍子。」

素白色的長袍,袖口的部分還鑲上了綠邊,既低調又奢華。麒麟很少穿著這麼正式,那衣服質感出乎意料良好。

到了外面,螭吻看起來已經久候多時,螭吻回復以往燦爛笑容讓麒麟鬆了一口氣。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七章 承諾

 


我不……
我不相信你。


「麒麟,這是虎形喔……」

「想摸嗎?」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麒麟將身體彎曲拉筋,用指尖碰觸地板,然後跳、轉、翻騰,都是修煉敦煌舞和中國舞的混合基礎。因為是男性,雖然同樣莊嚴,但為了跳宮廷式舞蹈,而不能完全遵循強調女性曲線的敦煌舞譜,也不能完全使用中國宮廷舞的舞譜,以種類區分,麒麟練就的是「武舞」,也就是武術的舞。麒麟的身體並不是與生俱來柔軟,甚至可以說因為性格的緣故,他的肩膀和膝蓋都很僵硬。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螭吻

 

螭吻輕鬆攀上屋頂,雖然在九龍子內常被嘲諷耐力不佳,但實際上體能非常好。從這個屋簷跳躍到下棟屋頂上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對他來說,蹬足就好了--擁有下盤強健的肌力,這點和臂力比較強的蚣蝮完全不同,九龍子各有各擅長的項目。螭吻一直恣意妄為,通常在殿內不會有人管他、也管不著,他像寄宿的食客一樣把自己當作不重要的存在。而那些人也找不到他,雖然同樣在殿內,但就是怎麼也找不著他,或許是螭吻如同他的個性不會乖巧的待在同一個位置上。

只有某個人除外--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麒麟接待福德正神前往龍王的私人書閣,伴隨著螭吻的侍神黑虎--虎形。椒圖覺得很奇怪喔,因為麒麟讓虎形走在福德正神的旁邊,以地位和禮數來說,虎形應該走在最前頭作為開路,或是走在麒麟身側才對。

「我聽到通報福德正神駕到,您還是老樣子。」有個女侍慌慌張張氣喘吁吁跑來向麒麟稟報福德正神來了,害他以為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午休息的時候,椒圖帶著綠豆椪到昨天麒麟帶他去的防風林走走。

他意外的喜歡那裡,因為很幽靜,不受外人打擾。

椒圖走到三川門時,發現有位留著長鬚的老者站在門外,對著綠瓦殿瞻望著。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