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椒圖在射箭比賽後問了他一句︰「瑞大人,你對六藝熟悉嗎?」
六藝指的是禮、樂、射、御、書、數。其中又分大藝和小藝,書、數為小藝;禮、樂、射、御為大藝,麒麟聽啟羅說大藝的高階教育是椒圖主動提出的,畢竟禮與樂配合射、御的訓練,還得配合對鬼神的祭祀。
《周禮.保氏》──「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書,六曰九數。」


「一點點。」
麒麟可沒說謊。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 條件之夜

 

麒麟以天上來客的身分住進了宗廟。


晨起梳洗時麒麟將袖口捲起,身上衣服是宗家的簡便素衣,黑髮隨意披散。麒麟望著倒映在水中自己翠綠色的眼眸,因為意識不清而顯得幽暗,從微敞開的領口可看見,從左方的頸子開始,像靜脈那般青藍鱗片貌的紋路,像刺青一樣鮮豔,刻畫出弧度,延伸至被隱沒在衣襟下的肌膚。映襯在白皙肌膚上呈現一種難以言喻的觸目驚心。用手指觸摸的話,並不會痛,與生俱來的胎記狠狠地烙印在皮膚上。
龍鱗的印記就算化身為人類也無法遮掩,這是比較麻煩的一件事。「……」

這是麒麟留在「霜降之間」的第五天。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想到要在這裡做這種事──

麒麟確認手上的觸感和重量,回憶當時到底學了些什麼……過了這麼久腦子都生鏽忘得差不多了吧。安靜下來,開始回想射箭守則──首先兩腳跨開,右腳比左腳往前的開放性站姿,站穩後挺直上身,雖然他站的本來就很挺但重點是腰部要穩住,然後調節呼吸,使全身達到放鬆狀態。

麒麟閉上眼睛,又睜開那抹翡翠。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龍王殿舉派的新侍者。」


什麼?
麒麟突如其來的發言震懾了在場觀眾,連任迎堯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臉。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弓與箭

 


名為「椒圖」的孩子,手持燈火從上位緩步下行。
墨髮的孩子有種靈秀氣質,黑瞳閃爍的神情非常潔淨,不能說是透明,但是純潔——那種清澈的感覺更勝啟羅一籌。

「沒有人會懷疑這孩子就是椒圖。」孩子精緻的五官和不容侵犯的氣勢,幾乎讓麒麟以為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瑞大人──!」啟羅漲紅了雙頰,直愣地望著麒麟從懷裡遞給他一雙白手套。手套整體是偏米的白色,而精緻鑲邊是麒麟身上著的墨綠,沈穩深邃的綠色,被硬塞進手心裡觸感是非常高檔的緞。啟羅緊張到張著口支支吾吾說不清楚。

「這麼貴重的東西…呃不是,就算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我也不能……」也不能收啊……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椒圖

 


空氣散佈著清新的氣味,一種白和著青藍的味道,晨起清脆的鳥鳴在屋外盤旋,寒冷而凝白的天 ,彷彿凍結了流轉的時辰。自天光燦爛照耀進屋內麒麟就醒了,雖然閉上了雙眼但還是能感受到強烈光照。

「嗯……」


麒麟微睜開雙眼,翡翠綠透過光源,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麒麟艱難的撐起身體,他的腦袋沒辦法這麼快速運轉,意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陣陣暈眩讓他懷疑現在是處於真實還是夢遊……為什麼會在這裡?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20130218
  • 請輸入密碼:


  
  人的氣味……
  
  麒麟回過神來發現非常不妙,他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但是他已經僵止步伐,像被木樁釘在當場。
  簡直像被刻意引誘而來的。
  
  就連奔跑在前方的虎形都注意到了,侍神折回來,從麒麟的腳邊穿越而過。望著麒麟越來越蒼白的臉色,大概心裡有個譜底。因為這種事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燈花芯蕊位於彼方,
風中殘燭無法殲滅。
是誰在心中燃起火焰?
是誰在手中點起火光?
──是誰讓胸口灼燒?

 

孤城的夜晚。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麒麟從前殿騎樓的長廊踏入,緩慢步行,兩旁是聳立的十根石柱,中殿十六根立柱,其中含有四根雕刻鏤空蟠龍柱,每柱為八角稜形。一直到進入大殿廳內他才停下腳步。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LL銀【子的記憶】中

  
  
  
  為了不波汲大江戶的尋常老百姓和無辜的市容,萬事屋三人組難得被請入真選組喝茶……其實是真選組們對變成如此的坂田銀時太好奇了,老好人近藤勳主動說要留孩子們來坐坐順便叫個外賣。神樂順勢說道:「那好,大猩猩就請我們吃午飯吧。最近一天六餐都只能嚼醋昆布我都要發育不良了阿魯。」
  
  「哼,吃死妳吧,母豬。」
  
  「你說什麼?啊?--」
  「神樂,別吵了……」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ALL銀【子的記憶】上

  
  
  
  
  「有您的快遞!」
  
  急促的門鈴聲劃破了萬事屋的早晨,今天一如往常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平和日子,坂田銀時一腳翹在桌上手裡翻著JUMP等著一年鈴響屈指可數的電話,神樂趴在沙發上頭百般無聊的盯著電視,定春懶洋洋的窩在牆角深眠,只有新八一手拿著抹布頭上包著布巾,氣喘噓噓的快步走向大門口--
  
  他可是志村新八,就算存在感低得只剩眼鏡還是比那兩個廢材要來的好!「來了來了,別按了啊--」而且他已經把廚房跟廁所都噴上了洗潔劑而且用力的刷過一遍了,再空出一手接個包裹不算什麼的。儘管如此新八望下癱在位置上的兩人還是忍不住狠瞪了他們一眼--「你們這兩個大型垃圾連站起來都不肯嗎!?……啊,好簽這裡是吧,您辛苦了。」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沖銀【落雨】
  
  
  
  
  天色慘灰。
  
  午後的傾盆大雨,將江戶渲染了灰藍色澤,剛開始是一滴兩滴,但很快的啪啦啪啦……眼前的白色斜線以極快的速度倍增。耳邊傳來的是一連串緊密而扎實的聲響,雨珠打在身上都會痛的程度,可見雨勢之大。
  
  在滂沱大雨中佇立了名茶色髮的少年,不同於紛紛走避閃雨的行人,他靜默的佇立在那裡,直到路上的閒雜人等全都消失了,雨仍在下,他仍在那兒。穿著深色制服略顯單薄的身影,被雨打的看似搖搖欲墜,如此格格不入卻又意外顯眼的少年,宛如少女般秀麗的臉龐,全身卻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
  蘇芳色的清亮眼瞳卻矇上了一層陰影。
  
  「……我不知道總一郎你除了S別人的興趣還有翹班站著淋雨的興趣啊。」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年什麼的不能吃啊】土銀 
  
  
  
  真選組屯所外頭來了不速之客。
  
  「新年好~阿魯!」
  
  「啊……」
  山崎退慌慌張張的打開屯所的門,依照今天的夜間的排程並沒有任何預約啊,而且外頭還積了厚雪呢,冷都冷死了,還想說是誰會在忘年會來參訪?結果卻看到萬事屋三人還有……大猩猩女……阿不,是未來的組長大姊,志村妙。
  
  不妙啊,這組合。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三.多一個

 

星期一的早晨,按掉七點半的鬧鐘,我順著迎面而來的新鮮空氣大大伸個懶腰。

啊,又是多美好的一天哪。

 

我拉開窗簾讓四面充滿陽光,一邊這麼想著。

但當我走進客廳,看到隱藏在厚被下毛茸茸的尾巴,好像被人直接潑了桶涼水,一瞬間醒了。

 

對了,我都忘了我家多了一個,從天而降的孩子。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要你下凡間,把椒圖給帶回來──」


「什麼?」麒麟睜大眼睛抬起頭愣愣望著龍王,一臉不敢置信。

螭吻差點打翻了茶杯,無法克制的發出驚呼聲︰「不會吧……!」

「要麒麟去把九弟給帶回來?」螭吻望著麒麟一臉錯愕的表情,龍王曾派使麒麟不少任務,不過這種陣仗的還是第一次,不是在開玩笑吧……

「沒錯,反正一千五百二十三的龍王宴要到了。離壽宴開始只剩下三個月,麒麟你下凡間去宗家把椒圖帶回天上,我要這次宴會中能看見九子椒圖。」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沒有人……」龍王冷汗沿著髮尖滴下,落在縮成拳狀的手心,試圖微笑。

這小鬼……

「是嗎?」


遺憾的是遺落在室內的花香無法散逸,幽香瀰漫,雖然那人逃得快但面對這種事情堪稱老手的麒麟不可能放過一丁點蛛絲馬跡──殘存在窗櫺旁的香水紫羅蘭,片片散落在疊滿卷宗的桌上,一直到留下泥土足跡的窗檻,泥濘沾染夾了一片狹長紫瓣。麒麟走到窗前用纖長指節將之捏起,毫無表情地,視線從手上飄移至站在桌邊僵止住身軀的龍王,某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老實說某聖獸冰冷的眼神打在他的身上挺痛。

螭吻突然想起,似乎有這麼句話叫做……捉姦在床?
不過這裡沒有床就是了。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是王瑀,這個家的主人。她是王月蓓,我女兒。你可以叫她蓓蓓。」

「蓓蓓只是小名。」蓓蓓補充,她的表情好像有點不滿。


以往都是我和蓓蓓兩個人面對面坐的,但現在多了朗月。長方形的桌子,六個位置,蓓蓓坐在我左邊,那個孩子坐在最角落,縮著肩膀,瞪著大眼睛,一臉倉皇的注視著我們。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別那麼說嘛,我感覺女官們挺高興的啊,像我家的紅麥……人家說『戀愛中的少女』,大概就是那種感覺吧。」
  
  「我想紅麥會那樣只是因為你太少回天風閣。我每週到天風閣視察的次數肯定比你這主人多。」
  
  「哎……」此話正中螭吻的心窩。
  
  
  「麒麟,不要走這麼快嘛……」
  
  「早死早超生。」
  呃,這人看來心情真的很惡劣的樣子……螭吻想起什麼似的突兀說了:「說到這個,父王好像有什麼事找你,很緊急的樣子。」

文章標籤

蕨蕨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